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学指导 查看内容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疏

2012-2-15 16: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89| 评论: 0|原作者: 月溪法师

摘要: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疏月溪法师讲述目录圆觉经大义圆觉经疏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普眼菩萨金刚藏菩萨弥勒菩萨清净慧菩萨威德自在菩萨辩音菩萨净诸业障菩萨普觉菩萨圆觉菩萨贤善首菩萨---------------------------- ...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疏

月溪法师讲述

目录

圆觉经大义

圆觉经疏

文殊师利菩萨

普贤菩萨

普眼菩萨

金刚藏菩萨

弥勒菩萨

清净慧菩萨

威德自在菩萨

辩音菩萨

净诸业障菩萨

普觉菩萨

圆觉菩萨

贤善首菩萨

--------------------------------------------------------------------------------

圆觉经大义

在开讲经之前,先讲经中大义,然后全本经皆可明白。释迦佛说的大乘法宝,犹如箱内的宝贝,《圆觉经》如同开箱子的钥匙,全部经的意思,是教我们如何开箱子,得箱子的宝贝。中国哲学家认箱子是宝贝,西洋哲学家分两方面:一方面认箱子为宝贝,一方面站在箱子面前猜箱子内是什么宝贝。小乘声闻分两种:一种是定性,一种是不定性。定性声闻生缠空,认锁是宝贝;不定性声闻认缠空不是宝贝,再去问找宝贝。二乘缘觉分两种:不回心者、回心者。不回心者迷正知见,认空无所有,不执着空,认箱子为宝贝;回心的二乘缘觉再去问找宝贝。大乘人研究用什么方法,将钥匙如何开箱子,得箱子里的宝贝。这一部经完全是开箱子的方法,一部经就是全部经纲要,先将经题解释明白。

(附表解见后页)

“大方广”就是佛性的体用。“大”是指佛性光明,遍满虚空,充塞宇宙,超出时间空间;“方”是指佛性的体,用是由佛性的体发挥出来;“广”是佛性的用,是时时加庇我们众生的,犹如太阳光明一照,将一切昏尘照破,照着我们众生,就是《华严经》里说的:“佛身充满于法界,普现一切众生前,随缘赴感靡不周,而常处此菩提座。”“圆”就是指佛性遍满虚空,圆满不漏;“觉”就是指本来绝对的大觉,不是指对迷而觉得觉、相对的觉。

“无始幻无明”,就是说无始以来,无始无明同佛性是同时有的。经里面说:“一切诸众生无始幻无明,皆从诸如来圆觉心建立,犹如虚空华依空而有相,空华若复灭,虚空本不动。”无始无明是无始以来同佛性有的,是可以破的,我们不能见我们的佛性,就是被无始无明遮障佛性,如同空中有乌云遮障太阳的光明,将乌云吹散,太阳的光便能显现;将无始无明打破,本有的佛性就可以看见。无始无明,就是《华严经》里说的“破无明黑暗”、《胜鬘经》里说的“断无始无明”、六祖说的“无记空”、临济祖师说的“湛湛无明,黑暗深坑,实可怖畏”。这一部经主张的,就是破无始幻无明,一破便可看见佛性。

见闻觉知、一念无明、六根就是经里说的:“四缘假合(四缘指见、闻、觉、知),妄有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四大,中外合成,妄有缘气,于中积聚,似有缘相,假名为心。”

经里主张破无始无明,应远离四种禅病。佛说:“末世诸众生,欲求善知识,应当求正见,心远二乘者,法中除四病,谓作、止、任、灭。”四病就是:

一、是止病将一切思想勉强止住不起,如海水不起波,无一点浮沤。小乘断六根、道家“清净寡欲,绝圣弃智”,皆此病也。佛性非“止”而合。

二、是作病舍妄取真,将一个恶思想改为一个好思想,背尘合觉,背觉合尘,破一分无明,证一分法身。老子“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孔子“正心诚意”、宋儒“去人欲之私,存天理之正”,皆此病也。佛性非“作”而得。

三、是任病就是思想起也由他,灭也由他,不断生死,不求涅盘,不执着一切相,不住一切相,照而常寂,寂而常照,对境无心。儒家“乐天知命”、道家“返自然,归婴儿”,皆此病也。佛性非“任”而有。

四、是灭病就是将一切思想断尽了不起,空空洞洞,如同木石一般。中乘破一念无明、老子“惚兮恍兮,窈兮冥兮”、庄子“坐志”、宋儒“我心宇宙”,以及印度外道六师,皆此病也。佛性非“灭”而有。

释迦牟尼佛的辩证法,用功有此四病,就是经里边说的:“一切诸众生,皆由执我爱,无始妄流转,未除四种相,不得成菩提。爱憎生于心,谄曲存诸念,是故多迷闷,不能入觉城。”四相就是:

一、我相即我执。小乘人断六根时,“小我”已灭,入于“大我”境界,此时心量扩大,有充满宇宙之象,清净寂灭。宋儒所谓“我心宇宙”,庄子所谓“坐忘”(出<大宗师>篇),希腊哲学家所谓“大我”、“上帝”,老子所谓“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皆是“我相”境界。

二、人相即法执。起后念以破前念,譬如前念有我,乃起后念之“否认我”而破之,继而复起一念以破此“否认我”之念,如是相续,以至无我,破见仍存,悉为“人相”。庄子所谓“吾今丧我”,即此相也。

三、众生相亦是法执。凡我相、人相所未到之境界,是众生相,所谓“前念已灭,后念未起,中间是”是也,儒家所谓“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书经》:“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此“中”字即“众生相”境界。

四、寿者相即空执。一切思想皆已停止,一切善恶是非皆已忘却,其中空无所有,如同命根,六祖说是“无记忆空”,二乘误认为涅盘境界,其实即“无始无明”,禅宗称为“无明窠臼”、“湛湛黑暗深坑”,道家所谓“无极”,即此相境界。

错用功就是犯作、止、任、灭四病,结果认我、人、众生、寿者四相为佛性,其实不是佛性。经中佛说:“善男子!彼善知识所证妙法,应离四病。”照着经里边所说的三种法门用功,便不落于四病。

经里又提到有三种法门可以破无始无明,就是“奢摩他”、“三摩钵提”、“禅那”。“奢摩他”中国音叫做“寂静”,就是六根齐用破无始幻无明;“三摩钵提”中国话叫做“摄念”,就是一根统领五根破无始幻无明;“禅那”中国话叫做“静虑”,就是修大乘的六度第五度静虑,六根随便用一根破无始幻无明。

破无始幻无明用功,用六根的随便那一根,我们南赡部洲(即是这个地球)的人,以眼、耳、意三根为敏利。如用眼根,眼睛就不向外看,而向内看,其余五根也不攀缘外境,清清净净的看,向脑根里面来看,看来看去,看到山穷水尽的时间,达到黑黑暗暗、一无所有的境界,这时不可停止,再向前看,看得多叻的一声,无明就会破的,无明一破,豁然贯通,柳暗花明又一村,彻天彻地的看见佛性了。或者六根齐用,清清净净的将一切外缘放下,眼根反观观自性,耳根反听听自性,鼻根反闻闻自性,舌根反尝尝自性,身根反觉觉自性,意根反念念自性,这样用功得多,机缘成熟叻的一声,就会破无明见佛性的。又或者随用一根统摄五根,好比用一主帅统领兵将来进攻敌人一样。譬如用意根来做主将,其余五根向无明窠臼来进攻,眼、耳、鼻、舌、身都到意根上去,放下万缘清清净净的,起一个纯净的思想来向心里去研究,研来研去,研究得多,功夫纯熟叻的一声,无明就会破的。又或者我们没有时间静坐用功,就无庸收摄六根,眼由他看,耳由他听,意由他想,但是于其中要执一个念头来照顾佛性,不论何时何地,片刻不忘,好似失去宝珠,必要将它寻获一样,如此观照,机缘一到叻的一声,也可以见佛性。

经里边说:“善男子!此三法门,皆是圆觉亲近随顺,十方如来因此成佛,十方菩萨种种方便一切同异,皆依如是三种事业,若得圆证,即成圆觉。善男子!假使有人修于圣道教化,成就百千万亿阿罗汉、辟支佛果,不如有人闻此圆觉无碍法门,一刹那顷随顺修习。”考查古今禅宗明心见性的人历史事迹,统统照此三个法门修的。

可破与不可破辩论无始幻无明譬如盗魁,一念无明譬如股匪,六根譬如贼匪所用的武器。欲为民除患必须剿贼,但擒贼要擒王,所谓“歼厥渠魁,胁从罔治”,盗首已除,股匪无主,则其受抚也必矣。若舍其魁首,而擒其附从,不特擒不胜擒,即使一时擒尽,他时贼王再招新匪,是贼患仍未平也。六根烦恼、一念无明,皆从无始幻无明而来,无始幻无明者,根本就不明亮,而迷昧本来明明自性也。小乘之断六根,六根何罪?特工具耳!而断之,是何异夺盗贼之刀兵而毁之,遂以为盗害既除也?岂知害固在盗,而不在兵器。夫兵器靡特不宜毁,且当资之以攻盗贼;六根岂独无庸断,反应利用之以破无明。中乘之务断一念无明,而不知断根本无明,是犹擒贼不擒王也;大乘用一念无明破无始幻无明,犹如以毒攻毒然。一念无明是起一个思想为法执,根本无明是空空洞洞,是空执,法执是不可破的,空执是可破的。

真妄辩论照外道所见,思想断灭便为真心,思想一起即是妄心,起了又断,断了又起,妄心变为真性,真性变为妄心,反反覆覆,何时了止?我今说一比喻:有妇人焉,夫亡守节是为贞操,设若再醮是失贞操,后悔再嫁之非,复归故夫之室。是寡妇者,有贞操乎?无贞操乎?若云贞操未失,岂通人情!斯喻何解?寡妇譬如脑筋,守节譬如思想不起,贞操譬如真性,再醮譬如思想又起,复返夫家譬如再断思想,“思想再断,真性恢复”之见,何异于寡妇再嫁之喻哉?夫根本既错,修亦无益也。昔祖师有<真妄偈>云:“真法性本净,妄念何由起?从真有妄生,此妄何所止?无初即无末,有终应有始。无始而无终,长怀懵兹理。”就是说佛性本自清净,那里会起妄念?起妄念是脑筋,不是佛性。假使妄念是从佛性起,那末根本就有妄念了,止它何益?是止不胜止的。因为无初就无末,有终才有始的,若果“无始无终,相对是假,绝对是真”这个道理都不明白,那就不能够解悟佛法的。学佛错用功夫,犹如以沙煮饭,饭终不成。

我们见、闻、觉、知,一念无明的妄念一动分为两方面,就是正念与不正念,不正念是妄,正念亦是妄。如妄念从外面来,与你不相干,又何必去断呢?如妄念从里边生出来的,比喻龙潭出水的水源,时时有水生出来的,断了又生,生了又断,无有了期。修行断妄念,这个道理实在不通!古人云:“王道不外乎人情。”佛法亦不外乎人情。

渐修顿悟之分别渐修是由修小乘断六根,修中乘断一念无明,但六根与一念是不能永断的,修大乘用一念六根随一根,破无始幻无明,由小、中、大是为渐修;顿修指小乘,中乘皆非,直修大乘,是名顿悟。

“大方广圆觉”、“无始幻无明”、“见闻觉知”、“一念无明”、“眼耳鼻舌身意”,这五种不能说先有圆觉后有无始幻无明,亦不能说先有无始幻无明后有见、闻、觉、知,亦不能说先有见、闻、觉、知后有一念无明,又不能说先有一念无明后有眼、耳、鼻、舌、身、意,经里边说:“善男子!如销金矿,金非销有,既已成金,不重为矿,经无穷时,金性不坏,不应说言本非成就,如来圆觉复如是。善男子!一切如来妙圆觉心,本无菩提及与涅盘,亦无成佛及不成佛,无妄轮回及非轮回。善男子!但诸声闻所圆境界,身、心、语言皆悉断灭,终不能至彼之亲证所现涅盘,何况能以有思惟心,测度如来圆觉境界?如取萤火烧须弥山,终不能着;以轮回心生轮回见,入于如来大寂灭海,终不能至。”经里边又说:“譬如销金矿,金非销故有,虽复本来金,终以销成就,一成真金体,不复重为矿。生死与涅盘,凡夫及诸佛,同为空华相,思维犹幻化,何况诘虚妄?若能了此心,然后求圆觉。”

未曾见佛性以前,思想、人生、宇宙万物皆是生灭相对的;认为心中一样不想是绝对,因为自己不明白是相对中的绝对,并不是真正的绝对。打破无始幻无明以后,见绝对的大方广圆觉佛性,思想、人生、宇宙万物统统变为绝对的佛性,变为绝对的法身净土。

经中又说:“善男子!此菩萨及末世众生,证得诸幻灭影像故,尔时但得无方清净,无边虚空,觉所显发;觉圆明故,显心清净;心清净故,见尘清净,见清净故,眼根清净;根清净故,眼识清净;识清净故,闻尘清净;闻清净故,耳根清净;根清净故,耳识清净;识清净故,觉尘清净。如是乃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善男子!根清净故,色尘清净;色清净故,声尘清净;香、味、触、法,亦复如是。善男子!六尘清净故,地大清净;地清净故,水大清净;火大、风大,亦复如是。善男子!四大清净故,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清净;彼清净故,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智、佛十八不共法、三十七助道品清净,如是乃至八万四千陀罗尼门,一切清净。善男子!一切实相性清净故,一身清净;一身清净故,多身清净;多身清净故,如是乃至十方众生圆觉清净。善男子!一世界清净故,多世界清净;多世界清净故,如是乃至尽于虚空,圆裹三世,一切平等清净不动。善男子!虚空如是平等不动,当知觉性平等不动;四大不动故,当知觉性平等不动;如是乃至八万四千陀罗尼门平等不动,当知觉性平等不动。善男子!觉性遍满清净不动,圆无际故,当知六根遍满法界;根遍满故,当知六尘遍满法界;尘遍满故,当知四大遍满法界;如是乃至陀罗尼门遍满法界。善男子!由彼妙觉性遍满故,根性尘性无坏无杂;根尘无坏杂故,如是乃至陀罗尼门无坏无杂。如百千灯,光照一室,其光遍满,无坏无杂。善男子!觉成就故,当知菩萨不与法缚,不求法脱,不厌生死,不受涅盘,不敬持戒,不憎毁禁,不重久习,不轻初学。何以故?一切觉故。譬如眼光晓了前境,其光圆满,得无憎爱。何以故?光体无二,无憎爱故。善男子!此菩萨及末世众生,修习此心得成就者,于此无修,亦无成就,圆觉普照,寂灭无二,于中百千万亿阿僧只不可说恒河沙诸佛世界,犹如空华,乱起乱灭,不即不离,无缚无脱,始知众生本来成佛,生死涅盘犹如昨梦。”

以后我们的人生处世经里面又说:“善男子!一切障碍即究竟觉,得念、失念无非解脱,成法、破法皆名涅盘,智慧、愚痴通为般若,菩萨、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无明、真如无异境界,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众生、国土同一法性,地狱、天宫皆为净土,有性、无性齐成佛道,一切烦恼毕竟解脱,法界海慧照了诸相,犹如虚空,此名如来随顺觉性。善男子!但诸菩萨及末世众生,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彼诸众生闻是法门,信解受持,不生惊畏,是则名为随顺觉性。善男子!汝等当知,如是众生已曾供养百千万亿恒河沙诸佛及大菩萨,植众德本,佛说是人名为成就一切种智。”这就是《华严经》说的:“佛法不异世间法,世间法不异佛法;世间法即佛法,佛法即世间法;不能于佛法中分别间法,不能于世间法中分别佛法。”别种经就是叫做经,惟有《圆觉经》叫做经中了义经,与别种经不同。经里面说:“善男子!是经百千万亿恒河沙诸佛所说,三世如来之所守护,十方菩萨之所归依,十二部经清净眼目,是经名《大方广圆觉陀罗尼》,亦名《修多罗了义》,亦名《秘密王三昧》,亦名《如来决定境界》,亦名《如来藏自性差别》,汝当奉持。善男子!是经唯显如来境界,唯佛如来能尽宣说,若诸菩萨及末世众生,依此修行渐次增进,至于佛地。善男子!是经名为顿教大乘,顿机众生从此开悟。”此经以圆觉为“体”,以见、闻、觉、知顿悟破无始幻无明为“宗”,以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为“用”。此经是顿教法门,如来五时说法,此经是说华严时(五时即华严时、阿含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盘时)。

三种法门在未曾用功以前,要先明白以下的条例:

○ 佛性与灵性的分别佛性就是我们的本来面目,无生无灭,无来无去,如如不动,遍满虚空,充塞宇宙,恒守本性,无有改变,不受熏染,不起妄念(出《华严经》),佛性人人的都是一样。

灵性,新学家谓之脑筋,旧学家谓之灵魂,内外合成,内是见、闻、觉、知,外是眼、耳、鼻、舌、身、意。分两方面的能力:染缘与净缘。染缘有善、恶、是、非、爱、喜、怒、哀、乐、欲、烦恼、思想,种种俱全,是受熏染、有漏的,人人的不是一样;净缘,灵性里面只有清清净净的一念。染缘是起妄念,净缘是断妄念。我们的眼睛看见印象在灵性里面见的一部份,耳听得的印象在灵性里面闻的一部份,鼻子所嗅的、舌头所尝的、身子所感触的印象在灵性里面觉的一部份,意思所想的印象在灵性里面知的一部份,所有印象在灵性见、闻、觉、知四部份收藏。

○ 无始无明与一念无明之分别不同之点:一为无知无觉,无生无灭,空洞黑暗,一无所有,是可以破的;一为有知有觉,有生有灭,就是从灵性里面起一个妄念,谓之“一念无明”。无始无明是无知无觉,无始有终,可以打破;一念无明是有知有觉、无始无终,是不可破,悟后变为佛性。

○ 佛性与无始无明不同之点一是有知有觉,无生无灭,遍满虚空,光明普照;一为无知无觉,无生无灭,空洞黑暗,一无所有。

○ 《指月录》云:“未见佛性以前,佛性不受熏染;见性以后,灵性、一念无明、眼、耳、鼻、舌、身、意,皆变为佛性。”

○ 修小乘、中乘、大乘及一佛乘之分别小乘是断六根,灵性里面只有清清净净的一念,譬如一面明镜,将灰尘打扫帚得干干净净,就是脑筋里面的净缘(即修四谛法门)。

○ 中乘将一念无明,清清净净的断了,知觉都没有,空空洞洞,是无始无明,非佛性(即修十二因缘法门)。

○ 大乘用功,一念无明及六根统统都不断,利用六根的一念,随便那一根,破无始幻无明见佛性为主要(即修六度静虑法门)。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0-21 05:46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