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行体悟 查看内容

丹增嘉措活佛文集

2011-3-14 16: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73| 评论: 0|原作者: 丹增嘉措堪布|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丹增嘉措活佛文集》(上) 顶礼无忧如来!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有着各种各样的事物。然而,人们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不论其民族、性别、意识形态、生活方式等有什么不同,但都希望幸福平安,而不 ...

《丹增嘉措活佛文集》(上)

顶礼无忧如来!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有着各种各样的事物。然而,人们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不论其民族、性别、意识形态、生活方式等有什么不同,但都希望幸福平安,而不愿意遭受苦难与不幸。因此可以说,人们彼此之间都具有共同的目标,同时也具有共同的愿望,都希望自己的生活充满幸福和美好,可是人们在这个世界生存期间,又难免地要发生一些不希望出现的事情,因而人们的期望往往会落空。虽然人们的地位有高有低、能力有强有弱,不过都有自己的相应位置,高者可掌握国政,而低者可以是乞丐,甚至更低;但是高者也罢,低者也罢,都会遇到人生中许许多多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痛苦,这是不可避免的。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的日子都处在愁闷和焦虑的境地,时常会觉得忧虑、压抑、无奈、寂寞,有时甚至是灰心丧气,完全失去了生活的勇气。作为人,一生随时都会感到劳累和困倦,这就不能不让人经常去思索、去探讨人究竟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怎样更好地度过这一生。

现今社会,物质文明的飞速发展的确解决了人们生活中的许多问题,然而,很显然,并非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假设人类科技真的是一切问题的终极答案,那么,现代科技发达国家的人们的脸孔都应该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但事实并非如此,在那些国家里确实存在着许多社会问题。例如,离婚、暴力和自杀等的比率仍高居不下。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现在人类仍有许多最基本的问题没有得到妥善地解决。因此,仅仅依靠物质文明的发展是不够的,还必须依靠内心世界的发展才会找到圆满的解决方案。进而言之,人类有着其它动物无可比拟的崇高智慧,我们若能训练自我内心,就会发现心灵的力量是不可思议的。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可以正确面对自己生活中的种种问题和困难。甚至,可以积极地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所以为什么不在这一领域去探索追求呢?

我们若仅考虑自己应该如何面对痛苦是不够的,还应该更进一步用思维的方式不断地去深思。与我们有共识的许许多多人,被苦恼所迫,而陷入了痛苦的境地,因此我们不应该舍弃他们。

我非常愿意倾听别人述说他们的苦难经历。十分理解那些由于痛苦而陷入困境的人们的感受和体验,他们非常真实而由衷的话语,经常令我感动不已,这或许是自己有和他们相同经历的缘故吧!当然,我也和别人一样,经历过种种痛苦,在人生的道路上经受了许多不幸,其中使我感受最深的是我最深爱的祖母的去世……

我出生的地方是瓦希麦瓦(现为阿坝州红原县)的色地,我的家庭就是当地牧民部落中的一个。幼年时期,我的祖母像父母一样养育着我。她的名字叫嘎洛,年轻的时候是当地有名的漂亮姑娘。她秀发如墨,身材匀称,婀娜多姿,眉如画月,非常的美丽动人。她的肌肤很白皙, 所以人们就亲切地称呼她噶洛,就是白的意思。我和祖母相见的时侯,她已经年近六旬,但年轻时的美貌仍依稀可辨。在她的一生中,历经坎坷,特别是她那唯一的儿子(我的父亲)在20多岁不幸亡故,使她的内心受到了很大创伤。从此以后,她的心灵深处除了我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寄托了。她今生所有愿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她爱护我就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她对我的慈爱,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

那时候,我家一年的全部收入还不足100元,经济非常拮据。尽管如此,我却有吃不完的野果子。当时的我因为年幼不懂事,总认为自己家的东西是吃不完的,祖母就像一个装满财物的仓库。实际上祖母自己吃的是狗食,穿的是破衣。她把好吃的都给我吃,把好的衣服都给我穿了。村里的人都知道,我是所有小孩子中最特别的一个。那时,我家的条件非常差,我的衣服上也有不少补丁。有一次,当祖母可以为我缝一件紫红色面的羊羔皮衣服时,她的内心充满了喜悦,她对我说,“现在我的孙儿有衣服穿了!”这些话直到今天我还能清楚地回忆起来……

祖母那无私的慈爱对于我今天所形成的品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慈悲心是每一个人不应该缺少的,假如没有慈悲心,一切生命就无法生存。特别是对于一位修持佛法的人来说,这是真正的无价之宝。这样的大慈大悲和博爱,是争抢不到的,它需要依靠各自的心灵来滋润,才会出现。

幼时所形成的习气,对于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很大的影响。一个人在孩提时代,如果养育他的人是一个具有大慈大悲和博爱之心的人,那么这个人的品行就容易对孩子幼小的心灵产生非常有益的影响。许多智者都对此有过论述,这是一个真理。在这个世界上,祖母实践着她那无私的慈爱,并将它全部给予了我。依靠祖母,我完全理解了什么是慈爱的真谛,也懂得了慈爱的重大价值。

我在孩提时代,做过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这给祖母增添了不少的麻烦。记得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出去玩耍,就像在天空自由飞翔的鸟儿一样,玩得连时间都忘了,完全走进了自由浪漫的世界。有时虽然黄昏太阳的余辉已经红得似火或者是天全都变黑了,但仍然不回家。这时她会一整天等着我回来,心里既着急,又非常地担心。

记得我和祖母在一个叫措龙的地方居住的时候,有一天我去色地村,玩到天黑才回家。在我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条小路。当我从那儿出现的时候,先是头部出现,然后是身影出现。祖母由于一整天都在等我回来,眼睛一直盯着远处看,所以眼睛早就看花了,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以至于她感到小路上出现了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她想,“我的孙儿终于回来了!”她显得非常高兴。

可当她知道是把路中间的一个小土堆错当成我的头时,心里失望异常。家乡秋天的冷风吹得草丛瑟瑟作响,冷风吹打在她的脸上,祖母的眼睛被吹得泪水一滴接一滴地不断往下淌,但是她依然一边擦眼睛,一边继续向我回来的小路张望。很晚了我才回到家,祖母看着我的脸说道:“我在家整整等了你一天,你知道吗?你难道连一点也没有想起我?你这么晚才回来究竟是为什么呢?!”当祖母用这种悲楚的语调,给我讲述她一整天都在盼望我回来的经过时,我的内心充满了懊悔,我对祖母说:“祖母您是对的,我不应该让您为我这样操心!”我继续对祖母解释说,“当我去玩耍的时候,心想玩一会儿就回来,不要让祖母着急操心,可是和小伙伴们在一起玩的时候,由于玩得太开心,完全忘记了时间。当我猛地看到天上西边的晚霞时,才发现时辰已经很晚了,这时我才一下着急起来,赶忙向小伙伴们告别,然后一阵风似地朝家跑,但因为路程太远,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到家”。我很愧疚地对祖母说:“对不起!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上师三宝以外,祖母您就是我唯一的依靠,希望您还是像从前那样爱我吧!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让您这样久等了,请您好好地疼爱我吧!”然后紧紧地抱着祖母央求起来。祖母自己也忍不住充满爱心地抚慰我。这样一来,我和祖母又像从前一样变得高高兴兴起来……

总而言之,那个时候因为自己还是一个小孩,没有更多地去想什么愧疚的事情,但我知道我是真地爱她。我常常在想祖母一旦离开人世,我孤独一人在这个世界是根本无法生存的,这种想法就深深埋在了我的心里。有时当我在梦中见到祖母去世的情景,眼泪像雨点般落个不停,当从梦中惊醒时,就会发现连枕头的里外都给打湿了。虽然自己也意识到这仅仅是一个噩梦,可是,有一天要是真正发生了这种事,自己该怎么办呢?!只要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就非常心慌,便着急地对祖母说:“祖母,您有一天要是离开人间,可千万不要把我一个人留下呀!”祖母听后也激动得向我点点头。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就渐渐地懂得了一些事情。记得我在智侨堪布 跟前小住了几个月,这使我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祖母也显得十分高兴,对我的担心也稍微减轻一些。当我17岁的时候,听到法王晋美彭措仁波且的圣名以及他的事迹,不由得产生信仰,同时在我内心深处萌发了去色达拜见仁波且的愿望。

可是,那时侯我心目中的色达是很遥远的地方。我实在放不下年迈的祖母,只好暂时放弃了这种想法。但是这件事对于我来说,的确是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我早已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情,因此,在经过反复考虑后,向祖母坦白了自己的想法。

祖母沉思了一下,对我说道,“我的年岁已高,而你到异地他乡,要再见面恐怕已经很难了。在我未死之前,我是决不会和你分开的,可是,这次你是为了佛法的缘故离开我,你就不要半途而废,怎么做好你就怎么做吧!”

听完祖母的话,我非常地吃惊。我深深地感到她对我是如此地爱、如此地亲、如此地难分难舍……可是她这次却如此有勇气地同意我离开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实现自己的愿望。不用说这使我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我感到,祖母那崇高的信仰,还有那高尚的品行都是值得称颂的,当然对于我本人来说,它更是极大地鼓舞着我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在祖母去世前,自己若要突然离开她,从心里来说我还没有这样的决心。想到这些,我决定暂时还是留在家乡。

时间就像流水一样过得很快,不知不觉我的年龄就到了19岁,祖母也到了74岁的高龄。这一年对于我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新年过后不久,祖母就得了重病,吃了好多的药还是没有什么疗效。医生们都束手无策,喇嘛们也算卦预言说祖母已经不可能康复。祖母本人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她的身子在一天一天坏下去……

一天,我在她的床边侍候,祖母由于长期受病痛的煎熬,眼睛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可是当她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里仍然闪烁着慈爱的目光。她紧盯着我的脸,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道:“这次我的病是没有救了, 我已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我也不再有别的什么牵挂和后悔的地方。在我的心里唯一一点不放心,那就是在我死后,再也没有像我这样照顾你的人了,你会不会照顾自己呢?!”

听到祖母的这些话,我的心里产生了巨大的悲痛,但我还是用没事一样的语气对她说:“祖母,请您不要为我操心,我会快乐的。您的病情到了这种程度,我内心的痛苦虽然难以承受, 但是说这些也没有用处,相聚的最后也就是分离,这是必然的,人人都无法逃避这个自然规律。我知道您做了不少善业,我相信您即使在死亡的路上也不会恐惧。不过最关键的是在这一时刻,应该舍弃那些滋生爱欲的念头,您对我也不应当有任何依恋,应该把自己的善业和慈爱带到极乐世界去。应该相信,在那里,我们祖孙二人一定会有相聚的那一天。祖母,请您放心吧!我会为您祈祷的,我和阿克曲增 俩人也会用破瓦法超度您的。”

我讲了这番话以后,祖母稍微有些放心了。

1987年的正月初一,我最可爱的祖母离开了人世。我自己从此也将孤身一人留在这个世界上,踏上一条新的人生道路。祖母不在了,我再也没有心思在家乡继续呆下去。由于自己过去就非常想去寻访法王仁波且,所以我在祖母去世后不久,就和家乡的一些僧人朋友结伴,离开了家乡,前往五台山朝见法王仁波且。这是我第一次离开故乡雪域去那么远的地方,也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

在行途中,失去祖母的痛苦和沿路的艰辛交织在一起,经常使我感到无依无靠,一股孤独的寂寞和悲伤时时袭上心头。

我还清楚地记得,一天,我独自一人去五台山东山附近的一个尸林。我把用祖母的骨灰做的“擦擦”像 放进一个石洞里,当我为祖母祈祷后,心里才稍微轻松下来,并陷入了沉思。我想起了祖母——想起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一直养育自己的这个大恩人,想起了她的言行品德和慈爱……这时自己眼前好像真的出现了她的身影。我想,死!的确是太神秘了!“她真的是永远离开我了吗?”连我也向自己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可是当我再一想,才深知自己在今生是不可能和她重逢了。自从她去世后,她不光真的走了,而且自己连看看她影子的机会也不会再有了,甚至就连那个用祖母骨灰做的“擦擦”像,恐怕今后再也看不见了!

想到这里,抚景伤情我真不愿就此与祖母的“擦擦”像告别,终于,在行途中积存下来的眼泪忍不住流满了一脸。

五台山的山峰云遮雾盖,天际昏沉。

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菩萨顶的庙宇,忽明忽暗,怎么看都是一种忧愁的样子……

我用袈裟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带着愁苦的心情,朝前面的一条小路走去。我很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几天后,我终于如愿拜见了法王喇嘛仁波且的金颜,有了向他述说我的身世和喜乐哀愁的机会。他非常理解我,用他那圣者的目光给予了我无限的慈爱。他在安慰我的同时,还给我讲述了有关在人生苦难的历程中,如何认识寻求解脱之法的教理,消除了我心中的忧愁和懊恼,使我终身受益。

通过祖母去世的前后经历,自己有了一种新的感悟,那就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当遇到恶缘、逆境时,佛法能够给予哪些帮助和益处。以后,我又开始思考这样一些问题:苦难的根源究竟是什么?我们对待苦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依靠这种态度,我们应该获得怎么样的体验呢?总之,关于苦,我在很多方面都进行了思考,并注意到了一些问题。正是通过祖母的故事和我对苦的思考,自己终于有了写这本书的勇气。

我回忆童年的时光,向你们述说那段抹不去的经历,你们能得到什么样的感受?也许你们会产生一些和我相同的体会。

总之,我们大家各自内心所具有的正确体会和感悟,可以互相交流探讨,可以互相给予促进,可以互相给予安慰。我想,为了认识和理解自己的生命而不断努力,这就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今天的我确实是快乐的,通过修持佛法后,我的生命逐渐有了活力,虽然长时间以来,我的肉体上受到疾病的折磨,但我的精神仍然很饱满,这都是佛法赐予我的。我作为一个凡夫,深深地体会到佛法崇高的加持力。

每当这时,我就想起佛陀的大慈大悲,这使我仰慕不已。据佛陀的传记中记载,佛陀在世的时候,竹园林(古印度地名)有一位比丘得了天花,全身长满了脓疱,朋友们都不愿和他在一起,他只好住在寺院外面的一间破旧房里。这时,佛陀没有向任何人声张,自己一人悄悄来到他的住处。比丘非常地感动,他想起身给佛陀顶礼,但因非常虚弱,动弹不得。

佛陀用他那具福之手,亲自把比丘满身的脓疮洗得干干净净,然后从自己的顶髻上发出一束白光,照射在病人身上。刹那间,他所有的疼痛和病根都消失了。

佛陀问比丘道:“现在你肉体的痛苦感觉消失了吗?”比丘一边向佛陀顶礼一边说道:“向佛陀医王顶礼!我肉体的苦痛和病根全都没有了,可是我心里的病根却还没有去掉,为了治疗这个心病,请您给我传授佛法吧!”

佛陀听了比丘的话,非常高兴。就给他传授了佛法,使比丘获得了永恒的幸福和安乐……

虽然佛陀早已离开了我们,再也不能亲自为我们讲授佛法,但是,只要有坚定的信心,他所讲授的佛法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们 , 因为佛法已经成为医治我们内心痛苦的良药。佛法的每一个词语,都能够使我们的心境得以改观,应该相信,它对消除我们所遭遇的痛苦和不幸是极为有利的。

1234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21 10:41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