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佛教词典 佛教人物传 查看内容

沈家桢居士(1913年~)

2012-5-22 09: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49| 评论: 0|来自: 《佛教人物传》

摘要: 一、沈家桢博士信佛的因缘美国最大的佛教社团--美国佛教会,成立于一九六四年。这个社团成立之初,有一位幕后推动会务的人物,那就是有现代须达多长者之称、美佛会副会长的沈家桢居士。沈居士三十多年来,默默的为佛 ...

一、沈家桢博士信佛的因缘

美国最大的佛教社团--美国佛教会,成立一九六四年。这个社团成立之初,有一位幕后推动会务的人物,那就是有现代须达多长者之称、美佛会副会长的沈家桢居士。沈居士三十多年来,默默的为佛教奉献,迄今八十余岁高龄,犹推动庄严寺大佛殿兴建工程,主持“世界宗教研究院”,推动佛经电脑化,昼夜辛劳。这种行菩萨道、利他行的精神,使人赞叹敬仰。

沈家桢居士,浙江绍兴人,一九一三年在杭州出生于一个世代书香的家庭。他的父亲钧叶公(一八八四~一九五一年),字馥生,饱读诗书,十五岁即中了秀才,继入绍兴府中学堂读书。一九〇五年加入光复会,随革命先烈徐锡麟赴日留学,读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一九〇七年,徐锡麟、秋瑾在安徽、浙江两地起义,失败后双双殉难,馥生公亦遭通缉,流亡海外。民国肇建,历任浙江军政府教育司长、政务厅长等职,一九二一年任浙江省议会议长,以后即归隐田园,从事地方公益事业。

家桢的母亲是一位虔诚的佛教信徒,所以他自幼即受到佛教法薰陶,在他八识田中种下了菩提种子。虽然他入学读书时,小学和初中都读的是教会学校,他并没有因此而信天主。读高中时因罹患严重的支气管炎,不得不休学回绍兴乡间疗养,为此耽误了学业,所以二十一岁才自高中毕业,同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科,一九三七年毕业。

家桢自交通大学毕业后,即进入国民政府的资源委员会工作。这时“芦沟桥事变”爆发,中日八年战争开始。中国政府为了充实军事装备,準备长期抗战,资源委员会派遣家桢到德国,与另外两位工程师会合,采购一座电工厂(以制造电话为主)的机器设备。同时,他还担任中国政府与西门子电机公司的交涉代表。

家桢于赴德国之前,已经在上海和居和如女士订婚,他在德国加倍努力工作,希望在一九三九年前将订购的机器运回,完成任务,好早日返国结婚。不意一九三九年八月欧战爆发,德军以闪电战术侵入波兰,柏林气氛紧张,许多大楼顶上架起高射炮,市民实施粮食配给。当时正在柏林的沈居士,接到中国政府急电,要他自行决定行止。他考虑到采购的机器已经接近完成,但许多机器尚未交运,如果这时离开,可说前功尽弃。因此他决定留下来,完成未竟的任务。在历经许多艰险把机器交运后,又冒险把档案资料送到揶威,交给一位许德纪工程师,然后绕道回国,向资源委员会报告,这时已是一九四〇年的年初了。

是年春天,他在上海与居和如女士结婚,六月,夫妇二人同赴昆明,在由他采购机器而成立的中央电工厂任职,初任工程师,翌年升任厂长。一九四四年调到重庆,在资源委员会任副组长。孙运璇先生当时也在资源委员会工作,担任工程师及天水发电厂厂长,与沈居士友谊甚笃。

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政府复员,家桢调到上海,担任资源委员会协调处代表,一九四七年辞职,在上海自行创办中国贸易暨工业发展公司。一九四九年,大陆战局激化,他将公司迁到香港,一九五二年全家移民美国。

家桢在美国纽约,先后担任环大西洋财务公司董事长,泛大西洋发展公司董事长,海运公司副总裁,美国轮船公司总裁。一九七三年,纽约圣约翰大学赠予他荣誉博士学位。一九八〇年,在他六十八岁的时候,自企业工作岗位退休,转而从事佛教文化暨弘法利生事业。事实上,他早在十多年前,即组织美国佛教会,捐资购屋创办大觉寺,早已从事弘法利生工作了。不过那时是“兼职”,一九八〇年以后,推动佛教事业就成为他的专职。

家桢信佛因缘,从幼年开始。在他生平所遭遇的许多次危难中,都因念佛而得免。不过认真的由信佛而学佛,却是中年以后的事。一九六零年前后,佛学家张澄基教授到纽约演讲,他和张教授于抗战时期曾在印度相识,至此他受到张教授的启发而认真学佛,从而推动佛教事业。近三十年的工作里程是:六〇年至七〇年间,为组织美国佛教会及建设大觉寺时期;七〇年之后为推世界宗教研究院时期,八〇年之后,为建设“庄严世界”-大庄严寺时期,近数年,又致力于佛经电脑化,制作CD-Rom的工作。

二、美国佛教会与大觉寺

一九六四年春天,在旧金山弘法的乐渡法师到纽约,有一位倓虚老和尚的皈依弟子姜黄玉靖老太太接待他。由姜老太太的介绍,和沈家桢居士见面。沈居士到乐师住的公寓中相访,二人共谈佛教前途。他们谈到中国佛教的危机。乐师慨然的说:“中国的佛教,早在共产党来到之前,就已经腐败衰落,不堪为大众的领导了。”继之、乐师又说:“今天在美国,如果还是抄袭中国的那一套,祗是做些求签拜纛,宗派间互相批评,出家人把寺庙看作是自己传子传孙的家庙,佛教决不可能在美国站得住。”这一番话,使沈居士十分感动。他们相约组织一个佛教社团,共同为佛教做点事。

是年十月,乐师在张志锐、俞俊民、张朱逸民、姜黄玉靖、居和如等居士信众的协助下,成立了“美国佛教会”。沈居士当时担任几家大公司的董事长、总裁等职务,工作繁重,没有参加首届董事会,他在幕后协助。美佛会成立,公推乐渡法师为首届会长,继之创立大觉寺,乐师出任首届住持。

在美佛会未成立之前,先有一批念佛的同修,在纽约市的布朗区,租下一所公寓楼中的一层房子,大家定期同修。同修们有意成立一所正式佛堂,但以因缘未具,尚不能付之行动。直到乐渡法师到了纽约,组成了美佛会,大家再度兴起成立佛堂或寺院的心愿。美佛会成立之初,会址就设在大家租用念佛的公寓楼中。但由于场地狭小,诸多不便。一九六五年,沈家桢居士的夫人居和如女士,购得纽约布朗区的办公大楼一幢,捐给美佛会做为会址。美佛会大楼加以改修,除供美佛会办公外,并成立大觉寺。说到大觉寺,就不能不介绍沈居士的夫人居和如女士。居和如女士,浙江海宁人,一九一七年出生于北平,后来随父母返回南方,在上海受教育。她的父亲是一位银行家,是金融界名流宋汉章的助手,曾任上海中国银行副经理。居和如女士具有传统女性的美德,温婉贤淑,二十一岁与沈家桢居士订婚,二十四岁沈家桢由欧洲返国,在上海结婚后同赴大后方昆明。那时是抗战中期,物资缺乏,生活艰苦。他们的孩子相继出生,和如相夫教子,度过战时艰苦岁月。

一九五二年,全家移民美国,数年之后,沈家桢居士的事业日益发达,但和如有生之年,亲自操作家务,从不雇用佣人。她自幼养成整洁的习惯,家中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一九六四年,她以个人私有净财,购下纽约市布朗区亚尔巴尔湾(3070 ALBANY CRESCENT BRONXN.Y)的一幢建筑物(原来是一家电话公司的办公大楼),赠予美国佛教会,作为大觉寺的寺址。

居和如居士那一笔钱财的来源,据沈家桢居士说是这样:一九四九年他们逃难离开上海时,在中国大陆的财产全丢掉了,初到美国时,生活很苦。沈居士忙于经营事业,居和如担起料理家务和照应四个孩子的责任。沈家桢居士后来和朋友合办了一家公司,到第五年的一九六四年,股东分配红利,沈居士分到一笔为数可观的钱。沈居士那时已信仰佛法,且与张澄基教授、陈健民居士等常在一起讨论佛学,而和如居士初起信不久,笑他们:“你们只会讲不会做。”沈居士对她解释说:“那是修慧”。和如居士笑称:“我们分工合作,你修慧,我来修福。”当沈居士分得那笔红利时,把钱一分为二,由各人分别去修福修慧,而和如居士竟然把她分得的钱,几乎全部拿出来买房子改装成大觉寺。“难舍能舍”,在一个初发心信佛的人来说,这是何等难得。

和如居士是一个“为善不欲人知”的女善人,中国大陆开放后,得知大陆卫生落后,她关心祖国青年的健康教育,向上海的“大众医学社”长期订阅数千份《大众医学》杂志,分赠全国中学,供学生阅读。难得的是她不具名,而以“大洋彼岸华人集资订赠”,这实是“三轮体空”的布施。

大觉寺有了寺址,乐渡法师把由香港请得的佛像运达纽约,供奉在大殿中,更增加大殿的庄严。有了宽敞的场地,大觉寺扩大弘法活动,成立讲经班、静坐班、大觉修习班、英文班、太极拳班、儿童华文班等等,并经常礼请法师到寺中讲经。大觉寺是纽约早期少数两三处道场之一,乐渡法师任满退位之后,仁俊法师、圣严法师、法通法师、圆一法师、根造法师,以及明光法师、继如法师等都担任过大觉寺住持。

三、世界宗教研究院与和如纪念图书馆

继组织美佛会之后,沈家桢居士于一九七〇年创立“世界宗教研究院”。他创立这所极具规模的研究机构,其宗旨何在呢?诚如《世界名人录》中所刊载他的话:

我的目标是利益一切众生,并免除一切众生的恐惧;以世界所有宗教的集体智慧,提供我们达到这个目标的方向和方法。因此,我将我的精力供献于介绍这智慧给所有美国人以及一切人类。就我在这方面的努力及程度而言,我认为我的生命是成功的。

在世界宗教研究院成立“缘起”一文中说:

美国纽约世界宗教研究院,为一非营利之私人基金团体,由在美侨领沈家桢居士独捐巨资,于一九七〇年十月成立,该院业务由董事会司之。目的在培育发展世界各宗教的学术研究及弘扬其教义。以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及印度教等五大宗教作为优先研究对象。然鑒于基督教及犹太教在美国已有相当之发展,研究院乃以佛教、伊斯兰教及印度教为现阶段之主要研究对象。为配合对各民族的生活方式、哲学和宗教思想型态有研究兴趣的学人、学生及学苑等的需要,研究院将致力于收集、组织和提供充分之研究素材(包括珍罕文件手稿之缩影本)及由电脑处理的目录资料。研究院现拥有专家多人,分别在印度、尼泊尔、台湾、香港、日本及美国数大学内,从事各种资料搜集分析及复制珍本缩影等工作。该院拟不断地引进该等资料,俾使其成为一所主要的世界宗教研究中心。

世界宗教研究院创立之初,院址设于纽约州的威彻斯特郡。两年之后,沈家桢居士与纽约州立大学合作,把研究院设立于州立大学长岛石溪校区的梅维尔纪念馆五楼,由此开始,世宗院在此作业了近二十年之久。

一九九一年七月,世界宗教研究院第二度迁址,迁至纽约州博南郡肯特镇的“和如纪念图书馆”内,成为世宗院的永久院址。于此,或有人问,这“和如纪念图书馆”是以何因缘而有的呢?原来“和如”就是沈居士的夫人居和如女士,这一所图书馆是纪念她而建立的。

和如夫人自一九六零开始学佛,信仰虔诚,精进不懈。晚年以持诵《金刚经》为日课,十八年从未间断,屡有感应。一九八七年,这位善女人身体违和,是年十月,医院诊断确定为骨癌。在生病过程中,痛苦自所难免。而最使沈家桢居士担心的是:“临终时会不会有不堪忍受的痛苦,而影响她念佛的正念呢?”那也就是说,会不会因生理的痛苦,不能得到“一心不乱”,而影响到念佛往生。但事实的经过,与沈居士所担心的恰恰相反,和如居士在为时八个多月的病期中,一直都没有太大的痛苦。后来沈居士回忆说:“在最后一个月中,她能自动的减轻止痛药的分量,而最后的两天,她不但没有要止痛药,连一粒安眠药也不服用,她的头脑完全清醒。”

一九八八年七月三日,庄严寺正举办夏令营讲座,沈居士下午有两个小时的讲演,他见和如夫人身体十分衰弱,不想践约到庄严寺去。和如夫人却心不颠倒,毫不贪恋的说:“不,你去。”她的声音十分微弱,语气却十分肯定。沈居士赶到庄严寺上课,又匆匆赶回家中。他在《为什么劝您念金刚经》一文中,细述居和如夫人往生的经过:

我匆匆回家,和如情况如常,并无什么不妥。夜间十一时许,雷久南博士、我及家人们围坐床前,和如忽然要我近前,示意伸双手互握,她张目注视我,我轻轻问她,是不是什么地方痛?她表示没有,我微笑的看着她而紧握双手。忽然之间,我觉得她的眼珠不动了,微微张口,听到轻微的“浦”的一声,一下子什么都静止了。一家人抑制悲痛,同声念阿弥陀佛,和如已缓缓的合上眼。

居和如居士生于一九一七年,一九八八年往生,享年七十二岁。她育有三女一子,各获高级学位,事业各有成就。

沈家桢居士在《为什么劝您念金刚经》一文中续说:

第二天早上,替和如换好衣服后,我到家中小佛堂拜佛,一眼望见佛台上摆放的一本《金刚经》,这是我家居住Tekeming 十八年来,和如每天必诵的晨课。当时我发了一个愿,我要继续替和如做她的晨课,每天念〈金刚经〉。......

和如夫人往生后,沈家桢博士为了纪念他相守近五十年的伴侣,及发扬和如夫人慈悲喜舍的精神,他以和如夫人名下近百万美元的遗产,加上家属亲友的捐助,在纽约博南郡肯特镇他所推动建设占地五百英亩的“庄严世界”内,盖了这所规模宏伟,设备现代化的“和如纪念图书馆”,作为“世界宗教研究院”的永久院址。图书馆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对外开放,供社会大众使用。

世宗院最初拥有的资产,是以购自一位戈特理查先生的一万八千册佛学典籍为基础,另加上亚洲宗教著作三千余册,和一万两千张来自台湾、印尼及尼泊尔所拍摄的各种经典的显微影片。以后年有增加,迄今院中拥有藏书近十万册,此中包括三十二种亚洲语文及十一种非亚洲语文的藏书;有九百三十二种期刊,五万三千项稿本及论文(此一部分资料已制成微粒影片)。有五百余种地图,四百余种影片、录影带和录音带。以上各种馆藏中,以佛教资料最为丰富,其中有中文版、日文版、韩文版等各种版本的大藏经,多种版本的甘珠尔、丹珠尔经文,以及缅甸文、高棉文、锡兰文、印度达凡那格里文、寮文、泰文、越南文等的南传大藏经,及以上各国语文及西方语文的翻译及研究著作。

在资讯服务方面,该馆的资讯服务部,发行《佛典资讯》期刊,收集各种有关亚洲宗教思想及习俗的研究作品出版消息,尤其着重于佛学方面的报导。并收集有关亚洲宗教团体、学术组织及其相关资料,以供从事亚洲宗教或比较宗教研究的学者参考。目前《佛典资讯》已成为国际间佛学研究者的重要刊物。

该馆的微粒资源部,自一九七三年至今,摄制藏文、梵文的微粒影片研究资料,以低廉的价格,复印出来提供研究者使用。多年来,索取这项微粒影片复制品的学者,遍及世界各地,尤以日本、德国学者为多。该部近年提供各地学者的微粒复制片,年达十五万片左右。

四、成立台湾译经院英译佛经

一九七〇年,与创立世界宗教研究院的同时,美佛会在台湾成立了“译经院”,希望把大乘经典译成英文,俾佛法能够进入欧美人士社会中,而不仅是在华人社会流传。这是一个创新的构想,这一理念仍出于沈家桢居士。

认真的探讨,自一九六八年沈家桢居士当选美佛会副会长后,他就成为推动美佛会工作的中心人物。译经院于一九七〇年开始筹画,当时美国没有适当人才,最后决定在台湾成立,由印顺导师拨出福严精舍的房屋作为院址。

译经院成立之初,沈家桢居士亲自担任院长,聘请顾法严、戈本捷两位居士任副院长,及李恒钺、许巍文两位居士为顾问。两位副院长都是学有专长的科学家。戈本捷居士河北人,一九一三年生,国立北洋大学毕业,一九五三年皈依三宝,后来又依印顺导师受菩萨戒。当时他是中国石油公司嘉义溶剂厂厂长,后来曾任台湾堿业公司总经理,晚年与夫人周腾女士同住佛光山精舍,虔修净业,数年前均已往生。

顾法严居士名世淦,字法严,浙江绍兴人,一九一七年生,国立中央大学毕业,曾服务于台湾的农村复兴委员会多年。他精通梵文及巴利文,是近数十年年来的译经名家,他所译的《原始佛典选译》、《佛陀的启示》、《禅门三柱》等,都深受读者喜爱。参与译经院工作的,还有关世谦、杨梓茗、许洋主、缪树廉、刘奕赐、何光谟等多人。

译经院成立之后,院长一度由张澄基教授出任,译出《大宝积经》精品二十二卷,在美国出版。一九七八年,圣严法师继任院长,译经院迁到台北的中华佛学研究所内,一九七九年三月,译经院改组,由中华佛学研究所接办。

五、推动建设“庄严世界”

美国佛教会推动的最艰鉅、最壮观的大建设,是庄严寺的创立。

庄严寺现在已成为世界各地佛教信徒所熟知的庄严圣地。但在二十年前,却是沈家桢、居和如夫妇梦中的幻境。据沈家桢居士回忆早年兴建庄严寺前的感应说,一九七五年的春天,他做了一个梦,清晰的梦见他和夫人进入一座庄严的大寺院里,大殿高大无比,大殿旁有似为白色花岗石的山峰,远眺有如古希腊式的弧形剧场。沈夫人遥指弧顶右首说:“我已在该处建了房屋。”二人进入大殿,正中坐一巨大无比的佛像,向他们二人频频点首。沈居士忙跪下顶礼膜拜,心想此寺必定利益一方众生,至此忽醒。醒来与夫人一谈,两人决定将他们博南郡所有的大片土地,拨出一部分来兴建一座庄严的大佛寺。

他们所拥有的那片土地,是在纽约郊区,距纽约五十英里的博南郡肯特镇外,是一大片丘陵林地,总面积有五百多英亩,他们拨出了一百二十五英亩,捐给美国佛教会做为兴建庄严寺之用。

为了推动这件巨大工程,佛教界各方都予美佛会以大力的支持,如台湾的慧炬杂志社、周宣德居士、李炳南居士,香港妙法寺的洗尘法师,在开始时都予以金钱上的捐助。一九七六年秋季,建寺工程开始,那真是“筚路蓝褛,以启山林”的工作。施工之前,先要开辟一条进入工地的道路,没有人会想到,那竟是敏智、仁俊、圣严三位大法师,带领着男女居士和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去开辟的。他们锯树、搬石、除草、掘土,由公路边开筑到“七宝湖”(一个约三英亩大的天然湖),长度有五百公尺,是他们利用许多个星期天才修筑完成的。

庄严寺的兴建,是多方面的因缘和力量,沈家桢和他夫人居和如捐地捐钱,香港的董浩云居士承担运输,名建筑师贝聿铭负责设计,翁兴庆先生提供顾问,十方善信捐输财物,美国佛教会三百多会员出钱出力,众志成城,由一九七六年开始,迄今工程仍在进行中。玆将其已完成的建筑物介绍如下:

(一)观音殿:这是一九八五年最早完成的建筑物,承袭盛唐时代的建筑风格,远观宏伟壮丽,近看朴实典雅。殿正中所供奉的观音像,是明代名窑的古物。另一尊六尺高的唐代木雕观音,也供在上方的玻璃龛中,这尊历时千余年的观音像,以特殊因缘重现于世,本已陈朽,经名师整修后,栩栩如新,坐姿逍遥,神态自在。

观音殿面积广大,可容千人,每年美佛会举办的学佛夏令营、观音法会、药师法会、佛七等活动,都在此殿举行。

(二)五观堂:与观音殿相邻,有优雅的回廊相接,堂内除作餐厅外,亦可作为讲堂、会议厅及举办各种活动之用。

(三)千莲台:千莲台是一所容纳灵骨的所在,建于庄严寺西北边的山坡上,依山而建,面向东南。那是在花岗巖壁上,镶以一千〇五十个不锈钢的莲位盒,而以半圆弧形开展,有如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设计新颖别致,为国内外所仅见。

(四)印光寮:这是出家众的寮房,庄严寺的常住众、行脚参访来此挂单的僧侣,都住在这里。这里住过印度、斯里兰卡、越南、泰国、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美国等不同国籍的出家人。

(五)太虚斋:太虚斋建筑在七宝湖湖畔西侧,是一幢两层楼的建筑物。楼上分为男众宿舍及女众宿舍,楼下为活动中心及斋堂,这是专供远道来此学佛的居士食宿之所。目前每周日在活动中心开有以英语为主的禅修班、静坐班及佛学讲座等课程。

(六)退而不休寮:在太虚斋后面小山坡上、有几幢独立家屋,住着庄严寺退居住持显明老和尚,前《菩提树》发行人朱斐老居士等退而不休的老人。

(七)和如纪念图书馆:同时也是世界宗教研究院的院址,建在七宝湖前方,隔湖遥遥和大佛殿及观音殿相对,林木掩映,风景绝佳。

(八)大佛殿:全名是“万佛绕毗卢遮那大佛宝殿”。大佛像是欧美西方国家最高的佛像,大殿当然也是最大的大殿。佛像高三十七英呎(十一公尺),六、七个人高,殿四周有一万尊佛像环绕。大殿高七十二英尺,面积两万四千平方英呎(约七百坪),可容纳两千多人在殿内活动。于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四日,举行落成典礼。

大佛像的塑造,出自中国大陆艺术名家陈长庚教授之手,陈教授有三十年以上雕塑经验,他撷取敦煌、云岗、龙门等地佛像的精华,发挥他研究佛像雕塑的毕生功力,塑造这尊庄严宏伟、气势雄浑而又流露无限慈悲的佛像。

六、成立佛教电脑资讯库功德会

把佛经输入电脑,制成光碟,使圣典得以永久保存,广为流通,是沈居士心中筹思已久的一件事,只以因缘未具,未付诸实行。一九九四年七月,朱斐、沈乃宣、于凌波、郑振煌诸居士、不期而聚的都到了庄严寺,因缘和合,就此事加以讨论,一致认为应积极推动。于是在沈家桢居士的策画下,成立“佛教电脑资讯库功德会”,由研究佛学的顾伟康教授及电脑专家张景全硕士主持其事,首先输入电脑的是丁福保的《佛学大辞典》,继而又输入多种金刚经注解及图片。

洛杉矶大觉莲社的创办人沈乃宣居士,在洛杉矶成立第一分库,号召二十多位佛教同修做义工,把二百六十万字的《蕅益大师全集》输入电脑。一九九四年十月,沈乃宣、张景文,陈君珩三位居士、代表世宗院到台湾访问,得到中央研究院谢清俊教授、佛光山慈惠法师、谢玲玲居士,大愿基金会杨国屏教授等的赞助合作,筹备组织“中华电子佛典协会”。一九九六年春,电脑资讯库制成第一片光碟-《金刚经》的测试片。之后各地分库相继成立,资讯库功德会会员已接近五百人。行见中华佛典电脑化将日益普遍,这是沈居士倡导的结果。

(于凌波着)(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0-22 07:04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