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佛教旅游 圣地风光 查看内容

热振寺的变迁

2009-4-12 00: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85| 评论: 0|来自: 佛缘资讯

摘要: 热振寺的变迁圣地热振格培林寺的建造、活佛的世代传承、密集本尊佛像的由来等,在《噶当宗教史》、《仲敦巴传》、《阿底峡传》、《噶当祖师问道录》、《噶当弟子问道录》等历史书籍中已有记载,在此无需赘述,但有些...

热振寺的变迁

圣地热振格培林寺的建造、活佛的世代传承、密集本尊佛像的由来等,在《噶当宗教史》、《仲敦巴传》、《阿底峡传》、《噶当祖师问道录》、《噶当弟子问道录》等历史书籍中已有记载,在此无需赘述,但有些因与本文相关,略述梗概。

热振寺西藏拉萨市林周县唐古乡境内。《绛白丹贝锐白》佛经中提道,释迦牟尼、阿底峡等祖师早已预言此地乃圣洁之地。天竺大班智达(大学者)阿底峡的弟子仲敦巴,于藏历第一绕迥火猴年(1056年)修建了上热振寺和寝殿;藏历火鸡年(1057年)修建了上层二柱式楼殿。据传,殿中央的色玛(金柱)、玉玛(玉柱)两根柏树柱子乃龙王所献。偻殿廊子四方每一方有两根柱子,四个廊隅各有四根柱子,殿内安放着神力无比的密集本尊佛像等诸佛像,寺庙周围有25000棵柏树,寺后有1080座佛塔,每座塔内供放着阿底峡大师的骨灰造作的佛像和仲敦巴的佛珠。在此,阿底峡给他的弟子们传授了《噶当十六明点》和《菩提道炬论》。宗喀巴因念此地乃圣洁之地,特来此撰写了《菩提道次第广论》。五世达赖喇嘛及以后的历代达赖喇嘛也多次莅临,为当地群众讲经传法,每年还举行四大祭祀活动等,成为佛教活动的重要场所。寺内最初有60名僧侣。

1865年,嘉庆皇帝将热振寺赐予热振呼图克图,一世热振活佛赤钦阿旺确登至五世热振活佛摄政王土登绛白益喜旦白坚赞共五代活佛弘扬佛法,功业彪炳。到1959年,僧侣发展到500人。总之,热振寺是噶当派寺庙中建寺最早、历史较长的寺庙。阿底峡说,藏文热振的“热”字是指根治一切烦恼的法门;“振”字指持续到超脱轮回三世界为止之意。

西藏和平解放促成了

热振活佛和热振寺地位的恢复

1949年,中国革命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社会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西藏是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国革命的胜利也促使西藏的社会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藏民族是一个富于智慧、有志气、心地善良、温和亲善、勤劳勇敢的民族。西藏的许多大学者和得道者的丰功伟绩在藏民族的历史上放射着光彩。但是,西藏长期处于封建农奴制度,加上近百年来,帝国主义者渗入西藏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使西藏的社会生产力落后,政治腐败,社会黑暗,经济长期停滞不前。

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签订后,西藏获得了和平解放,摆脱了帝国主义的羁绊,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在此期间,虽然经过了崎岖不平的道路,但从整体上讲,西藏的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取得的辉煌成就是有目共睹、众所周知的。这一切,是党的包括民族政策在内的各项方针政策的无比正确所结出的丰硕成果。

西藏和平解放后,党对热振活佛、热振拉章和热振寺的历史地位给予了正确的评价。西藏历史上卖国与爱国的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时至今日,斗争仍十分紧张、尖锐,无可回避。在此,谨引举解放前的一段历史,以资佐证。1933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圆寂后,西藏统治阶级内部明争暗斗,政局动荡不稳。1934年,五世热振活佛任摄政王期间,主持修建了十三世达赖喇嘛的镏金灵塔,维修了桑耶寺、雅隆三佛塔、三佛殿等一批大寺庙。为使抗日战争取得胜利,早日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实现世界和平,他动员僧众在三大寺举行了盛大的法事活动;还主持了寻找、认定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事宜,并为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削发剃度,举行坐床仪式等。当时,全藏无瘟疫、无战争、无动乱等天灾人祸,人心安定。

五世热振活佛土登绛白益西丹白坚赞始终坚决反对帝国主义者侵略西藏、分裂祖国的阴谋勾当,十分珍惜历史上形成的汉藏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坚定不移地坚持爱同反帝的立场。因此,在帝国主义者唆使、策动下,对他持有敌意的少数上层卖国分子使用种种卑鄙的手段,于1947年杀害了热振活佛。他的宝贵生命奉献给了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不愧为真正的爱国志士。

同时,热振扎萨江白坚赞(区政协市委)等热振寺拉章的所有官员也深受其害。将热振扎萨关入监牢。遭受种种迫害,并查封了热振寺拉章。热振一派的平康噶伦也受其株连,色拉寺“且”僧院堪布阿旺加措被迫逃往祖国内地。当原西藏地方政府派兵到热振寺押解热振活佛来拉时,热振寺僧众忍无可忍,给进入热振寺的藏兵以沉重袭击,打死藏兵16人、为此,热振寺不少僧人被拘押、体罚、流放。热振寺受到严重的破坏,拉章被查封,许多贵重物品及佛像遭毁坏、盗窃。热振活佛遇害后,原西藏地方政府发布通告,内称:“热振寺拉章一干人妄图毁灭我政教,屡屡图谋不轨,均未得逞……。今后,热振活佛只享受措勤活佛(中等活佛名称之一)的待遇,不得享受呼图克图名号和待遇。”这样,以五世热振活佛为代表的爱国力量一时受挫,同时,当地的平民百姓也被牵累受害。

1950年10月昌都解放,帝国主义妄图把西藏从祖国大家庭中分裂出去变为他们的殖民地的阴谋化为泡影,沉重打击了西藏地方政府内受帝国主义扶持的卖国反动势力。

1950年,在热振寺僧众、色拉寺“且”僧院的僧众以及倾向于热振活佛的地方政府中的官员等的支持下,热振寺拉章和僧众代表,不顾地方政府《通告》的威胁,寻找五世热振活佛土登绛白益喜旦白坚赞的转世灵童。按惯例观察圣母湖完毕后,在我三岁时,被认定为是五世热振活佛的转世灵童,并得到达赖喇嘛的批准。1951年,藏历4月15日,在热振寺拉章为第六世热振活佛举行了坐床仪式,恢复了呼图克图封号和热振寺拉章原有的一切权益。

如果不赶走帝国主义在西藏的侵略势力,不打击原西藏地方政府中的卖国反动势力,不和平解放西藏,西藏仍处在封建农奴的社会,就不可能寻找五世热振活佛的转世灵童,也就不能恢复呼图克图的封号和热振寺拉章的原有权益。一句话,热振活佛、拉章、寺庙地位的变化以及这支爱国力量的发展也将是不可能的。

西藏和平解放后,党中央、***主席

高度评价五世热振活佛的反帝爱国立场

李维汉同志在《西藏民族解放的道路》一文中说:“1933年,十三世达赖逝世后,由热振呼图克图代摄达赖喇嘛职权。热振代表西藏广大僧俗人民的爱国意志,努力加强西藏地方同祖国的关系。帝国主义和西藏亲帝分子对热振的爱国行动极端仇视,他们施展造谣污蔑、栽赃陷害等卑鄙手段,先是在1941年迫使热振下台,由达扎代理,继则又在1947年逮捕、杀害了热振”。正当西藏地方政府内掌权的卖国分子制造杀害五世热振活佛的事件时,五世热振却本(主管陈设坛场和祭品的僧人)益西楚臣从热振寺逃往祖国内地,在康定向国民党西康省政府汇报了西藏地方政府无理逮捕,迫害热振活佛的情况,要求国民党政府主持正义,给予支持。但是,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已腐朽不堪,尤其因为国内解放战争的发展,国民党政府已摇摇欲坠,行将崩溃之际,只是表示同情而已,无力给予援助。后来,益西楚臣等人在康定找到了解放军并随同人民解放军十八军一道返回拉萨。

1951年,藏历6月26日晚,热振地区发生地震。不久,以宋子元、杨东生同志为首的中共西藏工委慰问团来到热振寺。当时,我年纪尚小,但至今清楚地记得,代表团赠给我一枚***主席像章和一面***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团结起来!”字样的锦旗以及反映祖国大好形势的《民族画报》、《中国共产党党史》、《党的民族政策文件汇编》等书籍及其他物品,并赞扬了五世热振活佛的爱国反帝立场。另外,还向灾区人民赠送了慰问品。

1956年,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成立,我被任命为常务理事。

1959年3月,人民解放军平息了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在拉萨发动的武装叛乱。1959年9月,54军9837部队骑兵兵部队侦察连队长刘西荣、副队长任明德,指导员王青等人率部在藏北麦地卡地区进行战斗之后,奉命前来直贡、热振地区剿除残匪。桑培、平措、当曲为头目的三股叛匪是熟悉地形、武器精良的马贼。在战斗中绐我军造成很大威胁,致使我后方供应工作发生困难。人民解放军抵达热振地区和热振寺时,我率热振寺拉章官员和僧众热情接待了部队官兵。当时,我仅12岁,我向部队首长献了哈达,安排部队的吃住,派了熟悉地形的向导等。1960年初,遵照西藏军区和军管会的命令精神,我动员并收集流散在热振地区僧侣中间的枪支,派热振寺拉章工作人员桑旦金巴、顿珠群觉、江白三人专程送到拉萨,将105枝枪支如数上缴给军管会。后来,一股武装叛匪闯入热振寺,开枪打死喇嘛一人,并说:“你们的寺庙和拉章投靠红汉人”。将江白、顿珠群觉、桑旦金巴三人强行带至山谷藏雄囊地方,捆绑、威吓要杀死他们。热振寺的几名老执事冒着性命前去求情,才幸免于难。

热振寺在民主改革时,虽然出现过一些极“左”的错误,但我被安排为爱国人土。热振寺作为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受到保护。到1966年时,寺内有30名僧人。遗憾的是,十年“文革”时期,西藏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遭劫,所有的名寺古刹,名胜古迹均受到摧残。奇崛名胜热振格培林寺成为一堆残垣断壁,令人痛心疾首。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2-18 23:23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