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学指导 查看内容

楞伽经疏

2012-2-15 16: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102| 评论: 0|原作者: 月溪法师

摘要: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第一之上疏月溪法师讲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序朝议大夫直龙图阁权江淮荆浙等路制置盐矾兼发运副使上护军赐紫金鱼袋蒋之奇撰之奇尝苦 《 楞伽经 》难读,又难得善本,会南都太子太保致政张公施此经,而眉 ...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第一之上疏

月溪法师讲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序

朝议大夫直龙图阁权江淮荆浙等路制置盐矾兼发运副使上护军赐紫金鱼袋蒋之奇撰

之奇尝苦 《 楞伽经 》难读,又难得善本,会南都太子太保致政张公施此经,而眉山苏子瞻为书而刻之板,以为金山常住。金山长老佛印大师了元,持以见寄。之奇为之言曰:「佛之所说经,总十二部,而其多至于五千卷。方其正法流行之时,人有闻半偈、得一句而悟入者,盖不可为量数。至于像法、末法之后,去圣既远,人始溺于文字,有入海算沙之困,而于一真之体,乃漫不省解。于是有祖师出焉,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以为教外别传。于动容发语之顷,而上根利器之人,已目击而得之矣。故云门至于骂佛,而药山至戒人不得读经,皆此意也。由是去佛而谓之『禅』,离义而谓之『玄』。故学佛者必诋禅,而讳义者亦必宗玄。二家之徒更相非,而不知其相为用也。且禅者,六度之一也,顾岂异于佛哉!之奇以为禅出于佛,而玄出于义,不以佛废禅,不以玄废义,则其近之矣。冉求问:『闻斯行诸?』孔子曰:『闻斯行之』。子路问:『闻斯行诸?』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说岂有常哉?救其偏而已。学佛之敝,至于溺经文,惑句义,而人不体玄,则言禅以救之。学禅之敝,至于驰空言,玩琦辩,而人不了义,则言佛以救之。二者更相救,而佛法完矣。昔达摩西来,既已传心印于二祖。且云:『吾有 《 楞伽经 》 四卷,亦用付汝,即是如来心地要门。令诸众生开示悟入。』此亦佛与禅并传,而玄与义俱付也。至五祖始易以 《 金刚经 》传授。故六祖闻客读 《 金刚经 》 ,而问其所从来。客云:『我从蕲州黄梅县东五祖山来,五祖大师常劝僧俗,但持 《 金刚经 》,即自见性成佛矣。』则是持 《 金刚经 》 者,始于五祖,故 《 金刚 》 以是盛行于世,而 《 楞伽 》遂无传焉。今之传者,实自张公倡之,之奇过南都谒张公,亲闻公说 《 楞伽 》因缘。始张公自三司使翰林学士出守滁。一日入琅琊僧舍,见一经函,发而视之,乃 《 楞伽经 》也;恍然觉其前生之所书,笔画宛然。其殆神先受之甚明也。之奇闻羊叔子五岁时,令乳母取所弄金环。乳母谓之汝初无是物。祜即自诣邻人李氏东垣桑木中探得之。主人惊曰:『此吾亡儿所失物也,云何持去?』乳母具言之,知祜之前身为李氏子也。白乐天始生七月,姆指之无两字,虽试百数不差。九岁谙识声律,史氏以为笃于才章,盖天禀然,而乐天固自以为宿习之缘矣。人之以是一真不灭之性,而死生去来于天地之间,其为世数,虽折天下之草木以为筹箸,不能算之矣。然以沦于死生,神识疲耗,不能复记,惟圆明不昧之人知焉。有如张公以高文大册,再中制举,登侍从,秉钧轴,出入朝廷逾四十年,风烈事业播人耳目,则其前身尝为大善知识,无足疑者。其能记忆前世之事,岂不谓信然哉?故因读 《 楞伽 》- 新经,而记其因缘于经之端云。」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序

朝奉郎新差知登州军州兼管内劝农事骑都尉借绯苏轼书

《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 》,先佛所说微妙第一真实了义,故谓之佛语心品。祖师达摩以付二祖曰:「吾观震旦所有经教,帷 《 楞伽 》 四卷可以印心。」祖祖相授以为心法。如医之《 难经 》,句句皆理,字字皆法。后世达者神而明之,如盘走珠,如珠走盘,无不可者。若出新意,而弃旧学,以为无用,非愚无知,则狂而已。近岁学者各宗其师,务从简便,得一句一偈,自谓了证。至使妇人孺子抵掌嬉笑,争谈禅悦。高者为名,下者为利,余波末流,无所不至,而佛法微矣。譬如俚俗医师,不由经论,直授方药,以之疗病,非不或中。至于遇病辄应,悬断死生,则与知经学古者,不可同日语矣!世人徒见其有一至之功,或捷于古人,因谓 《 难经 》不学而可,岂不误哉? 《 楞伽 》义趣幽渺,文字简古,读者或不能句。而况遗文以得义,忘义以了心者乎?此其所以寂寥于世,几废而仅存也。太子太保, 乐全先生。张公安道,以广大心,得清净觉。庆历中尝为滁州。至一僧舍,偶见此经,入手恍然,如获旧物。开卷未终,夙障冰解。细视笔画,手迹宛然,悲喜太息,从是悟入。尝以经首四偈,发明心要。轼游于公之门,三十年矣。今年二月过南都,见公于私第。公时年七十九,幻灭都尽,惠光浑圜。而轼亦老于忧患,百念灰冷。公以为可教者,乃授此经。且以钱三十万,使印施于江淮间。而金山长老,佛印大师了元曰:「印施有尽,若书而刻之则无尽。」轼乃为书之。而元使其侍者晓机,走钱塘求善工刻之板,遂以为金山常住。元丰八年九月九日。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第一之上疏月溪法师讲

宋天竺三藏沙门求那跋陀罗译

魏北印度三藏沙门菩提流支重译

唐于阗国三藏沙门实叉难陀三译

昆明弥陀寺沙门月溪法师注疏

楞伽山名,此云「难往」。阿跋多罗,此云「无上」,意谓有藏宝之地,极难往。譬佛性乃无上至宝,但地位至高至妙,极难达到也。本经有三译,此系宋译本。求那跋陀罗,此云「功德贤」;菩提流支,此云「希觉」;实叉难陀,此云「觉喜」。

一切佛语心品第一之一

过去未来一切佛语,皆以心为宗,由真心发露妙理,能度五性三乘成佛。五性者,阐提(不信)、声闻(小乘)、缘觉(二乘)、不定、菩萨,是也。皆有定性与不定性之别。定性不能成佛,不定性者能成佛。相宗分前三为「三无」,后二为「二有」,不正确。道家「绝圣弃智」是相对;佛家「凡圣不二」是绝对。儒家「去人欲之私,存天理之正。」是相对;佛家「烦恼、菩提不二」是绝对。西洋宗耶教上帝与人是相对;佛众生我平等是绝对。西洋哲学大我、小我是相对;而佛众生我不二是绝对。相对是不平等,绝对是平等。不平等故有争斗、有争论;平等故无争斗、无争论。

释迦六年雪山修行,其所得之结果,即见此「佛性」。毕生奔走宣说者,其目的亦即欲人共见此「佛性」也。此乃佛之一大发明,亦人类史上一极大发明,照耀于千古,故亦即学佛及研究佛学者一先决问题。倘对「佛性」无明晰之了解,则必陷于二乘谬误之途。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也。自佛灭度以来,若干祖师大德因对此问题未能深切认识,以致造成错误之理论者,不可胜数。甚至对佛经之注疏,亦多误解,使佛之本意陷于歪曲。故余特先提出此一大问题,作扼要之阐明。并于大乘各重要经典中,举出若干显明之解释以证明之。于各宗重要祖师之言论着述中,举出若干正当或错误之解释,以反复阐明之,使读者于此得一明晰之概念。此「佛性」问题如能解决,则其他问题可以迎刃而解矣。

什么叫做绝对真心?就是佛经里面说的无上正等正觉,就是说佛性无有那样比对得上。经里又说:「譬如真如,无有对比。」

真心绝对的佛性,究竟是甚么样子?佛性叫做本来面目,又叫做法身,又叫做真如。《华严经》发挥真如佛性之理尤详。<十回向品>云:「勤修一切出世间法,于诸世间无取无依,于深妙道正见牢固,离诸妄见,了真实法。譬如真如,遍一切处,无有边际。譬如真如,真实为性。譬如真如,恒守本性,无有改变。譬如真如,以一切法,无性为性。譬如真如,无相为相。譬如真如,若有得者,终无退转。譬如真如,一切诸佛之所行处。譬如真如,离境界相,而为境界。譬如真如,能有安立。譬如真如,性常随顺。譬如真如,无能测量。譬如真如,充满一切。譬如真如,常住无尽。譬如真如,无有对比。譬如真如,体性坚固。譬如真如,不可破坏。譬如真如,照明为体。譬如真如,无所不在。譬如真如,遍一切时。譬如真如,性常清净。譬如真如,于法无碍。譬如真如,为众法眼。譬如真如,性无劳倦。譬如真如,体性甚深。譬如真如,无有一物。譬如真如,性非出现。譬如真如,离众垢翳。譬如真如,性无与等。譬如真如,体性寂静。譬如真如,无有根本。譬如真如,体性无边。譬如真如,体性无著。譬如真如,无有障碍。譬如真如,非世所行。譬如真如,体性无住。譬如真如,性无所作。譬如真如,体性安住。譬如真如,与一切法,而共相应。譬如真如,一切法中,性常平等。譬如真如,不离诸法。譬如真如,一切法中,毕竟无尽。譬如真如,与一切法,无有相违。譬如真如,普摄诸法。譬如真如,与一切法,同其体性。譬如真如,与一切法,不相舍离。譬如真如,无能映蔽。譬如真如,不可动摇。譬如真如,性无垢浊。譬如真如,无有变易。譬如真如,不可穷尽。譬如真如,性常觉悟。譬如真如,不可失坏。譬如真如,能大照明。譬如真如,不可言说。譬如真如,转诸世间。譬如真如,随世言说。譬如真如,遍一切法。譬如真如,无有分别。譬如真如,遍一切身。譬如真如,体性无生。譬如真如,无所不在。譬如真如,遍在于夜。譬如真如,遍在于昼。譬如真如,遍在半月,及以一月。譬如真如,遍在年岁。譬如真如,遍成坏劫。譬如真如,尽未来际。譬如真如,遍住三世。譬如真如,遍一切处。譬如真如,住有无法。譬如真如,体性清净。譬如真如,体性明洁。譬如真如,体性无垢。譬如真如,无我我所。譬如真如,体性平等。譬如真如,超诸数量。譬如真如,平等安住。譬如真如,遍住一切,诸众生界。譬如真如,无有分别,普住一切,音声智中。譬如真如,永离世间。譬如真如,体性广大。譬如真如,无有间息。譬如真如,体性宽度,遍一切法。譬如真如,遍按群品。譬如真如,无所取着。譬如真如,体性不动。譬如真如,是佛境界。譬如真如,无能制伏。譬如真如,非是可修,非不可修。譬如真如,无有退舍。譬如真如,普摄一切,世间言音。譬如真如,于一切法,无所希求。譬如真如,住一切地,无有断绝。譬如真如,舍离诸漏。譬如真如,无有少法,而能坏乱,令其少分,是非觉悟。譬如真如,过去非始,未来非末,现在非异。譬如真如,于三世中,无所分别。譬如真如,成就一切,诸佛菩萨。譬如真如,究竟清净,不与一切诸烦恼俱。」此乃佛祖就其亲证之真如佛性境界,用语言方便以诏示众生。众生闻之,或茫然不知所云,或略知其大意。

佛性不能离开万物,万物亦不能离开佛性,佛性和物体合一,便是绝对的实在的存在。

佛性是终极的真实,所以如如不动。第一运动者,是不动的,因为一切运动,由此发生。倘佛性能变动,则必探求其动之原因,而不是终极的实在了。所以真实和最后的原因,必须是不动的。

佛性是无限的,完全超越于有限之上,没有言语,没有思想,可以相当佛性之无限。他是不可思议的,他的本质不是理性之所能达到的。佛性不在内不在外,而是无所不在,存于宇宙万物之内,亦存于众生心内。人人明心见性,不是依由思想,而是靠一种内在的超乎思想感觉的顿悟。

西洋人认为绝对乃指本体论,相对乃指现象论。此说不圆,因为绝对之中亦有现象,但其现象乃绝对者耳。

相对之中若有本体乃相对者耳。

佛家之有宇宙论,乃为欲说明之,而后加以否定。亦可说是在觅否定之理由。相对界小乘所研,绝对界大乘所研。

由相对而生矛盾,由矛盾而生否定。

由否定进于肯定,而达绝对。绝对无矛盾,故不再被否定,不会再变为相对,而永远是绝对者,永不退转。这样宇宙才有着落,人生才有归宿。

要记住这一条原则:凡存于时间空间者,便等于存于思惟感觉之中;凡存于思惟感觉之中,此皆虚妄无实,皆是相对。

换言之即是有思惟感觉,然后才有时间空间;有时间空间,一切现象(相名)才有地盆来活动建立。但皆受时间空间所限制,随着时间空间而变迁,无有标准,无有归宿,故名相对。

思惟感觉的本体是无始无明,无始无明自无始以来便是昏暗冥漠,无思惟感觉。但他隐伏着思惟感觉的种子,能受刺激。受刺激后,便生出一念来。这一念之发动(名一念妄动性),便是思惟感觉的开始。继续发展,完成整个相对的宇宙。

相对的宇宙,既是无始无明和一念无明所完成,但它最后的本体,仍是以绝对为本体,并无二个。如果只有这一个相对宇宙,那便变成唯心论了,心之外的物被取销了。但大乘读者毋坭纸墨,见月忘指可矣。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南海滨楞伽山顶,种种宝华以为庄严。与大比丘僧,及大菩萨众俱。从彼种种异佛刹来,是诸菩萨摩诃萨,无量三昧自在之力,神通游戏。大慧菩萨摩诃萨,而为上首。一切诸佛手灌其顶,自心现境界,善解其义。种种众生,种种心色,无量度门,随类普现。于五法、自性识、二种无我,究竟通达。

种种宝花以为庄严,譬自性万德圆满。从彼种种异佛刹来,譬依任何一法门皆可成佛。

大慧菩萨本是婆罗门首领,佛在世时,婆罗门分六派哲学:一、理想派,又名冥想派;二、祈祷派;三、祭祀派;四、自然派,又名天然派;五、有常派;六、无常派,又名断灭派。大慧属于理想派,理想派乃全凭脑筋思想,不住一切想。其功用即在四句中,即不执一切相,不住一切相,对境无心,一切无碍,即有无,非有非无,亦有亦无,有而不有,无而不无,不落两边。祈祷派谓人最初在天上,有大梵天神为主,因欲念堕尘世,故祈祷以冀生天。祭祀派以神我为主,即数论师,计二十五冥谛。谓从神我为冥初主谛,从冥生觉,从觉生我心,从我心生五尘,从五尘生五大,从五大生十一根,共二十五法。而以神我为胜性,而此胜妙,即彼神我也。自然派谓宇宙万物皆出自然,故人应听其自然,不必修行,近老庄。有常派谓宇宙一切皆有轮回,不能避免,故劝人去恶迁善,以获福报,近儒家。无常派谓人死归于消灭,一死即了,故不须修善,但求断灭。

大慧认为一切不住见闻知觉为佛性。手灌其顶,即授手相引以荷大法。

外道

外道 外道于佛教外立道者,为邪法,在今称者名哲学,而在真理之外者。《资持记.上之一》曰:「言外道者,不受佛化,别行邪法。」天台《净名疏.一之本》曰:「法外妄解,斯称外道。」《三论玄义.上》曰:「至妙虚通,目之为道,心游道外,故名外道。」《圆觉经集注.中》曰:「心行理外,故名外道。」《梵网经.上》曰:「天魔外道,相视如父母。」《法华经.譬如品》曰:「未曾念外道典籍。」《圆觉经》曰:「汝善男子,当护末世,是修行者,无令恶魔,及诸外道,恼其身心。」外道之种类不一,《百论》有「二天三仙」,《四宗论》及《入大乘论》有「四外道」,《维摩经》、《涅盘经》等有「六师」,《唯识论》有「十三外道」,《瑜伽论》有「十六外论师」,《外道小乘涅盘论》有「二十种」,《大日经》有「三十种」,《涅盘经》、《僧只律》等有「九十五种」,《华严经》、《智度论》等有「九十六种」。以下逐项详说之。

二天三仙 一、韦纽天外道,以韦纽天为万物之生因者。二、摩酰首罗天外道,以摩酰首罗天之生因者。三、伽毗罗仙外道,即数论师。四、优楼伽仙外道,即胜论师。五、勒沙婆仙外道,即尼犍子。九十六种中举此五师,余均略。见《百论.上》,《百论疏.上之中》。

三外道 即《百论》所说之三仙也。《止观.十上》举此三外道而判宗计。「一、伽毗罗外道,计因中有果。二、沤楼僧法外道,计因中无果。三、勒沙婆外道,计因中亦有果亦无果。」

三种外道 天台智者,于外道立三种。一佛法外外道,如九十六种之外道,佛法外之外道也。二、附佛法外道,如小乘之犊子部及大乘之方广道人,附托佛法而立邪计者。三、学佛法成外道,谬解佛之教门,而陷于邪计者。见《止观》(十上)。

外道四宗 又曰「四见」,亦曰「四执」。一、伽毗罗,计一。二、优楼僧佉,计异。三、尼犍子,计亦一亦异。四、若提子,计非一非异。见《入大乘论.上》,《破四宗论.上》。又一、执一者,如数论等。二、执异者,如胜论等。三、执亦一亦异者,如尼犍子等,四、执非一非异者,如阿时缚外道。见《唯识论.一》,《同述记.一》末。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0-23 10:14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