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佛教新闻 内地 查看内容

掌中解脱:思惟地狱苦

2010-11-29 00: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87| 评论: 0|原作者: 帕绷喀仁波切

摘要: 庚一、思地狱苦思惟地狱苦又分四小节:辛一、思大有情地狱或热地狱苦热地狱的地理位置:印度金刚座下面三万二千腧缮那(7)的地方为“等活地狱”,再往下每隔四千腧缮那为其他各个热地狱。热地狱中所有地基和山脉全由...

庚一、思地狱

思惟地狱苦又分四小节:

辛一、思大有情地狱或热地狱

热地狱的地理位置:印度金刚座下面三万二千腧缮那(7)的地方为“等活地狱”,再往下每隔四千腧缮那为其他各个热地狱。热地狱中所有地基和山脉全由燃烧的赤铁构成;在那里,连一块巴掌大的、如人间似的土地也找不到。

如杰·贡唐巴所说:

“寿命无常小睡中,无义苦乐梦纷乱,

忽醒已处地狱内,陷荆棘坑奈何之!(8)”

大凡将生于热地狱的人,临终时会有怕冷的感觉,所以对热生起贪爱,由此引发受生热地狱的业成熟。经验像入睡般的死亡和做梦般的中有过程后,醒来时,此人发现自己已来到热地狱中。

地狱的火力要比人间的火力高七倍。与地狱火相比,人间火的热度就像“果希夏”旃檀水那般清凉。以前日犍连曾将一点点热地狱的灰烬带回人间、放在海边,当地所有人都热得受不了。那些受生在烈火中央的有情,如果他们身躯短小,马上被全部烧焦也就算了,偏偏他们的躯体都如山脉那么庞大:如果他们的皮肤像我们脚底的皮那么厚,也还好,偏偏他们的肌肤幼嫩如喝奶的婴儿。

简单的说,热地狱中有各种无法忍受的痛苦,例如:所烧之身极其庞大的痛苦、如新肉般忍受力弱的痛苦、能烧之火至极炙热的痛苦等等。像这样的热地狱一共有八种:

(一)等活地狱

虽然等活地狱中没有狱卒,然而因为恶业的关系,受生在那里的有情,彼此一见面就会产生嗔怒,手里拿的东西会自动变成武器,互相砍击,彼此身体都被切成一块一块的,最后昏厥倒地。然后空中发出声音说:“愿尔等复活!”同时一阵凉风吹来,散落的骨血重新聚拢,身体又恢复原状,随后故事重演。每天当中,像这种假名为死的昏迷要发生上百次,复活也要发生上百次。

我们现在应该想像自己受生在那里的情景,以及被兵器砍击、昏倒、苏醒等的情形,以生起真切的感受。平时我们只要被小刀剌死一次,就会有不可思议的恐惧和苫楚;而在等活地狱,像这样的事每天总要发生许多次。

等活地狱有情的寿命很长,这也是人间无法与之相比的。《亲友书》中说:

[此间日以三百矛,极猛贯剌所生苦,

此于地狱轻微苦,非喻非能及少分。”

(二)黑绳地狱

从此地狱开始,地狱中出现有名为“阿瓦牛头”、“雅夏猪头”等的狱卒。这些执事狱卒,身躯像山一般高大,眼睛血红,形状十分可怕。地狱有情听到他们叫喊打杀的声音,顿即魂飞魄散,觉得身体好像要碎裂一样·随后,他们会被狱卒逮住,推倒在赤热的铁地上,狱卒用灼热的铁丝在他们庞大的身体上烙下许多线条,烧焦后形成黑色印痕。接着,就像木匠锯木一样,有的狱卒用锯子锯,有的用斧头劈,有的用小斧削,虽然劈开后脱落的肉块和血滴掉到赤铁上面,但仍然和心识相连,能感到疼痛。

受生该狱的因,可以是十不善业中的任何一种,或是用马鞭抽打别人等等。

(三)众和地狱

生在此狱的大多数情况,是属于杀生的报应。地狱有情被赶入二座状如羊头的山中,或是两座如同以前杀生时被害者的形像中,当两山对撞时,地狱有情被挤在中间,无处可逃。当二山分离时,身体又平复如故,像这样不断地被挤压。那里的有情痛苦万状,有的被压磨成粉末,有的像臼里的芝麻一样被研磨,有的被拉入铁的网眼中……等等。

(帕绷喀大师举例说,假如我们现在用手指将虱子杀死,将来我们在地狱中,就会被状如手指的山压死。)

(四)号叫地狱

此狱有情被赶入赤热无门,里里外外都有火燃烧的铁房子里,备受煎熬。他们因为无法脱逃:心里生起极大痛苦而大声号叫。

(五)大号叫地狱

此狱与“号叫地狱”不同的是,它有二重铁室,所以痛苦也加倍增大。他们纵然能逃出一间铁室,也绝对逃不出另一间;心理痛苦则更大。

受生该狱的因是:十不善业中的任何一种,以及无节制地饮酒,经中说:

“饮酒生于号叫处,斟者生于彼近边。”

(六)烧热地狱

此狱有情被燃烧的铁弗从肛门贯穿到头顶,所有内脏全被烧焦,并从口、眼等各窍喷射出火焰·他们又被放在佯铜沸腾的大铜锅里煮,等骨头、关节再度接合,全身复原后,又被放回去煮,如是等等。

(七)极热地狱

此狱比“烧热地狱”热两倍,此狱有情的肉、筋、脉、内脏全被煮烂,只剩下骨骼,然后关节接合、平复如故。有的有情身体细长,被缠烧在扁平赤铁上,有的身上被捆绑上赤热铁丝,全身骨肉像捏面团—样被挤出来;有的被燃烧的三尖叉从肛门贯穿到头顶,他们的舌头被拉出许多腧缮那之外,狱卒拖着犁吧耙在舌上耕耘:有的像书本一样,身体被夹在像经板似的铁板里,各种各样的受苦情形难以尽述。(帕绷喀大师又讲了提婆达多的弟于果嘎里嘎如何在此狱受生的故事。)

(八)无间地狱

无间地狱中的痛苦,要比在它之上的那些热地狱的痛苦大得多,那里没有丝毫的安乐。

当我们将石头或铁放在火里烧的时候,这些东西似乎与火没什么二样。生在此狱

的那些有情,身体与火也分不出来,只有通过他们号哭的声音,才知道那是有情。他们的身体好像供灯的灯芯,火从四面八方、上下及身内十一个方向烧过来,苦不堪言。将“极热地狱”以上三界所有的痛苦加起来,也不及无间地狱的痛苦大,《亲友书》中说:

“正如一切安乐中,爱尽乐为乐之主,

如是一切苦之最,无间地狱苦无尽。”

有人或许会想:“地狱中虽然有这些痛苦,但我们大概不会投生到那里去吧?”但是,谁也不敢做这样的保证。我们没有不堕恶趣的把握,相反的,却拥有许多决定往生地狱的因——“作而未坏”力量强大的恶业。

凡造任何一种严重十不善业的,将受生于地狱;中等的,将受生于饿鬼;轻微的,将受生于畜生。地狱之中,凡藐视别解脱“恶作”罪的,将生于等活地狱;藐视“他胜”罪的,将生于无问地狱,其他应按经中所说依次类推(9)。我们相续中有许多异常严重的过失,如别解脱戒与密宗戒的罪堕,对菩萨起瞠恨心,不敬上师等等。若犯密宗根本堕,在我们以忏悔、防护等加以还净之前,将在无间地狱,待上与此时间长度中刹那数相同的劫数。藐视别解脱五篇堕罪(10)而犯戒者,将依次受生于八大热地狱,这种业我们也已经造了。一旦受生到那里,在恶业果未竭尽前,我们身体与心识的联系是不可能断的,也因此必定会承受极大的痛若,《亲友书》中说:

“如是诸苦极难忍,百俱胝年虽领受,

乃至不善未尽出,尔时与命终不离。’

地狱有情的寿命极其悠长。八种热地狱中,寿命最短的是“等活地狱”。人间五十年为四天王天一昼夜。以这样的三十天算作一个月,十二个月算作一年,四天王天的寿命为五百年。将这五百年加起来算作一昼夜,三十天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年,这样五百年的时间,便是“等活地狱”有情的寿量。换句话说,即是人间一万六千二百亿年(11)。《文殊口授》旧版中说的六百亿是错的,应采用《口授》梅鲁版和“南传派道次第”的说法。

上述那些热地狱,在我们看来似乎远在许多腧缮那之外,但事实上,我们与恶趣的距离只是一息之隔,并非那么遥远。仔细想想,说不定明年或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来到那样的地狱里了。如果真是那样,我们该怎么办呢?现在我们连火灸、针剌都吃不消,又怎能受得了地狱的那种苦呢?像噶当派祖师常说的那样,我们的一只脚虽在人间,另一只脚却已落在地狱大铜锅的锅口了;投生地狱的因我们早就已经具备了。

(帕绷喀大师指出,一旦我们在恶趣中受生,便无法从那里逃脱,也无法找到依靠。所以,我们在堕恶趣之前的余生当中,最上当求成佛;次等当求获悉地:最差也应勤修忏悔等法,以免投生恶趣。)

辛二、思近边地狱苦

热地狱的外边,如铁山围绕般,有四种“近边狱”:塘煨坑、烂尸泥、利刀塘和无极河(12)。

进入近边地狱有两种情形:当热地狱中的有情恶业减轻的时候,他们便脱离大地狱而进入近边地狱:也有一开始就受生在那里的。

(一)牖煨坑

热地狱的有情将脱离那里的时候,会生起逃离的念头,进而夺门外出。然而一出热地狱,便掉进了“塘煨坑”中,膝盖以下全部没入而烧焦,拔出来时又复原,像这样每走一步,腿就要烧焦一次。那些有情承受着这般大苦,怀着解脱的愿望,在火坑中跋涉数十万年之久。

(二)烂尸泥

当他们有朝一日脱离“塘煨坑”的时候,却又连着遇到了“烂尸泥”。他们脖子以下全部陷入泥中,不断地翻滚挣扎,泥中有无数名为“利嘴”的虫子,其嘴尖利如针,将他们的身体扎得像网筛一样,狠命的吞噬他们的肉。像这样怀着逃离的愿望,他们又跋涉了数十万年。

(三)利刃塘

随后,他们又将来到布满刀子的“利刃塘”,那里到处都是如同锋利的铁剑般尖端上仰的利刀。他们将长时间领受利刀割足和刺扎的痛苦。当他们离开那里的时候,又接着到了“剑叶林”。他们错认那些刀剑为树,于是来到树下,不料树叶变成利剑落下来,砍截他们的身体,然后又恢复如初等等,受无量苫。过了剑叶林后,他们又将来到长满无数锋利铁剌的“设末梨树林”。树端有以前恩爱的亲戚朋友在呼唤,于是他们寻声登树,那些铁刺尖端朝下黥割其身,他们痛苦地慢慢爬到树端,不料有可怕的怪鸟等着他们,啄食他们的眼睛和脑髓。下面又传来亲友呼唤的声旨,于是他们又爬下来,这时候铁刺转而朝上,扎入他们的身体,等到爬卜树后,又有狗和其他野兽来嘶咬他们的腿。(帕绷喀大师说,在他们业尽之前,将无数次领受这种登降之苦。并且指出:这三种受兵刃伤害的地区(13)应算作一个近边地狱。)

(四)无极河

当他们脱离那些地方后,便来到了“无极河”。河内具有腐蚀性的盐水和烈火相杂,他们的身体像被扔进沸水中的豆子一样,必须长时间经受水深火热之苦。

由于我们随时可能投生到那些热地狱中去,因此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必须勤作善恶取舍,以期避免投生到那里。

辛三、思寒冷地狱苦

寒冷地狱的位置,在热地狱正北面的同一层次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个地方会这么寒冷的缘故!各寒冷地狱之间,上下相隔二千腧缮那。虽然如此,但是寒冷地狱的雪山高二千腧缮那,尽管间距不同,但各层寒地狱与热地狱仍在同一层面上。

行将投生于冷地狱的人,临终时会希求冷触,于是引发受生寒冷地狱的业成熟。经过如梦般的“中有”阶段后,好像醒来一样,此人发现自己已受生在寒冷地狱。

那里的雪山有许多喻缮那之高,终年没有日、月的光明和火光等·,所以一片黑暗,连手是伸是蜷都看不到。地面上布满冰块,天空中风雪交加,中间寒风呼啸。丝毫没有取暖的火和阳光,及保暖的衣物。像这样的寒冷地狱一共有八种,冶的程度依次递增:

(一)寒疱地狱

因为寒冷而身上起疱疤。

(二)疱裂地狱

寒冷更剧,导致疱疤破裂,流出脓血。

(三)额哳吒地狱

寒冶更甚,身体僵硬如石不能活动,口中除了“阿啾”之外,其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四)郝郝婆地狱

寒冷更剧,不能说话,只能从喉管里略微发生“嗟呼”的声音。

(五)虎虎婆地狱

寒冷更甚,连“嗟呼”声也发不出,只能略微张口,传出牙齿打颤的声音。(14)

(六)裂如青莲地狱

寒冷更剧,身体如死尸一样,颜色变青,随着声响,身体开裂成青莲花状。

(七)裂如红莲地狱

寒冷更甚,身体粉红色嫩肉开裂成红莲花状。

(八)裂如大红莲地狱

寒冷尤甚于前,身体开裂程度更大,犹如百瓣或千瓣大红莲花。

“额哳吒”以下的地狱有情,他们的身体像是塔的镶嵌部分,冻结在雪山或冰原上,全身僵直、动弹下得。而且如《弟子书》中所说:

“无比严寒侵骨力,遍身栗战而缩屈,

百疱起裂生诸虫,嚼抓脂髓水淋滴。”

从他们身上疱疤中流出的脓水,引来许多毒蜂叮咬,掉在地上的血滴等仍与心识相连,所以一直会感受寒冷和皲裂的痛苦。此外,还有罹患各种瘟疫的痛苦。

受生寒冷地狱的因,为固执无业果等邪见,如《本生鬃》中说:

“断无见者于后世,当住寒风黑暗中,

由此能销诸骨节,谁欲自利而趣彼?”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众多[造而未坏”的业,足以投生到那里。例如,抢走他人的衣服,剥夺佛像上的供衣,将虱子等有情活活冻死等。

关于寒冷地狱有情的寿量,《本地分》小说:“当知望于诸大有情、地狱有情,次第相望各近其半。(15)”或如《俱舍论》中所说:

“寒疱狱寿量,如一婆诃麻,

百年除一尽,复后倍二十。”

意为从摩羯陀国量制八十斛(一婆诃)的胡麻筐中,每隔百年取出一粒胡麻,取完全部胡麻所需的时间,才是第—寒冷地狱“寒疱地狱”有情的寿量。

(帕绷喀大师又进一步解释说,一握胡麻大约有一万五千粒。“寒疱地狱”以下各狱有情的寿量,均以前者的二十倍递增。)

辛四、思独一地狱苦

独一地狱的位置,在人间和海边等有多处。以前,有一群商人邀请圣僧护一同去一个海岛(16)。到某地之后,其他商人继续前进,留下圣僧护—人在海边漫步,海边有—座美丽的寺院,内有五百位出家众,他们邀请圣僧护入寺。圣僧护发现,这些比丘每天一到中午便互相争斗,中午过后又恢复正常。当问及原因时,他们回答说,那是因为在迦叶佛教法时期,某日中午他们因为不和而发生争斗,所以感得此报。圣僧护后来又陆续发现其他“如墙”、“如柱”、“如臼”、“如绳”、“如帚”、“如连筋”、“如锅”等地狱。他返回后,向释迦牟尼佛询问造成这些地狱的原因,详细情形“加行法”中已说过。“如臼”是迦叶佛时代,有个比丘对沙弥发怒,口出恶言要将沙弥放进臼里杵,由此感受此报。

(帕绷喀大师又指出,他们从迦叶佛时代开始,一直受苦到现在。)

另外还有一些有关“独一地狱”的故事,譬如:以前有一位商主名叫亿耳,他一生下来耳朵上就有一个宝饰,价值一亿枚金币,故此得名(17)。亿耳有一次外出采宝回来,在海岸边倦极入睡,其他商人抛下他先走。当他醒来的时候,商人走过的踪迹已被风吹得无影无踪,装载货物的驴子也因为嗅觉失灵,无法辨识前路而不受驱赶。亿耳四处流浪,最后来到一座状如宫殿的房屋前,他发现屋内住着一个男人,晚上有四个天女服侍,享受天界的快乐。但—到白天,宫殿般的房子却变成烈火熊熊的铁屋,四个女人变成四只花斑恶犬,将那个男人扑倒在地,它们一口口将他撕裂、吃掉。太阳落山后,一切又恢复成原状。于是亿耳询问那个男人是何缘故,那人回答说,他以前是瓦萨瓦城里的屠夫,遵照圣者噶达雅耶那的劝告,晚上持戒不杀牛,但白天无法不杀,所以感得此果。此人请求亿耳捎个口信回家说:“请您转告我的屠夫儿子,不要再杀生,让他为圣者供养午餐,为我回向善根。”并告之在存放刀具的地方藏有—罐金子,可以此为凭证。

亿耳继续赶路,叉发现一幢漂亮的房子,内有一对俊男倩女,纵欲享乐。昼夜的情形与前例相反;到了晚上,那个女人变成一条蛇吞食男人的头。当问及缘由时,那男人说,他以前是瓦萨瓦城内的一个婆罗门,曾与女人通奸,后来在噶达雅耶那跟前受白天不淫乱的戒,所以感得现在的果报。他也要求亿耳带口信给他的儿子,并告以藏在祭灶下面的金瓶为证。

(帕绷喀大师接着讲述了亿耳继续前进、看到一只四脚绑着四个饿鬼的椅子及其宿因等内容,说明有这样的“独一地狱”存在。)

人世间也有“独一地狱”。以前在印度,当具寿[吉祥”某日散步的时候,见到一个屠夫受生在半空中,外表如一座美宅,实际上纯系熊熊燃烧的烈火。他以前的助手也变成与骨骼山一样的形状而受苦。

(帕绷喀大师又讲了吉祥所看到的另一个“独—地狱”有情的情况:此人具有像山那样巨大的睾丸,乃是以前阉割动物之报。并且指出:我们也造集了许多类似这种的“定受业”,这些业就像是抵押品一样,随时可以被兑现。)

又有一位大成就者,在雅卓(18)的湖内,发现后藏达那地方的一位喇嘛,因滥受信众超荐祈福的供养而受生为一条大鱼,体积至少有雅卓湖一半大,身体被许多其他生物所瞰食。这位大成就者因此告诫他的弟子说:“勿滥受信施!勿滥受信施!”

虽然我们都知道“僧人消信施,孔雀化毒药]这句话,但对于如何如法地修行以消化信施,我们仍需十分谨慎。徒具僧人的外形,却没有确实的修行,并不能[消化”信施,律经中说:

“宁食热铁丸,火焰极炽猛;

不以破戒身,受用信施食。’(19)

犯戒者受用信食,与吞食燃烧的赤铁丸无异。具戒者之中,只有那些如理精进“诵断”(20)之业的人才能消化所吃的信食,不然的话便难以消化,如欠他债。现在我们将椿钱、供养等放进腰包是很容易,等到将来要用自己身上的肉来偿还时就难了。作上师的在接受回向礼的时候,如果只写一张收条而未作为回向祈愿的话,将来肯定要用自己身上的肉来还,这是必然无疑的。

(帕绷喀大师又讲了几个相关的故事。例如,以前有块磐石中,一只大蛙被无数小蛙所食。另外有个德格上师,某日吩咐他的弟子说:今日不管河里漂来什么,你们都把它捞上来给我。”结果有一棵树被打捞上来,剖开一看,树洞里有一只大蛙,正被许多小蛙所揽噬。据说,前者曾是一个滥受信施的上师,后者是曾任德格某寺的大管家。

当上师大金刚持访问康区的时候,曾亲闻这么一桩事情:在多须地区一个名叫“浦”的湖里,有一只状似黑牛毛帐篷的大怪物,它夏天潜没在湖里,冬天水位降低结冰的时候,背部就露出湖面,被鸟等许多动物噬食。人师说,这些也都是“独一地狱”。受生于这种地狱的业因我们已造集了无数,并且还在继续造,所以,我们应经常思惟自己领受这种痛苦的情形。)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0-21 05:44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