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佛教故事 佛经故事 查看内容

想入非非的日子

2011-1-6 00: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62| 评论: 0

摘要: 我忧郁着,每天中午放学都不回家。忧郁的间隔,在教室前用课本把毽子当羽毛球打来打去,课本“砰砰”作响,声大得令人心惊。我初上初二那年,班里好多同学中午都不回家。我爱上诗,一遮遮的读:我永生永世的爱恋...

我忧郁着,每天中午放学都不回家。忧郁的间隔,在教室前用课本把毽子当羽毛球打来打去,课本“砰砰”作响,声大得令人心惊。

我初上初二那年,班里好多同学中午都不回家。

我爱上诗,一遮遮的读:

我永生永世的爱恋

深入并且辽远

我故作忧郁,并且沉默。

没事总盯着我前面那个漂亮男孩的后脑勺发呆。

实在无聊了,我就想我为什么就不是父母捡来的孩子呢?我的父母为什么没有丁点要离异的意思呢?可惜,我的家太过正常了,没有给我任何可能忧郁的机会。我只好思考着例如人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之类的哲学问题,独自忧郁,并且沉默。

是什么,家是多余。可是班上有个女孩父母要离婚时,我们却拼命地想要阻止。这是一个我们独立思考许多人生问题的机会,我们天天凑在一块儿讨论不休。

在一个雨天,我们行动起来一起去找那个第三者,在那座外面涂成棕红色的百货大楼第三层上。忘了是怎样对人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印象最深的是那人面前拒台里摆着的一只只模样古怪,鞋头一律朝向我们的棉鞋,我莫名其妙地惊慌起来,那模样凶狠的鞋像是要随时冲上来踢我们似的。我急着离开,而她们却觉得谈得挺好。我的预感似乎有些道理,后来她的父亲还是和卖鞋的第三者结了婚。

爱情的变数让我吃惊,现实是什么

曾幻想能在最为动心的那刻死去

……但为了什么终于不能

可我还是幻想着爱情的完美无缺。我依旧只敢看那个后脑勺。却惊慌得不敢与他说一句话。

我开始做各种坏事,男孩子们敢干的我都敢。教室的烟囱伸进天窗,我们把课桌和板凳摞起来,再一路顺着爬进那个正方的黑洞里。里面烟雾燎绕,满是打成三角形的木梁。只敢沿着木梁走,板子薄,怕把顶棚压塌了。当我走到老师每天都站的讲台上面那个位置时,上课铃响了。底下的同学慌忙把桌子板凳都摆好。我在上面猫了一节课,对苦难有了新的切肤体验。

我忧郁着,每天中午放学都不回家。忧郁的间隔,在教室前用课本把毽子当羽毛球打来打去,课本“砰砰”作响,声大得令人心惊。再上课时,我看完后脑勺,就盯着书皮上的脏印子愣神儿。毽子的影子在我脑子里飞来飞去,不肯停息。

母亲却常常给我送午饭来,用一只带把儿的铝饭盒。她骑着那辆金狮的小车子,拐来拐去地骑进来。早早有人看见了告诉我。好多不回家的孩子里,只有我母亲会来送饭。他们羡慕地看我,看我的铝饭盒,可惜的是我更没有忧郁的机会了。

一年以后,我上了高中,一切恢复正常,又开始热爱家和父母了。

那段不回家想入非非的日子,被叫做青春期。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22 18:15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