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行体悟 查看内容

生活中的缘起(2)

2010-12-25 04: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13| 评论: 0|原作者: 佛使尊者|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触产生,并相续引发受、爱、取等。更详细地说,一旦识发生,就把身心转变成另一个身心,这样的身心引发出能感受苦痛的六入──在这个例子里是指眼睛,接着产生苦的受和挣扎不已的爱。而后取──执取「我」:「『我...
触产生,并相续引发受、爱、取等。更详细地说,一旦识发生,就把身心转变成另一个身心,这样的身心引发出能感受苦痛的六入──在

这个例子里是指眼睛,接着产生苦的受和挣扎不已的爱。而后取──执取「我」:「『我』……『我』……『我』快疯了!『我』要死了!

」这一切都是因眼睛而引起的。

这就是生,一个痛苦的「我」出生。产生痛苦的自我便是生!或只是存有自我而已,就执取此生而受苦。这是失去「我所有」而引发老、

病、死等的苦,是在这年轻女孩心中发展到具足十一种状况的缘起,这个缘起的例子,是透过眼睛而引起的。

[从耳根而入的缘起实例]

现在我们假设这位年轻女孩是被朋友愚弄。事实上,她的男友并未跟别的女孩在一起,只是有人开她玩笑,说看见她的男友跟别的女孩在

一起,而她也信以为真。这是耳触,即声音藉由耳朵传入,因为没有正念,而产生与无明相应的耳识,由识又生出新的名色,也就是她的身心

正准备使那会引发痛苦的六入产生。一旦产生完整的触,以及相应此一情况的受(苦受)就会生出,挣扎不已的爱也随之发生,并且引发取,

然后产生十足的「我、我所有」的观念,这就是一个充满着痛苦、老、病、死的「我」的诞生。依照缘起,苦痛藉由耳朵而产生。

同样地,几小时或数天之后,年轻女孩也许又会怀疑男友的真心。没人跟她说些什么,她自己也没有看到什么,但她的心里郄开始怀疑男

友是否跟别的女孩在一起。她开始胡思乱想,所以缘起由她的心门进入:法尘碰到她的心,意识就生起,这识造作新的名色,即原本平静、不

受苦的身心,已变成将要受苦的名色,并建立起将会受苦的六入、触、受,随受接着而有挣扎不已的爱,进而执取,苦就产生了。这个例子说

明,凭借着意识,缘起在年轻女孩的身心运作起来。

从以上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当年轻女孩藉由眼睛看到色相,缘起依眼识在她身上运作起来。当她一听到朋友戏弄的话,缘起就依着耳

识运作起来。最后,当她全凭自己的意念怀疑时,缘起便藉由意识产生作用了。由此看出,缘起可以依靠不同的六入发展,每一种情况都会产

生苦。

请注意,导致受苦的一次完整缘起,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可发生了,这就是十一种状况的一个完整缘起。当媳妇看到婆婆面孔的一瞬间,平

日压抑着的局促不安便生起了,就在这一瞬间,缘起便藉由十一种状况显示出来。她的眼睛看到色相,眼识于是产生,并把名色改变成准备接

受苦的名色,且相续地建立起将要受苦的六入、触、受。因为她不喜欢婆婆的面孔,而后生出挣扎不已的爱,接着相续出现取、有和生──不

喜欢婆婆面孔的自我,于是最后便产生苦。

[从舌根而入的缘起实例]

最后一个例子,不谈某个人或某种情况,我来谈谈一般人。大部分的人在享受佳肴时,都会失去正念,而无明也主宰着身心。请各位明白

这点,当在享用美食时,由于美味而失去正念,就混杂了无明。

一个人在享受美食所生起的念头,就已经是一次完整的缘起了。如前面的例子,当舌头和它的对象(味道)相接,舌识生起,并创造出一

个新的名色,由平常的名色转变为可以受苦的名色。而后生出六入,六入能引生触与受,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感受苦或乐。

如果这是美味的,一般人会认为这是乐受,一旦执着美味,便会产生取。而后因为想去保留或持续这种美味,人们会去追求、执着这美味

,并且开始为它担忧、烦恼,因此,贪着美味的乐受很快地就变成苦。「味道真好!我很高兴!我真得很高兴!」此时这颗心已成为快乐的奴

隶,因为它执着于乐受。

这是缘起的陷阱,它显示出缘起深奥的一面。如果是一般人一定会认为这是乐;但如果由缘起来说,这都是苦。人们一感到美味的当下,

完整的缘起就发生了。

[从意根而入的缘起实例]

而且还不只这些,当他吃到美食而想到:「这味道好极了!明天我去偷拿一些,那我就有更多可以吃!」在这一刻,这个人就成为(生)

小偷了。每当人有偷窃的念头,就已经是个小偷了。所以有人去邻家偷榴椰,吃了之后,发现很好吃,第二天就想要再去偷,这种成为小偷的

想法就在心中产生一次的有。同样地,如果有人吃肉,而且决定第二天再去打猎找更多的肉,他就成为(生)猎人,即使他只是迷醉在食物的

美味中,就已化生为天神了。或者如果因为味道太好而觉得吃的速度不够快,这个人就成为饿鬼,他永远没有够快的速度吃够多的食物,以满

足饥饿感。

看这个例子,你就会发现,光是咀嚼美味的食物,种种缘起就可能发生了。请小心注意,缘起所说的是关于苦的运转,它能让我们知道由

于取的力量而产生苦的完整过程。根据缘起,一定先有取,才会导致苦的生起。如果没有取,即使苦产生了,也不算是缘起所生的苦。

【译注一】在睡眠状态下,六入不起作用。

缘起的苦必依于取

缘起的苦必须依取的助缘才能产生。譬如农夫受风吹日晒,在非常炎热的田园中耕种,但如果不取着:「噢!我好热!」,这种「非常炎

热」的感受只不过是自然的苦罢了,而不是缘起的苦【译注二】。如果是缘起的苦,则必须有取,直到有「我」的产生。若农夫变得烦躁,

心想:「我是农夫,这是我的业报,所以必须这样汗流浃背地工作。」因而垂头丧气,人一旦这么想,缘起的苦就产生了。

若感觉到背部的灼热,只是纯粹感觉并知道它灼热,而不去取,就不会进一步发展出「我」,那就不是缘起的苦。请各位好好注意,并分

析出这两种苦的不同:如果有取,苦就会完整地生起,这便是缘起的苦了。假如我们的手被利刀割伤,血流如注,若只感觉痛,但不去取,这

种只是自然的苦而不是缘起的苦。

请别弄乱了!缘起的苦必须是从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一次完整的流转,才可称为缘起的苦。

接下来简要地谈谈缘起之苦的原理。学佛的人可能会明白,六根和具备某种价值或意义的六尘接触时,六尘就变成了无明的所依。例如眼

睛瞥一眼看到了树木、石头等等,而没有产生苦,那是因为对我们而言,树木和石头不具价值和意义;但若看到的是老虎、女子,或具备某种

意义的事物时,那就与前者不同了。若一只公狗看到一位美女,美女对牠并无意义,但换成一名年轻男子看到美女,那美女对他来说就很有意

义了。在这个例子中,公狗的「看」与缘起无关,而年轻男子的「看」就与缘起有关了。

在此我们所谈的是人──能观看的人,不论何时,当眼睛观看时,便会很自然地看到周遭的事物,若所见的事物不具意义,就与缘起无关

。也许眼睛所看到的是树木、野草、石头,这些东西在正常情况下,不具任何意义,但也可能看到了钻石、神圣的石头或具有特殊意义的树木

等,心就会起来造作而形成缘起。因此我们可以下个结论: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和六尘(色、声、香、味、触、法)接触时,六

尘必须对能观看的人具有意义,于此六尘就成为无明、愚痴、迷惑的所依。只有与这样的根尘接触,才会引生识,并从接触当下所生起的识,

相续地发展出行,行就是一种不断起造作的原动力,它将会创造出名色,把观者原本正常的身心瞬间转化成「不正常、发狂」的身心,因此身

心即将受苦。

一旦名色有所改变,眼、耳、鼻、舌、身、意也随之转变成「不正常、疯狂」的六根,相续地引生「疯狂」的触、受、爱、取、有,造成

最后的生,所谓生即是完整的「我」的产生,并且由于取,生、老、病、死或各种苦痛就会立刻产生。

以上是日常生活中的缘起实例,我想这已足够让各位理解缘起了。它是当下完整十一种状况的流转,在一天当中可能就有几十、几百次流

转,而我们并不知道。硬要把一次流转贯通到三世──前世、今世、后世,这是不对的,完全不对!

大家普遍误解缘起,我相信贯通三世的缘起已脱离原始巴利经文的原义了。后面我会把理由说清楚,在此我先总结一下:缘起如闪电般生

灭,制造出心中的苦,而且就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译注二】「自然的苦」是指能清楚地感觉到冷、热等外在自然的刺激,但内心并不执着,所以没有苦感。「缘起的苦」是内心对外界自然

的苦产生执着,而生起烦恼。

佛陀发现并宣说缘起

佛陀发现缘起

接着要来谈谈缘起说的由来,到底缘起说是怎样形成的?在《相应部》佛陀品中,佛陀谈到他出家后六年中修了种种苦行,最后,才发现

我们现在所要讨论的缘起。下面,我将佛说的巴利经文引述出来:

比丘们!当我还没大彻大悟,仍是一位菩萨时,就意识到一切众生都在生、老、死,死了又再生的苦受中,众生不知道离苦(老死)的方

法,那又如何能离苦呢?

比丘们!我生起了疑问:「为什么会产生老、死?老、死的因缘条件是什么?」比丘们!由于我善巧地训练心灵,无上的智见就从心中出

现:

生缘老死,因为有生才有老死;

有缘生,因为有有才有生;

取缘有,因为有取才有有;

爱缘取,因为有爱才有取;

受缘爱,因为有受才有爱;

触缘受,因为有触才有受;

六入缘触,因为有六入才有触;

名色缘六入,因为有名色才有六入;

识缘名色,因为有识才有名色;

行缘识,因为有行才有识;

无明缘行,因为有无明才有行。

过后又以另一种方法重复地思惟:

无明缘行,无明为缘才产生行;

行缘识,行为缘才产生识;

识缘名色,识为缘才产生名色;

名色缘六入,名色为缘才产生六入;

六入缘触,六入为缘才产生触;

触缘受,触为缘才产生受;

受缘爱,受为缘才产生爱;

爱缘取,爱为缘才产生取;

取缘有,取为缘才产生有;

有缘生,有为缘才产生生;

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纯大苦聚集。

比丘们!世人从不曾听过有关纯大苦聚之集的智能、知见、法眼、光明就在我心中涌现了。【译注一】

这就是佛陀在觉悟后所发现的缘起,也可说发现苦的锁链,发现苦是由十一种状况产生的。当与外境接触时,若无明成为自己的主人(失

去正念),当下就发展出识。请别误解识有个什么永恒的主体,事实上,只是在根、境接触时,才产生识。有了识,相续而迅速地发展出行(

造作出新的名色的原动力),这新的名色将会受苦,随之产生助长苦的六入,而发展出含藏着苦的触,相续地发展出促成苦的受,而后便相续

地发展出爱、取、有、生(「我」的出生),至此阶段苦便完全具足了。

就我们所知,在佛教和人类的历史中,佛陀是第一位发现缘起的人,发现缘起后,佛陀就大彻大悟了,这就是经中所记载缘起的起源。

现在所要谈的,一般人较难以理解,但为了使解说圆满,还是必须拿来讨论,那就是在佛陀觉悟后所说的各种教法中,缘起的十一种状况

有五种解说。

【译注一】记载于《相应部》因缘篇,因缘相应,佛陀品(The Buddha Suttas, The Kindred Sayings on Cause, Nidana vagga Samyutta

nikaya II, PTS, p.6-7)。请参见《汉译南传大藏经》第14册,6—10页。

缘起的五种说法

[顺说缘起]

有时佛陀以我们常诵念的方式顺说缘起,从无明直到生老死涵盖所有的十一种状况: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

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纯大苦聚集,这称为缘起的一次流转。这种从开始而说到最后的

缘起,是我们平时最常听闻的缘起,它出现在数百部经典中。

[逆说缘起]

有时则从最后说到最初,本来是从无明开始直到生、老、死,在此却相反地从苦说起:苦是因为有生,生是因为有有,有是因为有取,取

是因为有爱,爱是因为有受,受是因为有触,触是因为有六入,六入是因为有名色,名色是因为有识,识是因为有行,行是因为有无明。这也

是缘起的一次流转,但从最后说到最初,称为逆观;如果从最初说起,称为顺观。这两种说法,比较容易记诵。

[从中间开始而至最初说缘起]

第三种不解说全部的十一种状况,而从中间开始,即四食(段食、触食、思食、识食),以渴爱为助缘。以段食(kabalinkarahara)为例

,段食来自爱,爱来自受,受来自触,触来自六入,六入来自名色,名色来自识,识来自行,行来自无明。这是从中间开始说到最初无明的缘

起。

[从中间开始而至最后说缘起]

第四种是从中间开始而至最后的说法,这种说法以受为起源,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是先决的因缘条件,相续地产生爱、取、有、生,

最后是苦。虽然是缘起的一半,但仍称之为缘起,因它有助于说明苦如何生起。因此,佛陀可以说是依时间、人、事而应机说法。

觉音的《清净道论》中有个很好的比喻说明为什么有四种缘起的说法:犹如有四位都需要一段藤蔓的人,一人可能从根割断,全部都拉来

使用;一人可能从顶端拉起,直到根部取来使用;一人可能从中割断,只拉其下部,取而使用;一人也从中割断,向上而至于顶端,取而使用

。【译注二】采蔓而取之使用的方法,随个人的需求而定,每个人采蔓的方法都不尽相同,然而一切都能受用。这就是《清净道论》中用来说

明四种缘起的比喻。

[在中间的灭尽]

但是还有另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说法,只记载在某些经典中【译注三】,「集」已发展到一半,也就是到达了爱,然后又倒转回「灭」─

─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灭。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我不知道觉音为什么不提这种解说,只有讲到前面的四种。

这种说法比较容易令人困惑,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一旦到爱,就立刻中断而逆转,

由于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灭,纯大苦聚集灭。

这种说法就好比翻掌一样,因正念生起,在中间阶段发生大逆转,就是流转到了一半,我们醒觉过来,不再随缘起而流转下去。因此在中

间阶段生就变成灭,中间的爱灭了,苦就不再生起,这就是缘起中不完整的苦。因为从「集」转变成「灭」,在中间就灭苦了,这也是其中的

一种说法。

若以上述采蔓的比喻来说,就是人从中间抓住藤蔓,将全部都拉来,取而使用。

以上是佛陀所说缘起的五种说法,是佛陀依众生的根机所作的不同说法。

【译注二】请参考叶均译,《清净道论》下册152页,华宇出版社。

世尊有四种缘起的说法,犹如四位采蔓的人相似,从最初或从中间开始而至于最后,及从最后或从中间开始而至于最初。即(一

)譬如四位采蔓的人中,一人先看见蔓的根,他便割断根,一切都拉来,取而使用;世尊亦这样从最初开始而至最后说缘起:「诸比丘,无明

缘行……乃至……生缘老死」。(二)譬如彼等四人之中,一人先看到蔓的中部,他便割断中部,只拉其上部,取而使用。世尊亦这样从中间

开始而至最后说:「……以「取」为缘的是有,以有为缘的是生」。(三)譬如四人中的一人,先看见蔓的尾端,便执其尾端,从尾至根,取

其全部而使用。世尊亦这样从最后而至最初说缘起:「我说生缘老死……无明缘行」(四)在这些人里面的一人,先看见蔓的中部,他便割断

中部,向下而至于根,取而使用。世尊亦这样从中开始而至最初说:「……此等四食以渴爱为因缘,……渴爱是什么因缘?……受……触……

六处……行是什么因缘?……行以无明为因缘……乃至……行以无明为原因」。

【译注三】记载于《相应部》因缘篇,因缘相应,家主品。请参见《汉译南传大藏经》第14册,85—87页。

缘起各支的解释

现在要详细讨论缘起的每一支,以便使各位正确地了解缘起。能背诵缘起经文的人是非常好的,因为这样会比较容易理解缘起,而对于不

会背诵缘起经文的人,我就爱莫能助了,因为今天我已经决定要来解释缘起,至于受益多少,只得因人而异。在此我就从无明支开始,来谈谈

有关缘起的特质。

[无明]

无明是什么?无明即是不知「苦」、不知「集」、不知「灭」、不知「道」,这四种无知称为无明。有了无明则会衍生行(无明缘行)。

[行]

行是什么?佛说:「比丘们!有三种行──身行、口行、意行。」在巴利经文中佛说的行(sankhara)被诠释为能激起身、口、意的作用

但在佛学院却依据《清净道论》解释:行是「福行」(punnabhisankhara)、「非福行」(apunnabhisankhara)及「不动行」

(anenjabhisankhara)【译注四】。这两种说法各自相异,但有若干意义重叠之处,需要更详细地说明。

在此必须先明白,喜欢把缘起诠释为三世轮回的人,大多数会将行解释为福行、非福行及不动行。但是在原始巴利经文中,佛陀说的是身

行、口行及意行。有了行则会引生识(行缘识)。

[识]

识是什么?佛说有六种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

将缘起解释为三世轮回的人(就连《清净道论》也如此解说),就得把识解释为结生识(patisandhi-vinnana),而导致后期的论着也把

识解释成结生识,因为他们不知道要如何用六识来解释三世轮回。连解释的人都相信有来生,所以就会把「识」解释为结生识,如此一来就完

全变成两回事,与缘起毫不相干。

佛陀所说的识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但是我们却把识解释为结生识。有了识则会引生名色(识缘名色)。

[名色]

名色是什么?在巴利经文中很清楚地指出,佛说受、想、行、识四蕴为「名」;「色」是四种大种色(地、水、火、风)和二十四种所造

色【译注五】。每个人都教导说:肉、血、体温、呼吸是色体四大,依存于四大而产生的各种特性,如美、丑、男女性的特相等,这四大和四

大所造色合称为「色」。有了名色则会引生六入(名色缘六入)。

[六入]

六入是什么?佛说六入是眼、耳、鼻、舌、身、意。有了六入则会引生触(六入缘触)。

[触]

触是什么?佛说有六种触,即是眼、耳、鼻、舌、身、意的触。有了触则会引生受(触缘受)。

[受]

受是什么?受有六种,就是眼触的受、耳触的受、鼻触的受、舌触的受、身触的受、意触的受。有了受则会引生爱(受缘爱)。

[爱]

爱是什么?爱有六种:色爱、声爱、香爱、味爱、触爱、法爱。有了爱则会引生取(爱缘取)。

[取]

取是什么?取有四种:欲取(kamupadana)、见取(ditthupadana)、戒禁取(silabbatupadana)及我语取(attavadupadana)。这我们

都已经很熟悉了。有了取则会引生有(取缘有)。

[有]

有是什么?有分三种:欲有、色有及无色有。有了有则会引生生(有缘生)。

[生]

生是什么?众生的出生、诸蕴的产生、六入的生起,都称为生。有了生则会引生老死(生缘老死)。

[老死]

老死是什么?老是发苍苍而齿牙动摇,和任何与老有关的一切,如官能迟钝等。死是诸蕴的离散,身坏气绝。

造成缘起难以理解的问题在于语言,一般人所用的语言是日常用语,但缘起的意义并不是日常用语的意思。如生的真正意义是自我的出生

,那只是一种感觉而已,而不是指从母胎中出生。

若谈到从母胎出生,一个人生一次便结束了;但另一种出生(自我的出生)则是生了又生,甚至一天中有好多次出生,这即是由取、有─

─存有「我」的感觉所引生的「生」,一旦有这种出生,就会执着从「母胎出生」的这个身体,因为会担心害怕(身体)出生后(所要面临)

的一切,这就是苦。

一旦有这种出生,就会扩展到担心害怕未来与老、病、死相关的一切。实际上,老、病、死还没到来,我们就先受苦了,因为时常把它视

为「我」老、「我」病、「我」死,等到这些症状果真出现时,那就倍加痛苦了。现在我们时常不自觉地害怕死、害怕老,因为我们以为老会

变成「我」。

如果没有「我」,一切老、病、死就不具任何意义了。因此,缘起的一次流转,不论是获得满意、不满意或不知满不满意的东西,只要执

着任何一种,就是苦。

【译注四】请参考叶均译,《清净道论》下册162页,华宇出版社。

【译注五】二十四种所造色是: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女根、男根、命根、心所依处、身表、语表、虚空界、色轻快性、

色柔软性、色适业性、色积集、色相续、色老性、色无常性、段食。

请参考叶均译,《清净道论》下册12—22页,华宇出版社。

缘起用语中的有与生

现在,我们谈到最重要的事,那就是关于缘起用语的涵意。

这个用语的涵意是从法的语言而来,也就是「见法」的人所使用的语言,而非根据一般不懂佛法的人所使用的日常用语来解释。我已经说

明过这两种语言的不同:日常用语是不懂佛法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所用的语言;而缘起的语言则是法的语言。接下来我会依序说明清楚。

如果我们以日常用语来说明缘起,就会产生许多混淆不清且无法理解的情况。就以佛陀在菩提树下证悟为例,他的觉悟就在摧毁无明,也

就是无明的止息。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那么为什么佛陀却未死?想想看,佛陀在菩提树下大彻大悟时,无明就止息了

,随着无明的止息,则造作的能量──行(sankhara)──也灭了。然而当时佛陀为什么没有死于菩提树下?因为缘起的用语是法的语言,所

以「生」和「灭」这两个字不是表示肉体的生或死。

当这些名词被误解时,一次缘起的流转就被认为与两个生有关:

一是名色的生(父精母血和合),一是来世的生。如果有两个生,那么缘起就被认为是贯通三世:过去世、现在世和未来世,这时一次完整的

缘起就被拆散搅乱了,而不符合缘起的说法。可笑的是,虽说有两个「生」,却不敢说两个「死」,因为人们还不了解如何死两次的缘故。

有和生这两个字,在缘起中并不是指从母亲的子宫生出来,而是指从执取中生出,且发展出「我」的感觉,这才是生。在巴利经典中有清

楚的记载可以证明。

经中记录佛陀的一段话:「于受欢喜者,即取也。」【译注六】意思就是当触使受发生时,无论它是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都有「喜

」【译注七】在其中,这就是取。任何「喜」就是取,因为「喜」是执取的所依,有「喜」的地方就一定有执取。

「喜」指的是着迷或满足。根据佛陀所说,「喜」就是取,当我们满足于某种事物时,就表示我们执着那件事物。在受中一定有「喜」,

所以「喜」即是取。因此当我们有了受,当下就有「喜」,也就有取:「有取就有有,有有就有生,有生就有老死,就是苦。」

这表示有和生来自于受、爱、取,并不需要等到死后投生才产生。有和生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在一天之中,不知会发生多少次:一旦存有

与无明相应的受,就会产生某种着迷的「喜」,这就是执着,接着发展出当下的有和生。因此当下就有所谓的有和生,一天当中不知产生多少

次。

有和生这两个字必须以法的语言来解释,法的语言就是「见法」的人使用的语言,而不是以日常用语来解释。在日常用语中,必须要等到

死后才能再生,再一次出现有和生,也就是说人类肉体只能生一次,然后死去入棺,才有新的有和生。但就法的语言而言,一个人可能在一天

中出生好多次,每一次产生「我」、「我所有」,就称为一次的有和生,一个月内可能是数以百计,一年中数以千计,一生中则可能是成千上

万的有和生。因此我们必须认识生活中的有和生,每天就有好几回合的有和生。

我们可以马上看出,缘起是此时此地的事,而不是等死后或贯通三世,才算一次运行。事实上,在一天之内,它将可能运作许多次,每当

有受、爱、取,就会产生有和生,而完成一次缘起的流转。缘起不断地在每人每天的生活中运作,就像前面所提的落榜考生,或因男朋友而烦

恼的年轻女孩,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例子。

剩下的问题是,我应该如何解释,才能让你们了解在受出现之前,就已具足了无明、行、识、名色、六入和触。

这并不算困难,罪魁祸首就是受。我们都已经很明白受是怎么回事──它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不断地发生。但如果你想知道更详细的受,就

得往回推溯:受来自触,触来自与境相应的六入(专为该境而造作的六入),六入来自名色(专为该境而造作的名色),名色来自某一识(专

为该境而造作的识),识来自行)专为该境而造作的行),行来自无明。无明则为这一轮转的开端,只要去除无明,其余就不会发生,也就是

那将要受苦的名色、六入、触、受都不会发生,反而只是无苦的现象。因此只要有无明,就制造出受苦的名色、六入、触和受。

我再一次强调并且提醒各位,要仔细了解日常用语和法的语言二者之间的不同。生这个字在日常用语中的定义,是从母亲子宫内生出,但

在法的语言中,生是指某种事物的生起,它的作用是会产生苦,也就是说以无明为基本原因。就如此刻名色还未生,因为「我」、「我所有」

还未发生作用,虽然你坐着,很专心地听经,但并没有产生爱和取,所以缘起尚未发生,只是处于自然的状态罢了。至目前为止,所有我提到

的都是为了让各位先了解,缘起使用的是法的语言,它是有特别意义的,不要与日常用语混淆了,否则就会产生误解,尤其是生这个字。

【译注六】记载于《中部》双大品爱尽大经(《汉译南传大藏经》第9册,359页),及《中阿含经》第二○一经后品嗏帝经(《大正藏》第

1册,767页下~768页中)。

【译注七】喜(nandi)意指耽着、欢喜,以贪心耽着于乐受,以瞋心耽着于苦受,以痴心耽着于不苦不乐受。

缘起是四圣谛

我想告诉各位的另一个重点是:缘起其实是更详尽的四圣谛。缘起的流转──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

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病死,忧悲恼苦,纯大苦聚集──相当于四圣谛的「集」。

缘起的还灭──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

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纯大苦聚灭──相当于四圣谛的「灭」。

佛陀在其它地方也以同样的方式说明苦及灭苦的方法(八正道),缘起是更详细说明的四圣谛。它不只是简单地由爱引生苦,而把苦的生

起分析为十一种状况来说明,同样地,也用此十一种状况来说明苦的灭,不只简单地说明爱灭,而是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等十一种状况

灭尽,这就是详细且广泛的解释。所以,缘起就是四圣谛。

以违反缘起法则的方式解释缘起

缘起中没有自我存在

现在我们来看看一件极重要的事──被错误解释的缘起既不属于佛教,也没有什么好处,说实在的,它只导致伤害。

将缘起解释成贯通三世是错误的,绝非依据巴利经文的原则,无论是根据经文的文字或意义来判断,都是错误的。

如前面所提到的,根据经文,佛陀说缘起是相依相续的,其中并未加入任何东西。缘起始于无明,继续发展直到最后受苦,在其中并没

有掺杂任何东西,掺杂任何东西就是违背经文的原则。

根据佛陀教诲的意义来看,我们很容易就可看出贯通三世的缘起说法是错误的。佛陀教导缘起是为了摧破邪见,破除人们对「我」、「人

」、「众生」的执着,所以才说明缘起是辗转相续的十一种状况的连结,其中并没有自我的存在。

现在有人将缘起解说为同一主体贯通于三世之中:一个人过去世的烦恼,会导致今世某一时刻受业报;而今世的业报又会产生新的烦恼,

导致来世受业报。

当缘起被如此教导,就会演变成有个自我、灵魂、众生或人在轮回流转,就如同渔夫之子嗏帝比丘陷入邪见的例子。佛陀教导缘起,是为

了不要让人们存有自我,相反地,我们郄教导有个自我。佛陀已经很清楚地把原理说出来,我们郄偏偏重新创造出有个自我的解释。

因此,我们要拿「四大教法」(mahapadesa)做为判断的准绳,它告诉我们,若以自我存在的观点解释缘起是错误的,因为佛陀教导「无

我」。因此若你能认识到缘起没有自我存在,才是正确的,如果你认为有个自我或缘起贯穿三世,就是错误的,这将会误导大家产生有「我」

的观念。如果直接以巴利经文的原则来解释,缘起是辗转相依相续的,别对巴利经文有任何修改,就不会产生自我,这才是正确的。

错误的解释何时产生

好!继续来谈谈,为什么会产生错误的解释?它在何时产生的?

现今,泰国、缅甸及斯里兰卡都依据《清净道论》这部论着的解说方式来教导缘起,西方学者也完全接受这种延续三世的观念而高谈阔论

。简单地说,凡是有佛教徒的地方,都同样教导着延续三世的缘起。我正在努力说明,缘起绝非延续三世,虽然这些与众不同的话也许会引起

全世界的反弹,但是我们依然要说明这个错误的解释如何产生,它又是何时开始的。

很难知道这错误的解释是何时开始的,但错误很容易被发现,因为它违背原始巴利经文,违反缘起要摧毁自我观念的目的,因此可以认定

它是错误的。过去的一位泰国僧王桑柯拉(Somdet Phra Sangkharaja)认为错误的解释始自一千年前。他不相信缘起延续三世的说法,而教导

人们缘起只是一世的流转,但他并未十分确定,所以这件事情就被搁在一旁,而没有深入探讨,然而他坚持认为,缘起已被错误解说了一千年

。我赞成僧王桑柯拉这点看法,但我想再另外说明的是,这个误解可能超过一千年,因为《清净道论》这本论着已流传一千五百年了。

《清净道论》以三世的观点来解释缘起。觉音在《清净道论》中指出,这本论着依据传统的解释写成,后面我会引用这段觉音所说的话。

如果他在一千五百年前撰写《清净道论》,那么这种错误的解释在更早于一千五百年前就必定很流行了!依我看,可能在第三结集,即佛历三

百年(公元前二四三年)之后就开始了。所以,这种错误可能已经有二千二百年了,而不是如桑柯拉所说的只是一千年,过后我会交待清楚。

如果你想知道确切的日期,则需要考古研究的证据,那将是件满困难的事。而我们现在必须知道的是,为什么会有错误的解释?希望各位

好好听着,佛陀所教化的原则,是不可能贯通三世的,但为什么会出现贯通三世和有个主体的解释,以致脱离佛陀教法的轨则呢?

我假设这样的误解可能是在不知不觉中产生的,因为无知与误解,人们就开始猜想、推测法义,他们并没有企图故意作错误的说明。如我

们所知的,甚至佛陀都认为缘起甚深难解,佛历三、四百年左右,人们已经不了解根本的教理,他们的思想开始与原始法义产生分歧,分歧愈

来愈严重,直到后来完全背离。由此可看出,没有人故意引生错误的见解,而是无知使然啊!

现在让我们再以另一种方式来看,佛教内部可能有条害虫正在一点一点慢慢地咬噬它【译注一】?可能在佛教中有个叛逆的内奸,故意

把佛教的根本原理──缘起,扭曲为印度教或婆罗门教中的常见。佛陀所教导的缘起绝对不主张有一个自我、灵魂、梵我(atma)或其它类似

的东西。如果有人把佛教的中心思想──缘起,解释成贯通三世或有个主体,那么他就能成功地同化佛教。

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存心不良的人或团体,那就表示他们故意如此解释缘起,制造出让佛教产生「主体」观念的机会,这样婆罗门教就能间

接而迅速地并吞佛教。这是我从负面的角度推测的。

另一种推测是,可能有轻率或愚蠢的人以有限的知识,去解释自己还不能了解的缘起,由于他还不了解,就可能无法察觉错误。不管事实

是不是如此,也无论是有意或无意,结果缘起都被扭曲了。

【译注一】佛门常语:「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是指狮子为森林之王,所向无敌,但自身之虫儿却可以咬啮狮子之肉,直到死亡。比

喻唯有佛教教义宣扬的真理,可以震伏世间一切邪见,但却不敌佛门内部不肖份子的侵蚀,甚至灭亡。

错误地解释缘起,使佛教衰灭

你知道为什么佛教会在印度消失吗?不同的人会提出不同的解释。例如,因为外敌入侵压迫佛教。但我不认为是这样,我想佛教从印度消

失的主因是因为佛教徒错误地解说法义,将佛教的中心思想──缘起,解释为印度教或婆罗门教三世轮回及梵我的思想。我相信,这才是使佛

教从印度很快消失的真正原因。当缘起错解为有个主体或自我时,印度的佛教就完全消失了,而且什么都不遗留,只是印度教的附属品罢了。

错误的解释必定是从一些这类的情况开始,而这事件是不是有意造成的呢?这就难以得知了。婆罗门教为佛教之敌且想并吞佛教是一个事

实,因此很可能有人故意要毁灭佛教,我无心诽谤婆罗门教,但是这种推测的可能性很高。佛教并不主张常见,它不说有个「人」、「我」或

「众生」,没有「人」在生死轮回中流转。佛教中无「人」、无「众生」,但现在既然把缘起解说成贯通三世,就有个流转其间的「众生」或

「人」,这实在是佛教真正的灭亡!

在《清净道论》以前,没有任何可依据的文献记载结生识是缘起的开端,接着产生新的有,并在果报之后随着烦恼招感来世。这样清楚的

文字证据是在一千五百年前,只有在《清净道论》中,才出现三世轮回和结生识的记载。

如果你要《清净道论》之前的证据,则应该到第三次结集会议上去找。那时某些所谓「假的僧人」被命令离开僧团,而那些「真的僧人」

则不必,在筛选过程中,僧人被要求表达对佛法的观念。如果有任何僧人不是「分别论者」【译注二】,未把生命分析为缘生法、蕴、界、六

入,而像渔夫之子嗏帝比丘一样,认为有个轮回生死的主体,那么他就会被视为「非分别论者」,而因抱持常见的邪见,被逐出僧团。

也就是说,在第三次结集时,那些认为有个主体的僧人被去除僧籍,只留下那些不这样认为的僧人。我们由此可知,常见始于二千二百多

年前的第三次结集,那时有许多人伪装成佛教僧人,他们认为有个主体或自我,这个事实本身就足以被视为是导致佛教教团以自我来诠释缘起

的根本关键。虽然这些僧人被逐出僧团,但很可能仍然有些人(僧团中或僧团外都有)相信有个自我,并以此教导别人。

总之,我很想说明,在佛历三百年第三次结集之前,基本教义还保持纯正。但从那之后,佛法渐渐倾向主体、自我的观念,而开始变得模

糊不清。错误的佛法就从当时开始传播,如各位所知,佛教最后从印度消失了。然而为什么耆那教【译注三】,或更适合称为塞那教(Saina)

,却没有从印度消失?那是因为它的原始教义从未被改变过。

佛教的基本教义从主张「无我」转变到有「我」时,佛教便消失了,自我的观念进入佛教当下,佛教随即自然而然地从印度消失。这就是

缘起被错解的现象,而文献证据则是由《清净道论》开始。以上我所要说的是,缘起的诠释在何时开始违背佛陀本怀。

【译注二】「分别论者」是指锡兰上座部的大寺派。

【译注三】耆那教(Jaina)印度裸体的苦行主义者。

解释错误的原因

非恶意地错误解释缘起是由于缺乏智能的无明所造成的,并不像有些人如狮子身中虫一样故意咬噬佛教。会解释错误是因为只懂日常用语

,而不懂法的语言,当我们对胜义谛的理解能力逐渐消失,只能了解世俗谛,而依着世俗谛来阐明缘起,常见便出现了。因此,我们必须清楚

地分辨法的语言和日常用语,尤其重要的是所谓的「人」和名色这两个名词。

如果我们说的是日常用语,即一般人使用的语言,则我们每个人都称呼自己是个「人」,如果我们使用法的语言,就不说是「人」,而说

名色或身心。无论你称呼它是「人」或名色,并没有实质的差别。但原来的问题仍然存在:「人」或名色,它多久生灭一次?它如何生灭?

[名色的生灭]

如果你问这两个问题,有三个不同层次的答案可以回答:

一、名色在每一刹那间生灭。但这种解释几乎没有人知道或想知道,甚至认为不需要知道。我们的名色、身心在每一刹那间生灭,这是使

用阿毘达磨的解释。心生起后就相续地在有分心(bhavanga-citta)之间生、住、灭,而一个生、住、灭的流转,就称为一刹那,它比一眨眼

的时间还快。根据这个意思,名色或「人」在每一刹那间生灭,其速度快得无法以嘴巴计算。【译注四】

名色或「人」在一刹那间生灭,这种解释和电流的高频率解释类似。当电流通过一个连续不断的电路,就产生电击,这些电击可能在一分

钟内即有上千个,迅速到无法辨识的程度,就因为它们发生地这么快速,使得灯泡发光而不见闪烁。一念间也是如此快速,当它们迅速而紧密

地连续发生,我们就无法感觉它的生灭。我们必须依据详密的心理分析,才能了解名色或「人」其实是在每一念间紧密、连续、迅速地生灭,

比电流还要快速。但是这种生灭和缘起没有关系,缘起并非指这种生灭。

每一念的生灭只是单纯机械化的心理过程,这是多余且繁琐的阿毗达磨知识,与缘起无关。阿毗达磨用来表示生的这个字不是缘起中的生

(jati),而是生起(uppada)──意思为「生」或「导致存在」,其流程是生起(uppada)、滞留(thiti)、坏灭(bhanga),或生、住、

灭。生起(uppada)和生(jati)相似而不相同。以上是名色或「人」的一种解释:迅速且紧密连续着的生、住、灭。

二、另一种说法是一般人的解释,就是名色从母亲的子宫出生,在棺材中灭去,它存在的状态可以是八十年或一百年那么长。在这八十年

或一百年里,只有一次生灭,即一次生死。根据这第二个有关生灭的解释,「生」和「死」这两个字,在八十年或一百年的时空里,只用过一

次。依这种日常用语的解释,名色或「人」在生死之间,存在八十至一百年。依据繁琐的阿毘达磨语言解释,一个人的生和死,迅速到无法计

算,但日常用语所说的生和死却长达八十到一百年,让人等不及去算它,算一次生,要等到一百年后,才算一次死。阿毗达磨语言和日常用语

反应出两种极端的见解。

三、现在另有中道的解释方式,它是以我们此刻所关切的缘起语义加以解释。生和死,在缘起语义中,表示某一个受的产生,而后接着爱

、取、有、生,这种生灭是来得及计算且可清楚观察到的。当我们心念产生「我」的意识,就产生了一个有和一个生,它是可以计算的,如果

有个人很精进,他可在某一天观察、记录有多少个「我」的产生,然后在第二天和第三天,重复去观察和记录。这种生灭的解释不是迅速到无

法计算,也不是仅仅从母亲的子宫生出来,而后在棺材中死去,这是以「我、我所有」来解释名色或「人」的生灭,而每一次「我、我所有」

的感觉都由无明所造作。

这种名色是由无明所造作。无明蕴酿了对「我、我所有」的执着,最后导致苦的生起,这就是一个生和一个死,这种名色的生灭就像前面

提到的例子,是大家可以在周遭环境中观察到的。依这样的解释,一天之内就会有许多的生和死。所以,请明白缘起语言的生和死这两个字,

有个特别的意思──即「我」的生和死。不要将这个解释和阿毘达磨语言的繁琐解释,或从母亲子宫中出生是「生」,进入棺材是「死」的日

常用语解释混淆了,如果对这三种语言混淆不清,就无法确实了解缘起的意义。缘起应以中道的方式解释,它并非迅速紧连到无法计算,也不

是分散(或分开)到一生中只有一次生和一次死。缘起是指每一次执着于「我」的生和灭,此外,是要让我们了解这种生和灭是缘生法,只是

相互依存的自然现象,「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

任何一个所谓的「人」,都只是在某一时间内、某种情况下的缘生法,不要让它成为一个自我、主体、梵我或任何类似的东西。它只是一

个辗转相依的自然现象,发生、然后消逝。如果你要称它为「人」也可以,或称它为名色、身心,它们都一起发生,只是个缘生法,由于无明

、爱、取,使「我」的意识生起,就造了一个「人」。我们必须杀死这种「人」,除灭这种「人」,果真如此苦便结束了。因为这种「人」是

苦的根源,佛陀教导缘起是为了要防护我们生出这种「人」,能够防护也就不苦了。这就是缘起语言中所谓的生和死。

[物质的生灭]

另外还有一种关于生和灭的解释,那纯粹是一种物质的生灭,我们不认为它有思想或感受,就好象野草的生和灭,这种生灭是另一种情况

,它与无明或取无关,不要把它和缘起混淆了。野草有生命,有生也有灭,但与无明、爱、取完全无关,野草的生灭是另一种的生和灭,不要

把这些不同的解释混淆在一起。如果我们知道「人」(即缘起的语言所谓的名色)的生和灭,那就够了,我们知道这些不同的意义,是为了要

能够辨别它们。但一定要确信,原始巴利经文中佛陀讲述的缘起并没有被分为三世,而是日常生活中的事情,一天中可能发生好多次。

现在不可能说出谁是第一位以贯通三世解释缘起的人,或何时开始有这样的解释,虽然最早的文献记载于《清净道论》,但可确定的是,

在此书之前贯通三世的缘起说就已经存在了。如果你想更详细地知道这种教法,去打开那些教导缘起的佛学院所使用的书籍以及《清净道论》

,你就会发现延续三世的缘起解释。一般人所教导的缘起是:无明和行是过去因,即前世的因;识、名色、六入、触和受是今世的果;爱、取

、业有(kamma-bhava)是今世的因;最后,生有(uppatti—bhava)以及生、老死就是来生的果,这样便形成了三世。

再复习一次,我们看到十二支被切割如下:前两支被列为前世,接着在中间的八支被判属今生,最后一或两支则是来世的果,这一系列延

续三世。有三个连接点被称为「连结」(sandhi):其中一个是介于前世和今世的生之间;另一个是在这一生的中间,介于因和果之间;最后

一个连结今世和来世的生。然而奇怪的是,这个说法使用「遥远的时间」(attha)这个字来连结三世,所以便产生了遥远的过去世、遥远的现

在世和遥远的未来世。但这不符合巴利经文,因为巴利经文从未把现在称为「遥远的时间」,只有过去和未来有「遥远的时间」的记载,即指

遥远的前世、遥远的来世,但若指称「现在」就不用attha这个词。然而现今,人们将attha直译成「时间」,用来表示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

这十二支是以惑、业、异熟来区分。无明是过去的惑,行是过去的业;识、名色、六入、触和受是现今的业报,爱和取是今世的惑,业有

是今生的业,它发展出未来;生有以及生、老、死是来世的业报,就这样解释前世、今世、来世。这就是一次缘起流转贯通三世的说法。想一

想吧!

关于这点,过去有位泰国僧王桑柯拉相信这样的解释已被错误地教导了一千年,但他并不确定该如何正确地解释,据他推测,缘起或许应

该只在一世中。我想我是个固执的小孩,因为我坚决支持巴利经文的解释──缘起中一次心理活动的流转就如闪电。当它因为无明力量而起造

作,就被称为一个流转或一个轮转,因此在一天之中,缘起就会发生很多很多次。

将缘起解释成贯通三世是错误的,它不符合原始巴利经文,因为它提出了自我、梵我的错误观念,这是常见。而且伤害最大的是,它没有

为任何人带来任何益处或用处。

将缘起解释成贯通三世是完全没有用处的,因为它不能落实在修行中。不能修行的理由是因在前世,而果在今世,如果因在前世,而果在

今世,那能解决什么问题?如果今世的因导致来世的果,除了如痴人说梦空有收获外,又能带给人们什么好处?

而且,三世的解释不符合「法」的准绳:「直接体验,当下可以得到成果,让大家一起来看,向内观照,智者亲自体证。」它引进常见的

灵魂或自我,这是错误的,完全没有益处,无法用来修行,所以放弃这样的知见以及观念,让我们回到原始巴利经文吧!这些经文在文字和意

义上才是正确的。

【译注四】参考论师阿耨楼陀造,法舫法师译,《阿毗达摩摄义论》分别摄毗提品第四。《大藏经补编》第7册,813–816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4-23 05:55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