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行体悟 查看内容

帕绷喀仁波切:心匙讲解

2010-12-25 03: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76| 评论: 0|原作者: 帕绷喀仁波切|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原着:帕绷喀仁波切英译:梭巴仁波切中译:心月仁慈的上师,请垂顾这个可怜愍者……我这一生的作为,是如何地自欺!请您慈悲,垂视这个愚痴凡夫!这是给你自己的至要忠告--心匙--谨记在内心深处。切莫掉...

原着:帕绷喀仁波切

英译:梭巴仁波切

中译:心月

仁慈的上师,请垂顾这个可怜愍者……

我这一生的作为,是如何地自欺!

请您慈悲,垂视这个愚痴凡夫!

这是给你自己的至要忠告--心匙--

谨记在内心深处。

切莫掉以轻心!切莫掉以轻心!

打从内心最深处,慎重地省思这一生的境况。

无始以来的轮回,直到现在还没有终止,

虽然流转生死无数次,

多生多劫经历种种苦乐,

你却始终没有从中获得丝毫利益。

虽然现在你获得这么难得的闲暇和幸运,

可是,直到目前都是这样,

空洞而无意义的虚掷生命。

善业才是尽未来世安乐之本。

你看起来很精明能干,

不过,只要还执迷现世表相的儿戏,

就是傻瓜。

你会束手无策地,突然被恐怖的死神吞没,

毫无希望,无法苟延残喘。

这将会发生在你身上!

虽然你一直都安排着「明天,明天”,

就在那时,突然间你必须马上走了。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你杂乱无章地抛下工作,剩余的饮食,

毫无选择地,必须离开这个世界,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从今以后,你再也没有时间铺床、睡觉了。

你像老树般,倒在最后的床上。

别人没有办法用他们最柔软的手为你翻身,

只能用力拉你的衣服和毯子,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虽然最后的内外衣,把你的身体全部包起来。

从今以后,就由不得你穿这些衣服了。

当那具躯壳僵硬得像土石,

你第一次注视自己的尸体。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虽然你挣扎着,要说最后的遗言,

并表示哀伤,

可惜舌头干燥,讲不清楚,

你深陷在强烈的哀痛中。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虽然别人把最后的食物、圣物、舍利子,

和着水滴,送进你的口中,

你却连一滴都吞不进去,

水从尸体的口中溢出来。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虽然四周围绕着近亲、知友,以及贴心的人,

他们怀着慈爱、眷恋,

为这最后的相聚伤痛、哭泣,

就在那时,你必须永远别离。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虽然经历像浪潮汹涌般的恐怖幻相,

饱受不堪忍受的剧苦,

你却无计可施。

今生的景象,像太阳一样隐没。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虽然上师和金刚道友,

出于忍无可忍的大悲心,

在你耳边祈求,以期唤起一丝关键的善念,

虽然他们满怀慈心地这么做,

可惜无济于事。

你就是提不起善念。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死时,你的呼吸愈来愈急促,

发出刺耳的“嗦嗦”声,

最后像琴断了弦,

走到人生的尽头。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时候到了,

往昔你珍惜的可爱身躯,

而今可悲地丧失了,

被称为“死尸”,

腐坏而令人作呕;

时候到了,

那连一根刺都忍受不了的身躯,

会被剁成碎片,骨肉被撕开。

到时候,那连虱子、跳蚤都忍受不了的身躯,

会被鸟、狗吞食,直到一点都不剩。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虽然你“噗……噗……”地费力吹着,

穿上最好的衣服。

时候到了,

那个躯体会被放入火化室。

那连一支香的星星之火,都受不了的躯体,

势必要在熊熊烈火中焚烧。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时候到了,

那连粗糙的衣服,都无法忍受的躯体,

所有的骨肉,都会在烈焰中烧成一堆灰;

或者被紧紧楔入土中的一个洞。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时候到了,

宣说你甜蜜的名字时,

首尾会冠上“已故的某某,他或她”,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到时候,

到处充满你挚爱、亲密的伴侣以及仆从的呜咽声。

这将发生在你身上。

时候到了,

你会面临恐怖的四大敌:

陷在满是岩石、瓦砾的土堆,

及埋在爆裂的崩土中,

这样的景象出现时,你怎么办?

漂流在海面上,被强烈的旋浪卷走,

这样的景象出现时,你怎么办?

心和耳被嘶嘶劈拍作响的炽火震裂,

那时,你怎么办?

被劫末的黑旋风卷起、扫荡,

这样恐怖的经验出现时,

该怎么办?

当你被强大的红色业风吹袭,

被恐怖的黑暗吞没时,

该怎么办?

当牛头、蝎头的狱卒,

以种种可恶的方式折磨你时,

该怎么办?

当你在死神阎罗王面前,

被估量善恶的黑白业时,

该怎么办?

当阎罗王揭穿你的谎言,

说你把生命虚耗在贪、嗔、虚伪中,

那时,该怎么办?

在阎罗王的法庭上,

恶业成熟的果报被判决,遭受处分,

那时,你该怎么办?

当你光着身体,

被摊放在热地狱中,炽热、烧红的铁板地上,

那时,你该怎么办?

虽然身体被如雨的兵器切碎,

却仍然活着受罪,

那时,你该怎么办?

虽然被放在熔铁中煮,

直到肌肉剥落,骨头散开,

你依然要活着受罪,

那时,你该怎么办?

虽然身体和燃烧的烈火,难以分辨,

你依然要活着受罪,

那时,你该怎么办?

当身体被冻人的寒风刺骨,

裂成千万片,

那时,你该怎么办?

一旦堕落到饿鬼的惨境,

饥渴交迫,必须挨饿好多年,

那时,你该怎么办?

当你变成愚蠢、痴呆、不幸的畜生,

活生生地互相吞食,

那时,该怎么办?

当恶趣难以忍受的诸多苦难,

实际降临到你身上,

那时,该怎么办?

现在,切莫掉以轻心!

“拉-乌-拉-乌-”

快一点!现在是你立下遗嘱的时候了。

不但时候到了,

简直已经太迟了!

就在当下!就在当下!

拉-乌-拉-乌-

好自为之吧!

这是上师--慈父的圣诫,

胜者罗桑权威教说的心要,

清净、圆满的经续道法门。

这是在你的心流中,注入实际经验的时候了!

死神阎罗王,或者

你每天尽力地修行心要,

实现永恒之梦--自他的福祉,

那一个会先到呢?

结合身语意三门,

倾全力修行吧!

梭巴仁波切1995年北斋开示录--心匙

心月笔译

念死无常

禅思无常及死亡,力量很大,尤其当我们的心,变得很懈怠,修行很困难,内心愈来愈远离佛法,失去激励的力量,生活变得散漫、无意义。在日常生活中,行住坐卧、工作等等,虽然有时也能够生起清净的发心,不过内心逐渐退转,烦恼越来越重。那时,最有力的禅思,最佳的药方,主要就是禅思无常”死亡以及关连业果的三恶趣苦。这样,便可以带来鼓舞的力量,改变心态,断除懈怠以及贪执现世等等的烦恼,这些都会干扰我们,使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发心不清净。一旦内心变得怯弱,激励自己修行的力量,转移到别的方向,那时念死无常的禅思,以及恶趣苦,连带业果,当做主要的归依。

我们往往不忆念佛法。即使忆念佛法,却不去修行。即使设法修行,却修得不如法、不清净。那么死的时候会怀着三毒的心等等,脾气很不好,嗔心等等。由于这些烦恼,因而造下许多重恶业,死时会非常慌乱,经历极严重的业的折磨,见到非常恐怖的业的景象。

是什么使人生空空洞洞?虽然修行菩提道,所修的道却没有形成成佛的肇因;虽然修行佛法,却没有形成自我解脱之道;或者甚至没有办法修行佛法。基本上,这都是由于贪执现世,世俗法的恶念在作祟,才使得人生空洞。即使受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却不能奉行,这也是出于世俗法的恶念,贪执现世。甚至一个人懂得各种修行法门,还是没有办法起修,把时间耗在其他事情上面,造恶业或者做无意义的工作,随顺贪执今生的恶念。由于这个恶念,使得内心毫无证量。纵使一个人通晓菩提道次第的禅修,记得整部经典,可以靠记忆讲得头头是道。不过,事到临头,碰到问题时,却用不上。甚至不记得念死无常。在烦恼有生起的危险时,或者可能涉入造恶业时,甚至无法应用像念死无常这么简单的禅修,不记得了。这一切都出于世俗法的恶念,贪执今生。即使设法闭关,却不圆满,没有办法专心,内心非常散漫,分心到贪着、烦恼境上面。虽然持了许多咒,对内心没有产生多大的效果,没有出现梦兆。这一切都是由于不念死无常,以及世俗法贪执今生的恶念所致。而贪执今生的恶念,也是不念死无常使然。即使设法修行,其实只是做表面功夫,貌似修行,并不是真的修行。这一切都是世俗法贪执今生的恶念造成的障碍和伤害。

因此,禅思死、无常、恶趣苦、因果业报非常要紧。禅思这些道次第,使我们立刻了解,能够看到自己的心,有自知之明,马上规过向善,转变自己的心态和行为。帮助我们,使我们开始修行,持续不断,乃至达成三大意义--来世安乐、解脱、成佛,都肇自忆念无常和死亡。也是由于念死无常,我们才能够约束烦恼。烦恼强大的势力,难以置信。像瀑流、洪水般,一直源源不断的生起,宰制我们,好比海浪吞没我们或群山崩下来,压制我们。猛烈的烦恼,侵袭、蒙蔽我们的心,像这样完全主宰我们的心,从不给我们一点自由,由不得我们自己作主。所有这一切烦恼;强烈得难以置信的自我中心,只想到自己,完全不顾别人;超乎想像的嗔心,不满足的心,贪心等等,慢心、嫉妒心等等。所有这些没有尽头,相续不断的烦恼,藉着念死无常,才能够止息,加以约束,乃至灭除。

甚且,念死无常,使我们在死亡之际,抱着满足、安乐的心死去。正如帕绷喀仁波切提到的三种修行人:上焉者,死的时候,极度喜乐,好像要返乡或去郊游。中焉者,怀着百分之百绝对的信心、欢喜心,必定会得到良好的转世,人天身。下焉者,没有慌乱、恐惧。这一切都得力于念死无常。正如密勒日巴解说他自己的经验:

“由于恐惧死亡,我逃到山中,

我了悟了元在心究竟的本质,

现在,就是死亡来到,我也不会恐惧。”

意思是说,我因为害怕死亡,才逃到山里面去。之后,证悟了元在心究竟的本质。元在心,可能是指心的相续,从无始以来,一直都存在。所以,现在就算死亡来到,我也不担心。这都是得力于禅思无常和死亡。

我原先打算谈帕绷喀关于无常整个的开示。也许现在我念一点,念到我们到净土去为止!我只念几首偈。题目是:心匙 警醒无常,劝人念死无常,修行佛法。我不是百分之百确知心匙的意义。“匙”是用来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心匙的意思大概是说,由于念死无常,使人修行佛法,撷取今生的菁华,来世安乐、解脱乃至成佛。心匙的“匙”是指,把喜欢吃的东西盛起来,放入口中,吃到肚子里面去。用来比喻无常的教谕,好比汤匙,使人达成生命的一切意义,撷取这一切菁华。这是我猜测的意义。

我读藏文,你不妨翻成俄文!开玩笑的。大家已经有英译本了,所以这比较像口传,偶而也许会有一些文字解释,不过大体上是口传。思惟:我的人生,目的在于解除一切众生的一切苦,引导他们成佛。因此,我必须成佛,所以我要听闻教法,接受口传。

“打从内心最深处,慎重地省思。 ”

打从内心的不坏滴,是表示内心最深处。通常在我们一生中,心总是忙于向外攀缘、驰求,从不反观自己,从不自我反省。从自己内心深处思惟、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错了?人生是不是有意义?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没有意义?是否在修行佛法?是否在撷取今生的菁华,来世乐、解脱轮回,乃至成佛。事实是不是这样?自己是否在达成这个目的?要关照一下自己。否则,心老是忙着向外驰求,为今生汲汲营营。现在不要分心,从心底的深处,确实地好好想一想,决定怎么过一生,然后修行佛法。

通常这意谓,像我自己之类的人,不修行佛法。心就像这样,朝向外面。所以帕绷喀仁波切告诉我们,要往内看,心不要朝外,要把心拉回来,关照自己。用内心深处的钩子,把心勾到里面,不让心向外驰散。经过反省、审查之后,下决心修行,扭转心态和行为,使它们转变得更好。舍弃不正当、有伤害性的心行,修行善法。脚踏实地那么做。

“虽然无始世以来,我经历过那么多种种的苦乐。可是始终没有设法从中获得丝毫的利益。”

“如果你真的关爱自己,现在是修善的时候了。善业是永世的安乐之本。这是说超越今生,直到成佛。”

“突然间,你被死神逮住,那时会遭受无法忍受的苦难。”

“突然间,恐怖的死神降临,告诉你死期到了。”

“人总是在安排、准备,总是说,明天、明天又明天。就在那时候,突然间你必须马上走了,你必须死亡,这一生即将终结。这个时刻会来到。”

我念了《心匙》中的几首偈。也算是口传。这个教法得自瑞布仁波切。最近我接受仁波切几套灌顶,有些非常希有。仁波切几乎得到帕绷喀仁波切编撰的所有教法。帕绷喀仁波切是仁波切的上师,所以,在西藏时直接从帕绷喀仁波切得到许多灌顶和教法。

我念的《心匙》也算是口传,所以你们也得到这个教法的口传了。闭关的时候,每支香开始时,不妨念一念《心匙》,可以使心受到约束,好好地保持在修法上面,修得清净、如法。其他一般的时间,如果能够读一读,也一样可以使我们修行更清净。

再回到《心匙》的几首偈。

“那个时候,别人便无法用他们柔软的手,为你翻身。”

虽然平时他们可以这么做,现在连朋友、熟人,都没有办法用他们柔软的手碰触尸体,而是用布把尸体拉起来。这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今年、这个月、这星期,甚至今天。

“你好像老树一样,倒下来。”

事实的确是这样。我曾经碰到过这种状况。在人死的时候,身体像老树一样倒在床上,当我去摸死人的头,就好像摸到躺在床上的树,非常沉重、僵硬、冰冷。那时我在南印度。有一个很富有的家庭,是多摩格西仁波切的大施主。多摩仁波切的前世是一位伟大的行者,住在多摩的森林。他和其他几位弟子在一位硕学的上师、禅修家的指引下,修学、禅修道次第好几年。学成之后,这位上师一一派他们到西藏各地,做利生工作或继续自修。 他告诉多摩仁波切:“你去锡金,对那里的众生,利益很大。”那时候,多摩仁波切是很单纯的苦行僧,孓然一身,除了出家人必备的法衣、法典之外,一无所有,就这样到森林、山中去住。之后,有一个牧羊人,专门为一个有钱人照顾牲畜,把牲畜赶到很远的山中。他时常看到所谓的雪人拿着水果送到洞穴去。有一天,他去山洞,见到了里面隐修的僧人,便下山,把这件事告诉那个有钱人家。于是那个有钱人邀请僧人去他家。多摩仁波切去了之后,就在他们的佛堂住下来。随后,这个有钱人为他盖了一间寺院,叫做“多摩寺”,也是我出家的地方。我很小的时候,就和两位教我字母的上师,也是我的叔叔,从尼泊尔梭罗昆布去那里出家。多摩仁波切的转世在印度有很多道场,现在他通常住在纽约。有的格西说,他是宗喀巴大师的化身。

曾经有一位叫哥文达喇嘛的德国人,在西藏遇见多摩格西的前世,接受教导而写下《白云之路》。这本书使得许多西方的年轻人受到鼓舞,而接触佛法。由于他们的宿业,迷幻药变成他们追求佛法的助缘。西方文化和佛法完全背道而驰,使他们的心封闭,想法、观念和佛法完全不相应,这么封闭、僵化的心很难开放,接受类似佛教的哲理。到头来,迷幻药反而变成启开他们心灵的方便。他们有很多心识出窍的经验、感受,见到一些景象。看了这本书,读到密续有关圆满次第的东西,很高深的境界,谈及微细的身心死亡时发生的景象之类的,在在都可以关连到他们自己服迷幻药的经验。

另一本书--密勒日巴传,也激发许多人热衷追求新的人生以及心灵的修行,促使他们来东方。由于他们的业,有些人先是去学印度教,几年下来感到不满足,没有找到他们要的答案。之后,慢慢的,他们求法的业果成熟了,使他们来尼泊尔、印度的达兰萨拉……等地,有机会遇到上师,接受教法。密勒日巴传的内容,可以关连到他们服迷幻药的经验。也就是,迷幻药打开他们的心,因而比较容易对修行发生兴趣。然后,他们来到东方,希望能够像密勒日巴那样修行。譬如,有一个义大利学生看了密勒日巴传,受到很大的鼓舞,舍弃一切财产,来到东方。之前,他没有学过佛法,谈不上有什么认识,他以为只要舍弃一切财产就会有转机。到了东方,他接触到佛法,不过听说后来陷入困境。

耶喜喇嘛和我遇见的第一位弟子,是俄国公主琴娜?拉切夫斯基。她父亲曾是俄皇,大革命之后逃离俄国,住在法国。不过她早年大都住美国。她来见我们的因缘是这样的。大约在1965~1967之间,当时我患了肺结核,到大吉岭休假、治病。我们来到巴萨,从色拉寺、甘丹寺和哲蚌寺来,想要进修的僧众,都到那里就学。从前英国统治印度时,那里是集中营,很多人被杀。印度首相尼赫鲁和甘地,都曾经被囚禁在那里。我们在大吉岭多摩仁波切的寺院时,她看了哥文达的书,想来找多摩仁波切。仁波切不在,有一位僧众英文不太好,以为她要找我们,就带她来见我们,其实她找的是多摩仁波切。之后,我们在柯磐建寺院,教西方人学佛法,从那里把佛法弘扬到许多国家,都是从这个缘起展开的。总之,整个事情开始到现在,是由于那个僧众的错误。到西方弘法,开始于那位僧众的错误。否则,我们不一定会有后来的遭遇。

故事绕了一大圈。重点是说,人死的时候,身体变得像倒在床上的老树一样。这一点千真万确。多摩仁波切的大施主家中,有一个人死的时候,我在场。我一面修法,一面拍他的头,原以为会像往常一样,听到死者在临死前呼出的一大口气。不过,那次的状况不同。我猜想,死亡的状况也因人而异。有些人临终的最后一口气很强。在我拍他的头修法时,那个人的呼吸突然变得很微弱。而且整个身体,变得像摆在床上的树,非常沉重,僵硬、冰冷,感觉上,真的像一棵树,和帕绷喀仁波切说的一样。

回到《心匙》。

“今后,你不再有时间铺床、睡觉了……”

“虽然你挣扎着,要说最后的遗言,并表示哀伤;可惜舌头干燥,讲不清楚……”

死的时候,舌头变得粗、短,呈现蓝色,而且嘴巴很干燥。那时即使想说话,别人也听不清楚。

我的母亲在鹿野苑参加时轮金刚灌顶期间过世了。她走的那一天,曾经想说话,我没有办法完全了解,猜想是要我好好地做,不过,我不认为自己达成她的期望。

之前我母亲曾经和很多人去绕塔,尘沙飞扬等等,使她得了感冒,那是她最后一次生病。我母亲和祖母一样,晚年眼睛都瞎了。她有白内障,往生之前一年左右开过刀。她眼睛看不见,只有在阳光很亮时,看得到一点点白光而已。她住在山上一间石造的屋子,窗子都很小,室内经常相当暗,不过她会见到佛示现的形相。这是由于她的内心非常清净的关系,虽然眼睛看不见,她还可以看见佛现身的形相。

母亲往生之后,我为她造了一座比一层楼稍高的塔,位于商旅到西藏必经的路上,在我有时会去的劳多道场下方,也是我的母亲和姊姊住的地方。我的母亲原住在我出生的村庄,出家之后才搬到那里。我从香港回去那里加持那一座塔的时候,听到有关她转世的消息。转世的男孩将近三岁,记得许许多多前生的往事,例如他前生照顾的动物,劳多的牛。我的母亲一向非常照顾动物、牛。通常母牛繁殖小牛,牛只增加时,养牛人家会卖掉几只,随后可能被宰杀。可是我的母亲从不愿意卖掉牲畜,一方面怕别人没有办法好好照顾它们,使它们受苦,而且唯恐它们被屠宰。因此,牲畜一直增加,带给我的姊姊不少麻烦。照顾这么多牲畜并不简单,工作量之重,难以置信。有人向我解释,他们必须到很陡峭的山林里捡拾树叶,然后把树叶放在牛棚内保暖,还要收集草之类的,有些时候像冬季,根本找不稻草。照顾牲畜是很吃重的工作。牲口一直增加,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模仿西方人节育的方法,把公牛和母牛隔离。否则在劳多只有我的姊姊一个人或二、三个人,非常艰困。

我的母亲生前照顾一只白牛好几年,后来牛死了。有一天,转世的小孩来访,见到那只白牛的皮铺在那里。通常牛死后,把牛皮铺开干燥,以便做成登山鞋。他见到白牛皮,就问那是什么?我的姊姊加以解释。这只白牛名叫卡瑞,小男孩记得它,感到很悲伤,就告诉我的姊姊:“再也不要告诉我,卡瑞死了。不要告诉我,不要告诉我,它死了。”他一见到所有的亲戚,马上认得,请他们坐下来,问候他们等等。一见到我的母亲生前不熟的人,小孩就羞怯得一言不发。有一位雪巴人,是加德满都的营建商,和我的母亲很熟。那时,小男孩一直在等我和住在加德满都的弟弟桑杰。有一天,我的弟弟决定上山,去见母亲的转世。那个雪巴人名叫普新,听到这个消息,就放下营建工作,跟我的弟弟一起去劳多见小男孩。他们到达之后一坐下来,母亲的转世马上供茶、酒。有一种酒叫羌,非常普遍,是当地人主要的享受,他们喝大量的羌,大开玩笑,纵声大笑,一辈子都是这么过的。小男孩供酒时,马上叫出那人的名字说:“普新,请用酒。”那人抓住母亲的转世,哭了起来。还有,在柯磐寺附近的尼寺有一位尼师,在我的母亲住柯磐寺期间,照顾过她一、两个月,有时带她去波答绕大塔。小男孩来到尼寺,马上认出这位尼师,和她说话。对其余的尼师却很羞涩。

这位转世小男孩的喜好、行为,和我的母亲完全一模一样。他到劳多的第一天,就进去佛堂。我的母亲生前,通常在早上清理那个山洞,礼拜、供水,然后,也会在佛堂把供杯洗干净,礼拜。进入佛堂,头先触尊者的宝座,接受加持,然后用头触我经常坐的座椅,再去佛龛。做完水供、礼拜等事,她会绕佛堂三匝,然后转经轮。那个转经轮,是我在母亲往生前几年做好的,放在她的床边,她边转边持咒。转世的小男孩第一次去,所做的一切,和我母亲生前完全一样。头先触尊者的宝座,然后是我的座椅、佛龛等,最后到外面绕行三匝。

别人告诉我,小男孩每次去劳多,都向我的母亲前世使用的转经轮献哈达。第一次去的时候,他就抓着转经轮,说他不想回家,要留在那里。他很喜欢转经轮。这位转世的小男孩对前世的记忆非常清晰。他自己本身就是最有力的证明,不需要争辩谁才是转世。他的记忆很清楚,甚至超过一些可能的转世者。有些僧众查验过小男孩是不是我母亲的转世。最后请宁玛派的高僧突希仁波切验证。我曾经接受这位仁波切的教导,其他人也都公认他是位伟大的上师。仁波切查验之后加以证实,做成最后的决定。

有两个理由可以说明,为什么我的母亲转世之后对前生的记忆这么清晰。首先,我的母亲在往生前几年曾经告诉我,她每天持六字大明咒五万遍之多。我一向也持这么多,现在没有办法做到了。持观音六字大明咒,其中的一个利益就是宿命通,能够记得过去世并且预知未来世,这表示心已经净化了。其次,她生前出家七年或十年,不太确定。我记不得确切的时间,不过,她已经出家一段时间了,而且一直持戒清净,才能够转世为人。因为持了那么多六字大明咒,才具有清晰的前世记忆,能够由自己证明转世。依照关于业的一般教法,持戒清净才能够转生为人。不过转生为人,他的一生是不是能够饶益其他众生,又是另外一回事。成功的人生,不仅是获得人身,还必须能够饶益其他众生。

故事说得很长。原先主要是说明,人死的时候,舌头缩短,说话不清楚。

(以下接着是《心匙》的藏文口传)

“即使别人把你最后一餐……”

“虽然四周围绕着亲戚、知友……”

相聚的结局,是为即将永别而哭、哀伤。就从那时候起,必须完全、永远告别现在相聚的亲友。这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虽然你经历非常恐怖的幻觉,……”

尊者好几次在开示中,提到一本书《西藏度亡经》。尊者说,如果连在世的时候都很难专心地了解这本书,何况临终之际,怎么可能光靠别人念这本书,自己就能够跟着禅思?尊者的意思不是说这不可能,而是说他不认为这是件容易的事。即使在世时能够专心,但是临终之际是非常困难的时刻,恐怕很难专心地聆听别人所念的度亡经。这本书是嬉皮时代能够和他们的经验关连起来的书之一。要强调的结论是,在世的时候具备一切机缘,是最佳的修行时机。临终之际,想由别人念什么使自己得到解脱,很靠不住。你必须听得进所有的教法,而且全部加以禅思。总之,我们还在世,具足一切机缘,正是最佳的时机,是应该全力修行的最佳时机。尤其要趁我们现在还健康。否则,以后就很难说了。何况我们现在不仅健康,而且还年轻,具足一切机缘,更应该全力以赴,好好地修行。

禅思菩提道次第之前,应该倾全力先做净障集资的前行,譬如礼拜等等,这些涉及身业的修行,否则以后很难预测,做不做得来。换句话说,现在应该就自己能力所及,尽力修行。那么,即使以后老化,身体没办法修各种不同的前行,广泛地净障、积资,至少自己在机缘具足的时候,已经下过许多功夫修行,到时候不会遗憾。比起那些不能像我们这样修行的老人,我们每个人都还算年轻。

“临终之际,你的喉咙发出刺耳的声音……”

“到时候,你那可爱的身躯,……”

时候到了,这将发生在我们身上,意思是说,今年、这个月、这星期,甚至明天就可能发生。

“到时候,你那连一根刺都受不了的身体,……”

其中的“波、波”,我猜想,是在大费周章地装载整齐之后,感觉有点乏力,而且身体有点臃肿,才发出这样的声音。

“……”(藏文口传)

一个人哀伤地独自度过中阴,这样的时候会来到,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进入轰轰的炽火中……”

这是说,一旦进入中阴,自己心识投射出来的恐怖业相,会令人惊骇不已。虽然这是和自己的心识状态有关,是自心投射的业相,可是不认清这一点的话,会以为是外来的,而十分惊吓。

“当四种有力的敌人降临,……”

“在阎罗王的法庭,……”

帕绷喀仁波切开示的无常教法,非常殊胜。现在已经有英译本,是最近在澳洲观音院翻译的。那是护持大乘法脉联合会(简称护联会,FPMT)在澳洲最早的中心,随后才有其他中心。最近他们庆祝二十周年庆,同时举办一个月的说法活动。我和一位早期的出家弟子在说法期间一起翻译英译本。这位弟子曾经在辩经学院进修若干年。不久会出版中译本。如果大家能够边念边禅思,效力很强大,非常好!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2-15 16:17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