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佛教旅游 天下寺院 查看内容

澜沧江边的觉扎寺

2010-12-25 08:4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37| 评论: 0|原作者: 佛缘资讯|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蓝天白云下的觉扎寺大经堂供奉在觉扎旧寺里的西夏洪鼻人像镂刻着龙形图案的铜钹。看守觉扎旧寺的僧人向记者展示记载寺院建筑的古藏文书籍矗立在海拔4000米高山上的觉扎旧寺澜沧江的上游流经青海省最南端的囊谦县。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蓝天白云下的觉扎寺大经堂

供奉在觉扎旧寺里的西夏洪鼻人像

镂刻着龙形图案的铜钹。

看守觉扎旧寺的僧人向记者展示记载寺院建筑的古藏文书籍

矗立在海拔4000米高山上的觉扎旧寺

澜沧江的上游流经青海省最南端的囊谦县。在该县的觉拉乡境内,澜沧江是一条恬静而舒展的河流,在河流两旁,耸立着青灰色的觉扎神山。

关于觉扎神山,藏传佛教有着这样一种说法:觉扎山是莲花生大师加持过的神山,山上有很多神秘的东西,其中建于800多年前的西夏古寺———觉扎旧寺就是其中之一。

觉扎旧寺

和西夏皇室的渊源

澜沧江流出觉拉乡乡政府所在地后,就进入了觉扎寺所在的村庄。澜沧江南岸的吉江山,遍布着觉扎寺的经堂、佛学院,以及一些高僧闭关修行的山洞。

觉扎寺是藏传佛教拔戎噶举派目前最大的寺院。洒嘎活佛是觉扎寺里一位最富有传奇色彩的活佛。活佛在吉江山上最高的一座房屋内已经闭关修行了几年,将终身不再出门,就是寺里的其他活佛也难见他一面。从西藏、四川以及青海其他省区来求见洒嘎活佛的人很多,但活佛基本都是不见的。由于丹求达哇堪布的举荐,活佛这次不仅接见了我,而且还安排了两次机会。

会见期间,洒嘎活佛特意嘱咐我要去觉扎山上古老的觉扎旧寺看看,他说那是当地口传、以及藏文典籍中记载的西夏时期的寺院,主持修建寺院的热巴噶布本身就是一位从西夏回来的高僧。

记者在《觉扎寺简介》上看到:“从第一世法王拔戎达玛旺修、第二世法王德师热巴到现在的30多个拔戎噶举派的高僧大德,他们就像一条黄金链条,没有中断地在此苦修、传承、弘扬显密佛法。尤其是德师热巴应西夏皇帝邀请,前去西夏国传教31年,创建了无数寺院并培育了无数弟子,并被西夏皇帝奉为国师、帝师。德师热巴之后,又有拔戎噶举派的亲传弟子前往元朝内地传教,被皇帝奉为国师,所以,在宋朝、西夏、元朝三个历史时期,以及汉、蒙、藏三个民族地区都有极大的影响和显着的权威,作为觉扎拔戎噶举派的根本寺,觉扎寺的历史意义也在于此。”

西夏到第五代皇帝仁孝时期,大力弘扬佛教,当时正值藏地噶举派兴盛时期,仁孝皇帝的使者便前往藏地迎请噶举派法王都松钦巴到西夏传法,都松钦巴因为年事已高,加上路途遥远没能去成,便派弟子热巴前往西夏传法。热巴在西夏深受皇室和宗教界的敬崇,被西夏皇帝封为德师、帝师,所以,就有了德师热巴、帝师热巴的叫法。德师热巴从西夏回去后,在觉扎神山发现了一处地方,便嘱托自己从西夏带回的弟子热巴噶布负责修建,这就是洒嘎活佛所说的觉扎旧寺的来历。

觉扎旧寺探秘

由于积雪融化,通往觉扎山上的简易土路无法行车,觉扎孤贫学校的尕玛老师和厨师仁达骑着借来的摩托车,带着记者跨过澜沧江上的简易铁桥,绕到江北边的觉扎山脚下,才找到一条上山的小路。我们沿着几近60度的山坡,沿着S形山路往上爬。山路异常颠簸,上到半山坡时,记者的相机镜头盖都被颠掉了。

山顶上,新修了一座供僧人们闭关修行的修行中心。古老的觉扎寺就在旁边。

看守的僧人指着一座由石头砌起来的古老寺庙说:“它已经近800年了,是西夏时期派人来修建的。”

说完,这个僧人拿出一本古老的藏文书籍,翻到相关的一页后,便向记者逐字翻译。

这段话的大概意思是:这个寺院修建于800多年前,是西夏皇帝的使者来到这里后,受德师热巴的神示修建的。

此前,记者曾拜访过觉扎寺的阿丁活佛,阿丁活佛曾告诉记者:“觉扎寺与德师热巴从mi nia(藏地书籍和藏地人都称西夏为mi nia)回来后在觉扎山修行有关。从mi nia回来后,德师热巴把在那里的经过写成了书,叫《噶本》。他和弟子们在康区建了22座寺院,其中不少是在囊谦县内。西藏的那曲地区就有11个。囊谦县内有着名的拔戎18寺,觉扎寺是最有名的。”

记者又查阅了《青海通史》,该书第251页这样记载:“公元11世纪后,噶举各支系在今青海玉树一带传教建寺活动异常活跃,其中止贡噶举、周巴噶举及叶巴噶举等支派都在青海南部建有寺院。拔戎噶举创始人达玛旺秋的弟子德师热巴(1128~1201年)曾长期传教于西夏,是西夏皇帝的灌顶师。” 洒嘎活佛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补充说:“当时统治今天囊谦县及其周围地区的是昂欠国王,他和西夏皇帝的关系很好,德师热巴返回时,西夏皇帝派人护送他到这里。在得到昂欠国王的允许后,德师热巴在囊谦县境内修建了18座拔戎噶举派寺院,目前有7座仍在,2座已经找到遗址,有9座还在寻找之中。觉扎旧寺就是保存下来的7座之一。”

在觉扎旧寺里,记者看到:神座上面,供奉着藏传佛教的众多尊者,其中左右两个下端,都供奉着西夏时期的供养人像。

返回玉树州后,记者专门就此请教了青海省玉树州佛学院的院长、大堪布丹求达哇(给当地活佛、僧人传授佛法者,相当于内地高等学府的大教授)。丹求达哇大堪布告诉记者这是一个重大发现,从侧面印证了这座古老的建筑确实是西夏时期修建的且带有明显西夏风格的建筑。

镇寺之宝,

是西夏皇帝赏赐的法器?

对于记者的这次探访,觉扎寺的大堪布、玉树州佛学院院长丹求达哇、觉扎寺的洒嘎活佛、觉扎寺佛学院的尕改老师等人,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和支持。

丹求达哇对记者说:“西夏皇帝在德师热巴和热巴嘎布返回藏地时,赏赐了他们不少佛器,如今在觉扎寺里,仍保存着这些古老的器物,这些珍贵文物能够证实西夏皇帝对当初建寺的重视程度。”

通过走访,记者得知那些珍贵的器物存放在一个隐秘的地方,这个地方由5个德高望重的喇嘛、经师掌管着钥匙,一人一把,只有5个人聚齐了,才能打开收藏那些珍贵器物的房间大门和里面的柜子。

幸运的是,经洒嘎活佛的授意,那5个掌管钥匙的人都在记者到达后齐聚到了珍藏器物的地方。他们拿出各自的钥匙,打开了门,然后又打开了里面的巨型玻璃柜,而后小心翼翼地从众多珍贵器物中拿出与西夏有关的器物。并请记者鉴证、拍照。

在这些珍贵的文物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几对钹,其中年代最晚的是一对印着“明代制造”字样的明代器物。僧人们说,西夏皇帝赏赐的钹是里面最精美的一对。记者看到,这对铜钹上镂刻的龙形图案仍然十分清晰。

记者在查阅大量历史资料后得知,古代中国是不允许在民间器物上刻龙并使用的。所以,那对刻有龙形图案的钹,显然是皇家器物。

丹求达哇大堪布又对记者讲道:文革期间,寺里珍藏的西夏皇帝的赏赐诏书、刻有西夏文字的佛经都被烧毁,他的师傅偷偷地将这一对钹放在青稞下面,才免于被毁。

此外,觉扎寺里还珍藏着西夏皇帝赏赐的一只白海螺。据寺里的僧人介绍,另一只白海螺现被保存在拉萨的大昭寺里。

目前,这些珍贵的文物成了觉扎寺的镇寺之宝,也成了这里和西夏王朝素有渊源的明证。

藏文文献《贤者喜宴》、《安多政教史》等书对这段历史亦有很大的补充说明:

噶玛噶举派始祖都松钦巴(公元1110~1193年)曾长期在东部康区传播教法,影响极广,西夏第五代皇帝泰呼(藏文音译)闻其声名,极为敬仰,遣使入藏邀请,都松钦巴未能前往,派其弟子格西藏索哇前往西夏。西夏皇帝奉之为上师,听受藏传佛教经义、仪轨,并组织力量大规模翻译藏文佛经。后来都松钦巴在他所建的楚布寺修造贝登哲蚌宝塔时,西夏皇帝泰呼供献了鎏金塔身及华盖等物,此塔至今仍存于楚卜寺。而赏赐的另外一些器物被收藏在觉扎寺。同时,寺里还珍藏着忽必烈赐给隆热帐巴坚赞的佛陀12岁等身铜像,明代朝廷赏赐的法螺、18部黑纸金字大藏经、象牙精刻的金刚亥母像、象征德师热巴权力和法力的证章,以及德师热巴的塑像等文物。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2-18 23:22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