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学指导 查看内容

伊犁固尔扎庙的兴衰

2011-12-7 14: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43| 评论: 0|原作者: 李文彬|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伊犁固尔扎庙的兴衰作者:李文彬在新疆伊宁市东北郊区的喀尔墩乡,有一座硕大的土丘,其美名为“花果山”。然而,山名虽有“花果”,山上却不见花果,却是坟茔遍布,杂草中可见陶片、残砖断瓦及残断佛像,这里就是准 ...

伊犁固尔扎庙的兴衰

作者:李文彬

在新疆伊宁市东北郊区的喀尔墩乡,有一座硕大的土丘,其美名为“花果山”。然而,山名虽有“花果”,山上却不见花果,却是坟茔遍布,杂草中可见陶片、残砖断瓦及残断佛像,这里就是准噶尔汗国时期着名的藏传佛教寺庙———固尔扎庙遗址。

明末清初,卫拉特蒙古准噶尔部势力日益壮大,“雄踞四部之上”,迅速统一了新疆北部地区,“以伊犁为会宗地”,建立了准噶尔汗国,势力达到天山以南及中亚草原。策妄阿拉布坦与其子噶尔丹策零统治时期(1697—1745年),是准噶尔汗国的鼎盛阶段。卫拉特蒙古各部信仰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的格鲁派(俗称黄教)。卫拉特蒙古人“俗最重黄教,凡决疑定谋必咨喇嘛而后行,喇嘛坐床者为西勒图,坐床即掌教也。人生六七岁即令识喇嘛字、诵喇嘛经,病则先延喇嘛诵经然后服药。若大台吉有事讽经,则其下争输货物于喇嘛以为礼。众喇嘛聚而讽经之室曰都纲。”(《西陲总统事略》卷十二)

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十月,策妄阿拉布坦乘西藏政局纷乱之机,派大策凌敦多布率领精兵6000余人,“徒步绕戈壁,逾和阗南大雪山(昆仑山),涉险冒瘴,昼伏夜行,次年七月,始达藏界。”在阿里遭到了藏军的顽强抵抗,但是准噶尔军从净科尔庭山夜间越过山岭,经腾格里湖(今纳木错湖)直指达木(今西藏当雄)。藏军将领颇罗鼐等抵抗了两个月后不敌,只得退守拉萨。大策凌敦多布一边进军,一边广泛散播说准噶尔军入藏是为了拯救黄教,他们是迎请达赖转世灵童的护卫军,还说另一支准噶尔军正护送达赖灵童从塔尔寺入藏。在大策凌敦多布双管齐下的攻势下,西藏军心、民心动摇,准噶尔军击败藏兵,进据拉萨,围攻布达拉宫,杀死拉藏汗。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清军分两路进军西藏,大策凌敦多布仓皇败退回伊犁。大策凌敦多布撤出拉萨之前,命令士兵将拉萨周边的寺庙劫掠一空,把祭器、佛像、经书运回伊犁。“考朗特惊奇地发现,准噶尔人,这些虔诚的喇嘛教徒,洗劫他们自己的宗教圣城,而以掠夺来的宝物去装饰固尔扎的喇嘛寺庙。”(格鲁塞《草原帝国》)

对于固尔扎庙兴建的具体时间,史书没有明确的记载。《伊宁市志》的大事记、建置、城乡建设与环境保护等章节中说:“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准噶尔汗策妄阿拉布坦建固勒扎都纲”。将固尔扎庙兴建的时间确定在1717年,显然是认为这一年准噶尔军攻占拉萨,“搜各庙重器送伊犁”,开始建筑固尔扎庙。这一时间推断是不准确的。卫拉特蒙古作为游牧民族,居住在毡帐式的蒙古包中,逐水草而居。藏传佛教传入卫拉特蒙古之后,为适应游牧生活需要,很少有砖瓦结构的建筑,大多数是毡帐式的寺院。乾隆皇帝在《御制伊犁喇嘛行》中写到:“逮噶尔丹策凌遂兴黄教,名曰安众生,亦效西域建都纲(都纲者西藏众喇嘛聚而诵经之室也),白毡为室布为墙,后遂范金作瓦覆栋梁。”很明确地指出在噶尔丹策零统治时期兴建了固尔扎庙,其最初也是一座毡帐式的寺院,后改建为砖瓦结构。1727年,噶尔丹策零继立为准噶尔汗,大力提倡黄教,从西藏扎什伦布寺、哲蚌寺、色拉寺等寺院里请来许多威望高的喇嘛到卫拉特蒙古,大概这个时候,在伊犁河北岸建造了规模宏伟的固尔扎都纲,在河南岸建造了海努克都纲。“固尔扎”是蒙古语“盘羊”的意思,据说该庙用盘羊角装饰而得名;“海努克”是蒙古语“牦牛”的意思,据说该庙是用牦牛角装饰而得名。“都纲”是藏语“大经堂”的意译,指众多喇嘛诵经的场所,后演变为藏传佛教寺庙的一种建筑形式“都纲法式”,即中间是大经堂,四周为围廊,平面呈回字形。《伊江汇览》中说“旧传两寺极为壮丽,乃内地工匠远来修建者。”据记载,固尔扎庙“三层缭垣,周一里许”,“高刹摩霄,金幡耀日,栋甍宏敞,象设庄严。聚集喇嘛,居此二寺,暮鼓朝螺,梵呗清越。令五鄂托克轮值供养。喇嘛中之坐床者名西勒图,即掌教都纲也。”(傅恒《西域图志》卷之三十九)。固尔扎庙是一座建筑宏伟富丽、金碧辉煌的喇嘛寺庙,因该寺“范金作瓦覆栋梁”,据传固尔扎庙扩建工程竣工之后,伊犁河南岸海努克庙的喇嘛们可以看到固尔扎庙三层大殿金顶被太阳照射之光芒,故俗称为“金顶寺”。固尔扎庙盛时供养喇嘛六千余众,建筑的宏伟规模超过了漠北蒙古地区的寺庙。每逢岁首、盛夏,“准噶尔之众膜拜顶礼者,远近咸集……往往捐珍宝、施金银,以事庄严。”

关于固尔扎庙和海努克庙的兴建,1825年特克第着的托忒蒙古文《蒙古溯源史》记载了这么一件传说:唐古特(即西藏)的巴勒丹噶布楚格隆是一位托钵僧(格隆是藏语,即比丘,指出家后受过具足戒的男僧),他到噶尔丹汗(应该是指噶尔丹策凌)那里,很受器重,被称为好喇嘛。噶尔丹汗对巴勒丹噶布楚说:“唐古特人不是善于察看寺塔地基吗?那就请你给我察看一下建造寺塔的地址吧!”巴勒丹噶布楚选好地址以后,向噶尔丹汗报告说:“这地方恰似犏牛犄角,是个理想的建寺之地。”于是便在那里建立了一座寺庙(指海努克庙),寺内供奉弥勒佛像。又有一次,噶尔丹汗说:“再选一个造塔的地方吧!”巴勒丹噶布楚回答说:“这地方恰似公盘羊羊头,最宜造塔。”于是,便在那里筑起了一座八丈高塔,还在附近造了一座银塔(此处可能有误,据托忒文手抄本《四卫拉特史》说是又修了一座庙,如是应该是指固尔扎庙),塔内安置了达吉佛像(《四卫拉特史》说里面供养度母像,这和承德安远庙供奉绿度母吻合)。其实,在这两处象犄角一样隆起的地方建造寺塔很危险,建起的寺塔摇摇晃晃,很快就倒塌了。据说,这两件事使噶尔丹汗折了寿命,政教崩溃,大受其害。

1745年,噶尔丹策零死后,准噶尔统治集团内部为争夺汗位展开了激烈的内讧,战乱不断,使强盛的准噶尔汗国走向了衰落。乾隆二十年(1755年),清政府出兵迅速平定准噶尔部达瓦齐之乱。不久,归附清朝的辉特部首领阿睦尔撒纳意图谋取卫拉特四部总台吉之位,发动叛乱。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清朝政府出兵征讨阿睦尔撒纳,将其击溃。《西域图志》卷之十二:“固勒扎,旧对音为固尔扎。在伊犁郭勒北二十里,旧有佛庙。噶尔丹策凌建两庙,喇嘛坐床者四,令五鄂托克轮值供养之。阿睦尔撒纳叛,诸喇嘛附和为逆,旋为阿睦尔撒纳所掠,乃各散去,庙毁于火。”为此,乾隆皇帝还写了一首《御制固尔扎庙火用唐韩愈陆浑山火和皇甫湜韵并效其体》。对于固尔扎庙的毁坏还另有一说,在阿睦尔撒纳与达瓦齐争夺汗位时,请求哈萨克中玉兹阿布赉汗给予援助,于是阿睦尔撒纳从东面进攻,哈萨克人从西面进攻,两面夹击了达瓦齐,使达瓦齐撤到博尔塔拉,哈萨克人放火烧毁了固尔扎庙。《蒙古溯源史》中说:“在达瓦齐时代,准噶尔的多罗特舍棱诺颜和绰罗斯的巴朗林沁诺颜二人率哈萨克军进攻达瓦齐。哈萨克人捣毁了金寺和银寺。”托忒文《准噶尔史概要》中也记载:1753年十一月至十二月,达瓦齐接连三次遣兵征讨阿睦尔撒纳皆不克。阿睦尔撒纳也不肯示弱,决心反击达瓦齐,但感到兵力不足。十二月,阿睦尔撒纳派其兄班珠尔到左哈萨克阿布赉汗处求援,阿布赉派出5000名哈萨克兵带400匹马、700峰骆驼,增援阿睦尔撒纳。这支哈萨克人组成的队伍,从西北打进伊犁地区,焚毁了金顶寺(固尔扎庙)和银顶寺(海努克庙),捣毁了额尔克腾、布库斯、巴尔达木特三鄂托克。

清朝平定准噶尔蒙古叛乱,重新统一西域后,因势利导,通过扶持并发展黄教,以收安定民心之效。乾隆皇帝有言:“兴黄教即所以安众蒙古,所系非小,故不可不保护之”。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伊犁办事大臣阿桂奏称:“伊犁名胜之地,河北无过固尔扎,河南无过海努克。”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下旨:“伊犁原系厄鲁特地方,今既筑城……自应照蒙古例,设立喇嘛,举行送巴凌、放乌布藏等事。固勒扎、海努克现有庙宇,着寄信明瑞,令酌修一所,选喇嘛百余名。除伊犁现有喇嘛外,彼处蒙古内,有情愿充当者听,若仍不敷,俟明瑞奏到时,另行拨往。”后来乾隆皇帝又认为“梵宇之仅存煨烬之余者,已不可复整,亦不必为之复整也。”虽然,固尔扎庙没有得到重修,但为了照顾东迁热河(今河北承德)的准噶尔达什达瓦部的宗教信仰,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仿照固尔扎庙原有式样在承德修建了安远庙。在此前后,伊犁河谷先后兴建有绥定兴教寺、惠远普化寺、察布查尔靖远寺、昭苏圣佑寺、尼勒克崇寿寺等藏传佛教寺庙。

到了乾隆四十年(1775年),格琫额着《伊江汇览》时所见,固尔扎庙已是“自西陲底定以来,倾颓无存,然琉璃金碧,砖瓦零星,沙砾之中,仅存遗迹矣。”虽然固尔扎庙已没有多少地表遗存,但在1957年仍被列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

1958年7月,我国着名考古学家黄文弼在伊犁进行考古调查,曾在固尔扎庙遗址“拾一佛坐像,头部残缺,细腰袒胸,盖为喇嘛寺中常见之塑像供品。”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2-18 23:27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