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佛教故事 其他故事 查看内容

《十六大阿罗汉的故事》注荼半托迦尊者圣迹

2011-7-22 05: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77| 评论: 0|原作者: 智敏上师|来自: 《十六大阿罗汉的故事》

摘要: 十六大阿罗汉的故事mdash;供请十六大阿罗汉护教略仪讲记智敏上师 讲注荼半托迦尊者圣迹下边我们介绍一下,他的一生的历史了。这一位尊者,印度话,叫注荼半托迦,他是生在当时印度室罗伐悉底城,就是佛在世的那个地方 ...

十六大阿罗汉的故事

mdash;—供请十六大阿罗汉护教略仪讲记

智敏上师 讲

注荼半托迦尊者圣迹

下边我们介绍一下,他的一生的历史了。这一位尊者,印度话,叫注荼半托迦,他是生在当时印度室罗伐悉底城,就是佛在世的那个地方了,一个婆罗门的家里。这个婆罗门,他是富有的婆罗门了,他的妻子养过很多孩子,都是养下来就死掉的,只有一个孩子活了。这个孩子活下来,是一个老的女人(老妇人),教她一个办法活下来的,就是他(小路尊者)的哥哥了,即大路尊者了。她的母亲生了很多孩子,养了就死;那么她,大路尊者养的时候,要怀孕的时候,她也很愁苦了,那么一个老的女人,看到她愁苦,就来安慰她了,知道这个事情就教一个方法。试试看,结果果然,他是生下来了。

第二次,这一次,她又怀孕了,就是大路尊者之后,又怀孕了。她还是听那个老的女人的活,她就是说什么呢?她就是说把这个孩子,才养下来之后,包一个白布,嘴里放一些奶油,叫一个年青的,她的仆从(她的佣人),把他抱到大路,等在来往人很多的十字路口上,那么看有什么僧人或者婆罗门(就是修行的人了)经过的时候,要给他顶礼,求他加持,为这个小孩子求加持了。那么给他说,就是说,如果太阳下山的时候,这个孩子还活的,那么把他带回来;如果死掉了,那么把他埋掉,就丢掉算了。因为过去几个孩子呢,养下来当天就死的。这个老妇人教这个办法,结果,第一个(就是大路尊者)就是这样子活下来的。带到一个大的十字路口上去,碰到那些修行的人,给他祝愿了,他就活下来了。

这一次呢,他们也照样,要把这个孩子照那个老的女人说的话,也是把他白布包起,把他嘴上涂了酥油,叫一个年青的女仆带到繁荣的十字路口上去,碰到那些修行的僧人,或者婆罗门,给他们顶礼,求他们给他祝愿。那么上一次很顺利,完成了。

这一次又派一个女仆,年青的,但是现在派的女仆,非常懒惰。她没有跑到人口很多、来来去去很多的大的十字路口上,她就偷懒,跑到一个小路边,免得一天到晚磕头了(小路嘛是人少了,也近)。她抱到小路边,那个路上,既看不见僧人,也看不到婆罗门。她就呆在那里。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他是一切智了,他知道有这个事情,他就故意地从这个路上,从小路上经过。这个女仆看到僧人来了,她就照她主人的吩咐,就给佛顶礼。那么把小孩子嘛,请佛给他祝愿。释迦牟尼佛就祝福这个孩子,他说这个孩子,希望他长寿,能够完成他父母修法的意愿。这个好的祝愿了,这样子佛给他祝愿之后,就回去了。因为这个小路尊者过去善根了,所以佛故意地打这个路走过。如果这个懒的女仆打的主意,这个路上又没有僧人,又没有沙门,没有人给他祝福的话,可能他会死掉嘛,那么因为佛来救他,给他祝福之后,到太阳落山的时候,这个孩子还是活着,那么就把他抱回去了。这个孩子就叫一个名字,给他取个名字,叫作注荼半托迦。

这个孩子长大以后,他的哥哥,就是后面要讲的那一位示教道尊者了,他哥哥很聪明,但是这个孩子呢,非常笨。人家教他什么都教不会,教他一句话,三个字的,前面两个字记住了,忘了后头一个字;后头记住了,又忘了前面两个字。他的老师实在是不耐烦了。他就对他的父母说了:“我情愿去教再多的学生,也不愿意把那么多时间花在这么一个学生的身上。”他不愿意教了,那么怎么办呢?他父母就没有办法了,把他跟他哥哥一起送到另外一个老师那里。那个老师也教他那些字母了,但是他也学不会。这个老师也是非常之生气,他说你这个儿子,第一个孩子学什么都很快,但是他的弟弟呢,什么都学不进去。他说:“这个我实在教不来了,你另外再去找,另请高明吧!”他说他不想教了。因为他的弟弟(小路)太笨了。同时呢,因为抱他的女仆人没有到大路边去请僧人加持,而抱到小路边。哥哥是大路边去的了,他是小路边去的,那么给个名字,又把他取个外号呢,叫“拉群巴”(就是小路),这是说他带到小路里去受加持的。这是他的别号了。

有一天,他的父亲病危了,他对他的长子,就是大路尊者,他说:“不要难过……”,叫他要好好地照顾他弟弟,因为他弟弟太笨了,恐怕在这个世间上谋生有问题,就是自己生活不下来的,他哥哥好好照顾他。他父亲这么说完了之后,就去世了。他的哥哥也是有善根的了,没好久,就看破红尘,出家去了。弟弟一个人生活就非常艰难了。有一天,他的哥哥跟其它的一些比丘,一起从这个地方去朝拜释迦牟尼佛。这一批人经过的时候,这个小路就想:这些人是要去见佛了,那么我最好也能跟他们去。他就跑到这一群人的中间,看到他的哥哥,他就说了,他的哥哥就问他了:“你现在怎么样子生活呢?”他的弟弟就说,他是一点本领也没有了,没有办法谋生了,生活很困难。哥哥问他:“你想不想出家呢?”弟弟说:“出家?像我这样笨的人,能不能出家呢?”就是说,出家,过去都是很聪明的人了,他自己感到自己很笨了。他说:“像我这样笨的人,能不能出家嘛?”他这么一问,哥哥就观察了,观察下来,看到他还是可以出家的。他要能不能出家、能不能将来修行呢?要他哥哥做他的主要的缘。大路就说:“学佛法呢,种姓高低不管,你贵的、下贱的,聪明的、笨的,都是可以的,最重要的,就是要听佛的话,把佛说的教诫,自己顺应起来。你假使真正想做僧人的话,那么你要真心地做,也能够做得到。”他弟弟就很高兴了,他说:“喔,那太好了,我真是要出家了。我生活又搞不下去,(出家在那个时候是很光荣的)那我就出家吧。那么就是这样子,大路尊者就把他弟弟带进佛门来了。给他剃度了。到一定的时候,就是二十以后,就给他受了戒了,成比丘了。

那么这样子,当然要教了,你哥哥要教他了,他教了他一段经,这一段经的意思就是说“身的恶业不要做,语的恶业、意的恶业都不要做,要知道这个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变化无常的,要追求解脱才是一个出路。时时警惕,不要失念,不要做那些使你受苦的因缘(就是说,那些使你要受苦的事情,不要去做。贪着五欲,享受,做坏事;那些都要受苦的,这些因缘,不要去碰它,要 远离。)。”这样子教他这一段文,这一段文就几个颂,但是他的弟弟这段文背了三个月,就是背不下来,学不好。

有一次安居的时候,大路尊者带着他最笨的一个学生了(就是他的弟弟了)到六群比丘那里去,叫一个邬难陀的人去教他。那么邬难陀就做他的老师了,让他背经,教他读经。那么他的弟弟呢,却是还是愿意在他哥哥那里学—哦,这是邬难陀,这是六群比丘了,他说,他的哥哥嘛叫他带他弟弟学了—这个邬难陀比丘很乖的了,他知道这个人是笨蛋,教不会的。他就对他说了:“你还是找你哥哥去学吧,找你哥哥好。”这个弟弟就跑到哥哥这里来了,他说:“我还是找你学。”后来这个哥哥一观察,知道是那个比丘要他来的。那么他又想办法了,到底对待这么一个弟子,还是用爱语(就是软的方法)教化他呢,或者是一种呵斥的、硬的方法来教化他,才使他能够接受呢?结果他观察之后,他说,这个弟子呢,软的方法是不行了,要用硬的方法。他就拉了他弟弟的这个脖子,把他拖到树林的那一边,他说:“你这样的笨,怎么可以做僧人呢?你走吧!不要你了。”这个他的弟弟很伤心了,他说他现在是一个—他们僧团里不要他了,他不是僧人了,也不是一个婆罗门(以前他是一个婆罗门家里的嘛,他已出家了)—现在是挂了中间,道三不四的。他就大哭起来了。

释迦牟尼佛,他知众生的因缘到了嘛就会出现的。那么正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就出现了,他跑过来了。他就问他了:“你哭什么?”他说,他的师父骂他。释迦牟尼佛说:“唉,你师父骂你,你师父是证果证道的人了,被这些证果证道的人骂,那比凡夫的赞叹要好得多嘛。你这哭什么呢?这是好事情嘛!”佛就告诉他,叫他跟了他走,叫他的侍者师阿难陀来教他。阿难陀教这样一个弟子,还是教不了,因为太笨了嘛。他就给佛说了,他说:“我听了你的话,教了很多的人。但是呢,就是这个,我教不下来。&rdquo

那么佛就慈悲了,亲自来教。他就是说,给他说了:“要从这个尘世(就是跟灰尘一样的世界,就是脏的世界)里解脱出来,要从污浊不净的当中解脱出来!”这两句话。这两句话,这个小路还是记不住。释迦牟尼佛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笨呢?过去有恶业。那么这里没有说,其它地方说他什么呢?过去是个大法师,但是悋法,人家求法,不布施,就因为这个原因,后来就笨掉了。那么到这个时候呢,笨得连一句法都背不下来了。这个我们也可以吸取经验了,你有法,人家如法地求,应当要法布施嘛。你如果法当商品一样,垄断起来,不给人家。要高价的出售,垄断起来的话,那么你的果报就是很不好了,自己以后就成了个笨蛋了,什么都学不进去了。释迦牟尼佛知道他过去的业报感得的,他就说了:“你现在学法嘛学不来,你做一些培福的事情吧”,他说,“你做什么呢?你洗比丘穿脏的鞋你给他们洗,行不行啊?”他说:“能、能、能。”佛就对他说了:“那么你去洗那个比丘穿脏的鞋了、袜子嘛,你去洗吧。”佛就叫那些比丘把自己鞋、袜子,脏的都叫他去洗好了,并且告诉他们,就是每一个比丘把鞋袜子叫他洗的时候,就把佛教的那几句话,背给他听。这么,那么多比丘鞋袜子都叫他洗,每一个比丘教他洗的时候,就背那两句话。

这样子洗了很多的鞋袜了,也听了好多遍的那些话了,那么这两句话他总算记住了。这两句话记住之后,佛就给他说了:“好了,你现在不要洗鞋了,现在另外做个事情吧,到庙里边,殿堂里边打扫卫生去吧,边打扫就边念这两句话。”打扫寺庙这个活,这是很多的了,到处打扫了,像我们这个庙也不大嘛,你若从头到底叫你一个人打扫,也是够呛的了。

我记得我到北京去的时候,八十年代的八七年,北京开那个佛学院的教务会的时候,他们说北京一个什么寺,不晓得什么庙,很大一个庙,北京佛学院,叫他们去接,他们嘛不敢接。他们告诉我什么原因呢?他们说佛学院的学生,全部出动打扫卫生都打扫不完,这个庙太大了。他不敢接,一接了之后呢,那打扫卫生的人没有了,所以不敢接,太大了。

那么打扫卫生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了。但是小路尊者呢,这点是很好,再怎么多的活儿,他毫无怨言,非常勤奋地去做—打扫卫生。总算呢,有一天,他把恶业呢,经过这些培福,消掉了。当他再来背那句话,“从尘世中解脱,从污浊不净中解脱”这个话背的时候,他已经开悟了,最后,就是把这个经里意思全部得到了,他哥哥以前教他的经,也记起来了,把里边的意思也悟到了。最后也是证阿罗汉果了。

那么因为这也是不奇怪的了,过去本来是个大法师嘛,因为他一个业障,使他那么笨。佛以善巧的方便,把业障把它消掉了,那么他的过去那些善的种子又出现了嘛,就很快的证了阿罗汉果了。这么笨一个僧人,他成阿罗汉果了。因为他太笨了嘛,他的事情呢,人们就到处传了,传了家喻户晓了。那么外道乘此机会,诽谤佛教了。他说:“你看嘛,这个佛(他们不叫佛了,叫他是“乔达摩”,他的名字,过去在家的名字)—乔达摩的教是非常深的。你看看,像小路这么笨的人,他都收他为僧人了,他的教化有什么高深呢?一点也不深!这么笨的人,世间上的事情都说不清楚的,佛的教里边却可以把他收为僧人了。(这僧人是很高的了,人天师嘛,这个极高的地位了),他这样子的人都做僧人了,那可见得教义一点也不深。&rdquo

释迦牟尼佛为了反驳这些外道的诽谤,也是为了证明这个很笨的小路尊者,确实不是像以前那样的,全部改变了,那么就叫阿难尊者—安排,那些比丘尼安居的时候—不是结夏嘛?要请比丘做教诫嘛—叫阿难安排,这个小路尊者做她们的教诫师。小路尊者也知道,因为他成了阿罗汉了嘛,他也懂,佛为什么派他去做教诫师,他就很高兴接受了。那么,两个比丘尼请教诫的,跑到那个佛那边(祗陀林)来的时候,她说:“这次我们的教诫师,是哪位啊?”阿难说:“半托迦”。“半托迦”是他哥哥的名字了,他是注荼半托迦。他说个“半托迦”,她们以为是大路尊者了,很高兴,后来说他不是的,是这个注荼半托迦。“唉呀”,她们一听,“是他啊?”他嘛,她们只知道他是很笨的人,她们很不高兴。“唉呀,”她们说:“他们太看不起我们女人了,像这样子一个人,来做我们教授师,这个是太看不起我们了。”那么,她说:“不过,这个,我们是学了佛法的人了,不要太着急,那么我们看看,这样子吧,到底怎么教吧?”那么这个比丘尼就跑到小路尊者面前,在他面前顶礼,然后问,她们要请教诫,就是半月半月要请教诫了,这个小路尊者给他们回答了,回答得很好。那么她们有点奇怪,她说,“这个小路尊者呢,他好象是听起来很懂嘛,那么他大概不是像她们想得那么笨嘛”。她们就告诉她们一起的比丘尼了,说:“我们请来了,一个小路尊者作教诫师。”其它的人听到呢,都说:“唉呀,你怎么请这么一个人来呢?”这些人,很不高兴了,“但是,既然他来了,我们来看看他吧,到底能不能讲?&rdquo

她们里边有一些调皮的,就赶快给她的教授师,做了一个法座,很高、很高的法座,但是这个法座没有梯的。高是很高,没有梯的。就看他怎么上去了?这个法座铺好了、做好了,同时到处宣传,到城里说,她说:“我们的导师,明天要给我们说法了。这一次导师说法,你们不要错过啊!假使你这样好的导师说法,你们错过了,你们在轮回里就很难出来了。”到处宣传,就喊了很多的人来,都来听这个说法了。有的是真正认为这个法师是了不得了,来听他的佛法;有的是好奇,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小路尊者以前很笨了,现在说他那么了不得,到底怎么了不得,好奇!那么来的人就很多。

第二天,早上是说法的时候了,这个小路尊者先按了规矩,就托钵,托了钵之后,吃饭了,然后入定。禅定之后就带领他的随从,他有弟子么,一起到比丘尼安居的地方去。当那些地方的人,就是这个地方等的人看到小路尊者来了,“啊”,她们说,“这个就是我们请来的教诫师嘛,以前三个月也记不住一个文的一个傻瓜,那么今天他们叫这个人来教我们,唉呀,我们有什么好听的呢?”有人想走了,那么还有些人说:“不要走吧,我们看看,到底怎么说?”她们就等在那里了。

这个尊者走到这个法座的前面,看见那么高的一个法座,“哦”,他说,“这个比丘尼倒很好嘛,尊重我。”但是他仔细地一观察,他是一个阿罗汉嘛,知道她们是故意捉弄他的,他也不怕,他有神通嘛,他把手一伸,就像象鼻子一样,伸得很高,把那个法座往下一按,就按下来了,法座就压低了,他就坐上去了。坐上去之后,这个小路尊者就在法座上入定。入定之后,从法座上起来,他从法座四个方向,显示了四种神通。大家都很奇怪:“哦,这个尊者确实了不起!”他示现之后,又回到法座上,对那些比, 丘尼,要说法了。他说:“我想用七天七夜的时间,给大家讲,我这个过去三个月才记到的经文(就是他的哥哥教他的一段文)。”他说:“我可以用七天七夜来讲,都讲不完。”他就讲了,把这个仔细地讲了。这些人听到后,都是得到好处,有的是得了初果、二果的了。这样子,她们对这个尊者产生了很高的信仰。小路尊者说法完了,他就回去了。

这么把这个事情给大家说了一遍,大家才知道,过去一些怀疑,全部消掉了。佛也赞叹他,他说在他的比丘里边,能够使得其他的人改变观念的、改变他以前观念的人,小路尊者是最突出的一位。这是小路尊者的特长了。

有一次,佛从祗陀林到王舍城的竹林园里边去。那么耆婆童子(大家知道,这是佛在世的时候很有名的一个医生),他去请佛应供。但是因为他是过去的老概念了,这个他的概念还没改变过来,不知道了,就是请佛跟他的弟子都去应供,就是没有请小路尊者。到这个时候呢,佛跟弟子都进了他这个地方应供去,佛故意叫人家留一个位子,给小路尊者的。佛就坐在那里,饭了菜了,都一点也不吃。耆婆童子就奇怪了:“为什么不吃呢?”佛就说了:“注荼半托迦还没来嘛,他不来,你供养是不圆满的了。”耆婆童子说:“我没有请他来啊,他是不来的。”释迦牟尼佛说了:“你既然请我们僧人,怎么好落掉一个弟子呢?赶快去请吧!&rdquo

这个耆婆呢,虽然不太高兴,但是佛说的,他还是要去。他就派一个人,去请他去了。耆婆童子派的人到竹园去请的时候,小路尊者就显神通了,化了一千二百五十个人。化的人,跟应供的(佛带的一千二百阿罗汉嘛)一模一样的。那么这个侍者看了那么多人,他不晓得哪个是小路尊者了。他就喊了好几声:“注荼半托迦尊者,哪一位?”那一千二百五十个人都说:“我就是,我就是。”那么还认不出到底哪一个是的,于是这个侍者他回去了。释迦牟尼佛说:“你要真心诚意地请,再去一次。”他第二次去了之后,果然请来了。

耆婆童子对小路尊者还是不太恭敬,给他端饭的时候,不太恭敬地给他端。那个尊者又使神通了,他把自己手,又是跟象鼻子一样伸得长长的,把释迦牟尼佛面前那个钵拿过来,吃得光光的。这个耆婆童子一看,大吃一惊,这个佛的饭他吃掉了,知道他是有神通的了,那么赶快给尊者忏悔了。那么这个事情,也是表示佛故意使那些人改变观念了,小路尊者不可轻视。

这个小路尊者一生的事迹对我们有什么教训呢?就是说,一个人,虽然开始的时候很笨,只要他心里边是真正的信仰,真正的忠诚(就是说,对佛是确实地信),而且对于佛的话,确实毫无怀疑地去做的话,你不断地努力地做去做,最后终会成就的。就像小路尊者一样,他虽然开始很笨,但是佛的话他都相信,佛喊他做,他都做。不断地努力去做,最后还是成就了。这些是佛跟小路尊者示现给我们看的,就是就不要看轻那些愚笨的人。我们从小路尊者的事迹里边也可以认识到,造恶业是一点也造不来的,造了一点恶业,感的果就是很严重的了。所以说,我们一定再小的恶业也不要做,善业要多多做,善业做了可以抵销恶业的。

佛在世的时候,小路尊者就是扫地、洗脏东西,不断地洗,不断地背那两句话,就把恶业给消掉了、忏悔掉了,那么他才能够开发过去的善根。就是说,我们做事情,以后就是要接受教训了。恶业,再小的,也不要去做。善业,就不断地要去做。这样子,我们就可以不受那些恶的报,也可以达到开悟的,广积福德资粮嘛,是一个开悟的因缘之一嘛。而且这是要靠努力的,自己努力。有的人,就是偷懒,最好是你给我修,我自己不要动,这样子的人,永远不会成就的。一切事情,只要你肯努力,哪怕再笨,也能成就。你再聪明,不努力的话,也不能成就的。这个修行是自己的事情,你自己不努力,旁的人,代你不了的。如果能代的话,世间上就没有凡夫了,一个佛就可以把所有的众生代完了,都成佛了,那地狱里还有人嘛?没有了。正因为代不了的,所以要靠自己的,那你自己不努力,自己要自暴自弃,要退—这个你怪哪个呢?这受苦还是你自己受了,人家又不受苦嘛。你自己受的苦。

所以我们透过学习那些阿罗汉的事迹,好好反省自己,不要做那么愚蠢的事情。好的事情要争取,不要退;坏的事情赶快远离,不要接近。我们学佛的目的,就是这个嘛。同时,我们说对佛的教授教诫,只是有认识是不够的,一定要有上师指导你如何修行,才能够达到解脱的目的。有的人,把佛学当一种知识来看,当一种学问来看,那不解决问题的。很多的教授,佛学讲得很高,家里的生活根本不是佛教徒的生活,那你这学了有啥用处呢?恐怕还是造罪了。这个好的法,我们在《广论》学过嘛,佛说的法都是教授教诫,都是引导我们修行的。单是嘴里说,不修,那有什么用呢?所以说从这个里边呢,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只要坚定不移地依了佛的教授教诫做,总会有成功的一天。你再聪明,如果佛的话,不能十分地坚定相信,也不肯照佛的法去做,那么你要成功,自己不努力,也做不到的。从这个里边,我们可以得到很多的教训,希望大家仔细慢慢地反省,自己有没有这些毛病?赶快去掉。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2-12 05:23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