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学指导 查看内容

夔东十三家之谭诣与忠州佛教

2011-11-10 18: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834| 评论: 0|原作者: 道坚法师|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夔东十三家之谭诣与忠州佛教重庆华岩寺道坚明末清初,自李自成、张献忠起义开始,中国进入战乱纷争的苦难岁月。满清挟快马利刃入关,横扫中原,所到之处,以至千里饿殍,遍地白骨累累。清军有扬州之屠、嘉定之屠等灭 ...

夔东十三家之谭诣与忠州佛教

重庆华岩寺道坚

明末清初,自李自成、张献忠起义开始,中国进入战乱纷争的苦难岁月。满清挟快马利刃入关,横扫中原,所到之处,以至千里饿殍,遍地白骨累累。清军有扬州之屠、嘉定之屠等灭绝种族的恶行,以残暴昭着,明军几无抵抗之力。然在川峡之间的川东地区,清军却遇到了英勇的战士,使战事停顿不前。这些力量一般史家号称“夔东十三家”与“姚黄十三家”、西山十三家等武装力量,由李自成大顺军余部、张献忠大西军余部、明末政府军残部,地方自卫武装等组成相对独立稳定的政治势力。在李自成败北后,南明军以“反清复明”为号召,纠集各部,统辖巴蜀、云桂等地,抵抗满清入侵,直到南明政权消失,这些政权在川东地区活跃了三十多年之久。在川东忠州地界,夔东十三家的谭诣统治时间相对较长,武装力量最强大。

一、夔东十三家与三谭

“夔东十三家”、“姚黄十三家”、“西山十三家”,并不是真正独立的三大武装集团,实际是清初活动在川东鄂西三峡地区的抗清武装力量。这些武装力量,或有互为融合,互相冲突,或为联盟,情况较为复杂。有的书把这些武装称为杀人如麻的暴徒,也有的称之为反清复明的仁义之师,大多因立场不同而观点有异,其实这些武装力量在战乱年间都经历了武装割据,相互吞并,一致抗清等过程。这几家武装力量中,以夔东十三家力量最为强盛。

夔东十三家之说,据《绥寇纪略》谓:“诸蜂起之魁,或称四家,或称十三家。袁韬、武大定后反正,次有(万县)天生城之谭文、谭诣、谭弘,巫山之刘体纯,丰城(今重庆丰都县)之胡明道,金城(梁平)之姚玉麟,施州卫之王光兴,皆甚着;其王有进(或作王友进)、呼九思(《滟滪囊》作扈九思)、景果勒(《怀陵流寇始终录》、《滟滪囊》均作景可勤)、张显、刘惟灵、白蛟龙、杨炳英、李世杰等,莫可稽考,总所谓夔东十三家者也。”这里共记载了17家,巫山的刘体纯应为大顺军余部,其中袁韬、呼九思、白蛟龙等,本属“摇黄十三家”。

“摇黄十三家”也称“姚黄十三家”,据费密《荒书》所载:“其掌盘子十三人,号摇黄十三家:曰争天王袁韬,曰整齐王张某(据《滟滪囊》知其人名张显),日必反王刘维明(或作刘维民,即刘惟灵),曰闯食王某,曰二哨杨秉允,曰行十万呼九思,曰九条龙,曰震天王白蛟龙,曰黑虎王混天星,日夺天王某,曰争食王黄鹞子(据《滟滪囊》知其人名景可勤),曰六队马超,日顺虎过天星梁某(据《滟滪囊》知其人名梁时政)。”“摇黄十三家”有些将领后来投人了“夔东十三家”的抗清斗争。

“西山十三家”是李自成的余部,据夔、归、房、竹等地。十三家的名义,实质上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并不足十三家或十三个首脑。西山十三家与李自成的余部有“忠贞营”十三部之说有关。王夫之《永历实录》卷七:“(堵)胤锡为高,李部奏请立名‘忠贞营’。易高得功名曰必正,李过名曰赤心。……忠贞十三部,连营亘二百里。”后来忠贞十三部退守郧西至夔、巫一带,即被称为“西山十三家”。《蜀乱》说:“闯贼余党,合别寇刘体仁、郝摇旗、李登云、塔天宝、王光兴、王友进、党守素等十三家,遁入竹、房各山寨,屯耕自守。”《荒书》载:“辛卯(清顺治八年)秋,孙可旺 (望)遣其将张虎,联络‘西山十三家’李赤心等,并于大海、李占春、三谭等。‘西山十三家’者,李贼余党也。”于大海、李占春、三谭等,是夔东十三家之列。《蜀碧》卷四说:“献忠末败,李自成之众,先溃出关。袁宗第、贺珍(锦)之徒,偕郝摇旗、李本荣、党守素、李永(来)亨等,约结十三家,出入巴渠巫峡间,则所谓‘西山寇’也。”西山十三家也被称为西山寇。《罪惟录·李自成传》载:“及可望入,赤心走楚,同卢、郝等二十八家,拥韩王(朱本)出没郧阳山中,称尊改元自保。”说明李自成余部有二十余家之众,发展到后期,称西山十三家。

《明史·文安之传》载,永历政权太子太保兼吏兵二部尚书、总督川湖诸处军务文安之,联络夔东十三家共奖王室,永历帝“进诸将王光兴、郝永忠、刘体仁、袁宗第、李来亨、王友进、塔天宝、马云翔、郝珍、李复荣、谭弘、谭诣、谭文、党守素等公侯爵,即令安之赉赦印行”。 14人中王友进号“夺食王”,属“摇黄十三家”,其余13人即“夔东十三家”的首领。刘体纯、郝摇旗、袁宗第、李来亨、党守素、塔天宝、贺珍(郝珍)、李复荣、马云翔为大顺余部,王光兴、谭文、谭诣、谭弘为川中旧将。这些武装力量名义上受南明节制,实际上仅是一个松散的军事联盟。

夔东十三家之三谭,即万县(今万州)的谭宏、谭诣、谭文,一门三封侯,是川东历史上少有的名门望族。1647年七月,明朝远裔朱容藩命李占春、于大海在万县之湖滩截击清兵,清兵失利,逃向川北。朱容藩得三营兵,遂自称监国,铸副元帅金印佩带。改忠州为大定府,号府门为承运门,称居所为行宫;设祭酒、科道、鸿胪寺等官。封王光兴、李占春、于大海、杨朝柱、谭宏、谭文、谭诣、杨展、马应试为侯伯,以张京为兵部尚书、程正典为四川总督、朱运久为湖广巡抚。一时,忠州成为抗清中枢。十一月,夔州临江(即忠州)有天字城,容藩改为“天子城”。自此,谭氏于明末之际出一门三侯:谭文,明末任国子监祭酒加封涪侯;谭宏,敕封新津侯,降清后顺治帝诏封慕义侯,镇守四川为川北总兵;谭诣,明末封仁寿侯,降清诏封向化侯,任云阳水师都督时,率其子侄转战川东长江天险。

三谭是明朝重臣,史家所录甚详,他们所统辖地也因时代变迁而不同。如《明史列传第一百六十七》载:“夔、万则谭弘、谭诣。”说谭弘、谭诣据夔州、万州。《明史列传第一百六十七》载:“顺治四年:诸将袁韬据重庆,于大海据云阳,李占春据涪州,谭诣据巫山,谭文据万县,谭弘据天字城,侯天锡据永宁,马应试据芦卫,王祥据遵义,杨展据嘉定,朱化龙、曹勋仍据故地。摇、黄诸家据夔州夹江两岸,而李自成余孽李赤心等十三家亦在建始县。”顺治年间,谭诣据巫山,谭文据万县,谭弘据忠州天字城。《明史列传第一百六十七》载:“七年秋,可望又使刘文秀大败武大定兵,长驱至嘉定。……。文秀兵复东,谭弘、谭诣、谭文尽降。占春、大海降于大清。”这是三谭降张献忠部将之事。

《明史列传第一百六十七》载:“至涪州,与将军李占春深相结。他将杨展、于大海、胡云风、袁韬、武大定、谭弘、谭诣、谭文以下,皆受大器约束。室朱容藩自称天下兵马副元帅,据夔州。”这是明末遂宁吕大器与朱容藩竞夔东之事,初三谭事朱氏。

三谭虽是一家之亲,因为政治观点不合,出现了同门相残之事。顺治十六年(1659)正月,南明王奔永昌。宰相文安之率体仁、宗第、来亨等十六营由水道袭重庆。会谭弘、谭诣杀谭文,诸将不服。安之欲讨弘、诣,弘、诣惧,率所部降于大兵,诸镇遂散。《清史稿》卷第五《本纪第五》:“十六年春正月甲午,桂王将谭文犯重庆,其弟谭诣杀之,及谭弘等来降。”

吴三桂反清,三谭之谭弘起兵响应,声势浩大,对清庭影响甚大。《清史稿》卷第六《本纪第六》:“九月癸亥,吴世璠使其将夏国柱、马宝潜寇四川,谭弘复叛应之,连陷泸州、永宁,夔州土匪应之。……戊申,彰泰、穆占败吴世璠于镇远。噶尔汉击谭弘于铁开峡,败之。……甲戌,将军噶尔汉复云阳,谭弘死,进复忠州、万县、开县。”三谭中,谭文死于兄弟残杀,谭弘最后追随平西王吴三桂反清被噶尔汉所杀。又见《清史稿列传十九》云:“康熙十九年,谭弘叛,圣祖命承勋与郎中额尔赫图如彝陵,趣将军噶尔汉战,并督湖广转粟运军。”《清史稿》卷第七《本纪第七》载:“圣祖本纪二,二十一年壬戌:八月丙子,诏内阁学士参知政事。癸卯,谭弘之子谭天秘、谭天伦伏诛。”为了反清复明,谭弘的两个儿子也壮烈牺牲。清朝对谭弘助吴三桂反清之事记忆犹新,《清史稿列传二百六十一》载:“诸专阃大将叛降三桂助乱者:云南提督张国柱,贵州提督李本深,总兵王永清,副将江义,四川总兵谭弘、吴之茂,湖广总兵杨来嘉,广东总兵祖泽清,而陕西提督王辅臣兵最强,乱尤剧。”

三谭之中,以谭文最为忠义,反清复明之心甚为坚定,在进攻重庆之役中被谭诣所杀。谭弘虽有降清历史,最终追随吴三桂反清,一家被噶尔汉所杀。谭诣势力最为强大,最终归附清朝,得以终其天年,其子孙其三山灯来禅师保护,得以存活,今忠万之间谭姓,多与谭诣家族有关。

三谭均为佛教徒,与川东破山系和聚云系相交甚厚。在抗清联军中,以佛教思想为号召,团结军民,一边励精图治,一边祈求佛陀的精神庇佑,成为夔东十三家的特色。本文之重心,在于三谭之谭诣。谭诣为虔诚佛教徒,与忠州聚云法系密切联系,自称养元居士,明代受封仁寿侯,降清后受封向化侯,转战三峡水域,为内陆峡谷水战先锋。明清之际,忠州是兵家必争之地,为水陆交通要道,实际控制者谭诣,在这里抗清长达三十余年,降清后,仍驻云阳都督水师,与忠州有不解之缘。故而研究谭家军与本土佛教的关系,也是进一步了解抗清义军的政治与信仰生活的更佳途径。

二、谭诣问道于忠州铁壁慧机禅师

忠州聚云法系吹万广真的弟子铁壁慧机禅师(1603~1668),四川营山人,俗姓罗,号铁壁。二十五岁投西竺僧落发,未久礼谒忠南(忠州)聚云寺吹万广真求道,于三十三岁时大悟。崇祯十二年(1639),吹万示寂,师继任聚云寺住持。后历住地藏院、吟翁寺、庆忠寺、云岩院、宝圣寺、治平寺等道场。康熙七年示寂,世寿六十六,法腊四十一。着有《庆忠铁壁禅师语录》三卷、《庆忠铁壁机禅师语录》二十卷、《药病随宜》二卷、《庆忠集》二卷。

慧机禅师是川东有名的高僧,与谭诣养元居士交往甚密,谭诣无疑是慧机禅师最大的护法居士。慧机禅师在语录中谈及两人相见情形,甚为欢恰。

顺治十五年戊戌(1658)九月,渡江之庆忠,十月返玉山,过崇圣,旧护法等留休冬。十二月,大军南下,舳舻衔尾,千艘相贯。相国文有庵、中贵潘以之、楚宗侯朱玉浪、向化侯谭养元诸护法同集于江上,养元有庵一见倾投,恨相见之晚,盘桓数日乃去。(《铁壁慧机禅师语录》卷二十)

与谭诣相见时,慧机禅师已经是五十八岁的高僧了,是圆寂前十年的事。相国文有庵即文安之,向化侯谭养元即谭诣。这里记载了南明军联盟抗清,“舳舻衔尾,千艘相贯”的恢宏气势。《铁壁慧机禅师语录》卷二载:“顺治辛丑(1661)三月廿日,师受向化侯谭公洎本山耆旧等请,住南城山宝圣寺。”

在战时,铁壁慧机禅师带领民众垦地救济,大兴水利,使后方民众得而存活,深得谭诣推崇。

顺治十七年庚子(1660):师五十八岁,众多虑食或不继,于山下开荒畦数百顷。众皆鼓勇争先,不两月而告成。值春旱,中有善为桔槔者,依山傍涧,以竹代之,则清波轮注,诸处俱旱,唯此地无恙。(《铁壁慧机禅师语录》卷二十)

随着战火的漫延,忠州的特殊军事地位,以致无法过上正常的宗教生活。慧机禅师辞往梁山姚玉麟圣瑞(为双桂老人破山禅师在家弟子)处弘法。这期间,慧机大师为谭诣作别诗,多有几分凄凉和沧桑。《庆忠铁壁机禅师语录》卷三《别爵台养元谭公》云:“沧桑世局几曾催,事主勤王正有为。唯有一瓢情不更,四时掬水当衔杯。”(《语录》卷十也有载)诗中鼓励谭诣“事主勤王”,以报效国恩。而慧机禅师自称虽然战乱时节,却不改民族气节和佛教的信念,一衣一衲,清淡度日。谭诣以反清复明为号召,同时以佛教团结民众,希望慧机大师作偏安一方的忠万之间的精神领袖,帮助谭氏实现政治抱负。慧机大师作《复爵台养元谭公》,表达了愿意为谭氏统辖地区民众弘法的心迹:

邂逅锦江台,水云实快哉。

巴山思半壁,佛国意全培。

斗印从新篆,海门依旧开。

宾鸿如有约,策杖为君来。(《铁壁慧机禅师语录》卷八)

经谭养元谭诣居士的多次邀请,最终请慧机大师说法忠州护法院,并叫袁宝善请慧机大师住持玉印山(即玉山,现在的石宝寨)崇圣寺。

七月,川东云安向化侯遣官迎师,师辞以疾。又遣人至,师益辞。至三番托梁令曾劝驾,又牒谕总戎姚圣瑞,师不得已而往。十月退院……一方文武善信,携子挈幼,远送数十里,如失父母,涕泗而还。道经忠南界,四众争迎,求法问道者接踵。经月余,始达忠郡,诸当事请说法于护法院。次日扫聚云老人塔,遂顺帆而至,曹溪宝善袁公已专舟至矣。玉山崇圣乃师旧化地,四众先为候理,师入院则当岁暮,宝善以昔师所赐磨衲为供。是日天峰南上座自盘城归,亦以师所赐黄绦为供,二物齐至,众以为奇。(《铁壁慧机禅师语录》卷二十)

等慧机大师修复石宝寨崇圣寺后,将寺院托付弟子主持,谭诣又出钱修复南城山宝圣院,请慧机大师住持。

即向化侯谭公养元居十讳诣者,雅重师,延师居宝圣院,每送供银米,必以百计,礼数优渥,衣鞋四事,年无少怠,殷勤书问,致敬谦恭。(《铁壁慧机禅师语录》卷二十)

南城山宝圣院是一座古刹,多年荒废无主,经慧机大师打理,日渐香火兴盛。谭诣礼请慧机大师,一方面出于对他的仰慕,一方面是出于政治的考虑。当时战乱时期,人心惶惶,人们期望从佛教的信仰中,找到平衡内心的方法,稳定夔、忠、万等一方局势。假如谭诣算一方土皇帝,那慧机大师就是一方国师之尊,深得诣氏军民拥戴。可以说,如果没有慧机大师安抚民心,开垦荒地,作精神的领袖,忠万之间不可能出现抵抗清军达三十多年的格局。

谭诣眼看各路抗清联盟,皆为自保,或相互吞并,或反清,或降清,心里生起阵阵酸楚。联军攻重庆时,谭诣、谭弘杀兄弟谭文降清,后又归服南明军,这给他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谭诣晚年,更加倾心于佛教的禅修,并时时写信向慧机大师请益。慧机大师在《语录》书信中作《复谭侯府养元》,给谭诣介绍佛教的话头禅。

《复谭侯府养元》:萍踪野衲,得荷垂青。觌面归来,深为庆羡。那畔又那畔,直至于今,睹应现弘模,知未尝忘却也。狗子佛性话,古来名公大老从此悟入者,多只是于无字上不要商量,忙里闲里,行住坐卧,亦不得放过。久之纯熟,自有好消息出来,方见山野之言不欺耳。远烦差官,重承信贶,总回向于山海田中,成不朽胜事,未敢云谢。(《铁壁慧机禅师语录》卷十九)

经谭诣再三求法,慧机大师给他介绍了话头禅中的“狗子佛性话”。慧机大师认为,参狗子佛性话头,应从无字上用功夫,动静无间,在行住坐卧等一切处,时时提起,久久功夫纯熟,自然会开悟的。

在慧机大师的引导下,谭诣学习禅门话头禅法,并大力护法,或修复古寺,或度僧弘法,焉然成了一方大居士。慧机大师还指导谭诣修诸功德,勤政爱民,护持佛教。

《复养元谭侯府》:世之最尊贵者,福足慧足;人之最超越者,见性明心。明心见性,须假参求;慧足福足,全凭修积。试观人有富贵贫贱智愚贤不肖之分,岂佛祖圣贤有意厚薄于人,特顾其参求修积何如耶?即佛祖圣贤,亦岂外参求修积所致哉!承重兴柏木沱梵刹之谕,山野昔曾游之真胜地也。窃见藏典所载,古今帝王将相功成名遂之余,多注意于梵阙琳宫,或舍宅或竖草,坚一时之信心,垂多生之眼目,所谓忙里闲称泥水,即出世以绵世,真大卓识大明理大觉照之所为也。高堂广厦,现世华屋也;绀殿层台,世世华屋也。果登信位,正是其时。不妨留念如创世业然,势必仗威灵藉人力,捐巨海之余波,太仓之剩粒,庶厥功易易,僧唯守成可耳。(《铁壁慧机禅师语录》卷十九)

这封信是谭诣重兴柏木沱的古寺,慧机大师观其胜景,心中颇有感触,就在给谭诣的回信中作了建寺度僧及弘法利生的开示。这也说明虽然处于战争年间,佛教对安抚民心之需求,昭然于此。在梁山县(今梁平)有总戎姚圣瑞玉麟,也是通过礼请破山大师弘法,达到偏安一偶的。因此,战时的川东地区,佛教已经成了政治和民众的精神支撑。

到了康熙五年,慧机大师六十四岁,谭诣还修复了着名的治平寺,即白居易所建的龙昌上院,明代赐额治平寺,清代赐名振宗禅寺。请慧机大师住持其间,一时香火鼎盛,成为忠州第一大寺。

康熙五年丙(1666),师六十四岁。春,向化侯谭公养元总戎、任公履素、郡牧刘公肇孔阖郡文武缙绅士庶等,请师重建治平古刹,预作茆舍数十。师至,禅者四集,诛茆斩艹,皆卫道之士,预建重阁七楹次,大雄、天王、左右两翼诸阁、陪楼、腹屋、云寮,凡丛林之所缺者备焉。治平昔在唐为白居易所建,曰龙昌上院。至有明洪永间,改赐今额。(《铁壁慧机禅师语录》卷二十)

慧机大师于康熙七年(1668)圆寂,时年六十六岁。谭诣与之交往刚刚十年,开始跟随慧机大师学习参话头禅法仅二年。慧机大师圆寂后,其弟子为他作《年谱》,将谭诣列为问道而未受法的弟子中。

七年戊申(1668),嗣法宰官:水部熊公月崖、中丞吴公天谷、臬宪文公苇庵、故长阳侯胡公屏山、副戎王公用庭。问道而未记莂者:方伯古公貌符、省元李公鹿樵、铨部牟公秉素、观察田公素庵、相国吕公东川、学宪杨公尔叙、铨部郎中黄公近朱、御史寥公维义、御史瞿公不荒、中丞杨公守知、少司马胡公际亨、侍郎毛公恭则、内阁文公有庵、大司马张公肖吉、司理陈公蝶庵、解元沈公奕伟、中书舍人杨公楚书、少司农封翁刘公道开、方伯旷公昭宪、向化侯谭公养元、宪副刘公虔所、广文文公孺白、太守熊公梦鹤、广文杨公李木、太守白公浣初、总戎秦公止敬、郡守刘公肇孔、石砫宣慰马公嵩山、太守吴公中蕃、明楚籓朱公盛浪。师凡演化之地,屡有异征,四方供资,动以千百计,似非人力所能。至于纲维祖道,荷担大法,提挈正宗,自先昭觉、楚山之后,以及本朝,未有盛于师者。(《铁壁慧机语录》卷二十)

熊月崖、吴天谷、胡屏山、王用庭等,都是慧机大师的在家得法弟子。而谭诣与着名的田素庵、牟秉素、吕大器、文安之、刘道开等,相继问道,被载入《语录》,成就一段佛门因缘。

三、谭诣与三山灯来禅师

三山灯来禅师(1614~1685),重庆垫江人,俗姓曾。字苇渡,号三山。十七岁,科举不第,乃耽味禅学,读聚云吹万著作而有感,于三十岁礼吊嵓山南浙二出家。翌年,寓居忠东州东明寺,参礼铁壁慧机,顺治十一年(1654)承嗣其法。历住四川(忠州)崇圣院、兴龙院、五云院、昙华院、浙江天宁院。康熙二十四年示寂,世寿七十二。着有《三山来禅师语录》十六卷、《五家宗旨纂要》三卷、《高峰三山禅师疏语》三卷。

忠州三山灯来禅师,因住高峰山,人多以高峰称之,是忠州铁壁慧机禅师的弟子,可谓志趣高远,文风洒脱,是一代三教融通的禅师。从灯来禅师给此苇禅师的诗文,可以看到一位诗情超然的大德风范。

12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9-1-23 01:07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