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佛教词典 佛教人物传 查看内容

乔美仁波切

2012-5-22 09: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79| 评论: 0|来自: 《佛教人物传》

摘要: 藏传佛教中涌现出的历代高僧大德,无一不是为了继承、发扬、广弘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沥肝披胆光前裕后,树立起一座座明彰显着的里程碑。在层出不穷的无数持教大德中,噶玛乔美仁波切以其卓越的实证功德脱颖而出。为如今 ...

藏传佛教中涌现出的历代高僧大德,无一不是为了继承、发扬、广弘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沥肝披胆光前裕后,树立起一座座明彰显着的里程碑。在层出不穷的无数持教大德中,噶玛乔美仁波切以其卓越的实证功德脱颖而出。为如今的修行者树立了一个鲜明的楷模。并将宁玛噶举两大宗派的法源汇融成一支,创立内多噶举派,成了这一派系的开山祖师。从此,声誉威振四海,名扬天下。

乔美仁波切约于公元十七世纪(具体生卒时间、地点不详)出生在一个普通的牧民家庭里,父亲名为班玛旺扎,母亲秋炯杰。他生来便具有强烈的慈悲心与非凡的智慧。由于前世的宿缘善根。从小就对三宝有猛烈的诚信,对正法有迫切的希求心。从孩提时代就对观修心性有浓厚的兴趣。小时候经常在草坪上打座,寻找心的来蹤去迹。五岁时已对心的本来面目有了一定的认识。

六岁开始学习文字的读诵与书写。由于天资聪颖,没用多久,便运用自如,流利阅读经论誊写典藉。七岁的时候,在仲巴上师前剃度出家,从此以后,谨持净戒,修持六度万行。

与其他修学者不同的是,他并未进行广泛的闻思,而几乎将所有的精力全部投注在修行上。精进实修,废寝忘食,甚至通宵达旦,彻夜不眠。他追循前辈苦行的足迹,历尽风风雨雨,为修法所付出的努力和经历的艰难困苦,实非我们常人所能想象的。

二十岁那一年,在被公认为阿弥陀佛化身的红帽金刚上师前恭听了"兰结即约"修法引导,并且潜心专研了因明的入门《摄类学》,同时也认真背诵许多经典论着,也听受了噶举派、宁玛派的诸多教言及窍诀,尽管如此,但大部分时间仍然用于观修心性上,行住坐卧无时无刻不在修行的境界中,无论身居闹市,还是独处静处都是一模一样,自心不为外缘所转,修证不断提高,日臻究竟。此后,也时常到俗家作经忏,超度亡灵,随缘度化众生,摄受有缘弟子。

高僧大德的品行,有时从一件事情中也可表现出来。一次,当地的人们染上了一种严重的传染病,部分人不幸身亡,许多人祈请乔美仁波切慈悲加持消除这场灾难,他亲自到患者家中念经加持,丝毫未考虑自己时刻有被传染上此病的危险。而被他挽救了生命的那些人却没有感恩戴德之心。对此乔美仁波切并未放在心上,而是真挚祈愿生生世世救度他们摆脱更大的疾患--业惑。诸如此类的事例有许多,恐繁不述。

到了晚年,他一如即往地勤奋实修,隐居幽境闭关,期间也为部分有缘眷属传授修法窍诀,指导他们修持。弟众中获得共同、殊胜成就的人,为数不鲜。与此同时也着书立传,为后代的学人留下了《山法论》《转经轮功德》等许多无价之宝--修法窍诀。其中最为广泛弘传的是《极乐愿文》。文句优美流畅,意义深奥,具有不共的加持力,可谓是雅俗共赏的杰作。尤其是在雪域,几乎家喻户晓,人人皆能背诵,诸大尊者以此在各地举行极乐法会,无量众生依此趋向解脱的彼岸。

乔美仁波切圆满人间的事业后,不舍肉身携母亲、家犬等一同往生西方净土--极乐世界。

他真正实践了受持证法,为佛教作了卓越的贡献,实为我们这些后学效彷的典范。

(根据网上资料编辑)五世嘉木样活佛-丹贝坚赞(1916~1947年)

拉卜楞寺,位于甘肃省夏河县,是藏传佛教格鲁派所属六大寺院之一,创建于清康熙一七一〇年。而创建此寺的,则是嘉木样·雪巴·俄旺宗哲,他是拉卜楞寺的第一世活佛

俄旺宗哲是甘肃省夏河县人,生于清顺治五年(一六四八年),藏历第十一绕回的土鼠年正月初八日。他十三岁依青却·益西嘉措出家,受沙弥戒,二十一岁入藏学法,抵拉萨后赴各寺庙祷告,传说文殊菩萨含笑接受他献上的哈达,所以他有“嘉木样协巴多杰(意为妙音笑金刚)”之称。他进入哲蚌寺学法五年,取得“葛居巴”学位,继续从名师研究,得其究竟。三十三岁起开始授徒,应请到各地讲经弘法,誉满四方。五十三岁时,受第六世达赖喇嘛之请,出任哲蚌寺堪布,深受僧众敬仰。六十一岁时,应青海和硕特汗南蒙古族亲王之请到青海。翌年(一七〇九年)为宗咯巴建立拉萨甘丹寺三百周年纪念,嘉木样·雪巴发愿在故乡建寺。他选定甘南夏河县扎西曲滩为寺址,一七一〇年奠基,一七一六年竣工,这就是格鲁派六大严林之一的拉卜楞寺。一七二〇年,清康熙皇帝册封嘉木样·雪巴为“护法禅师班智达额尔德尼诺门汗”,颁赐金敕册印,赏穿黄马挂。他于一七二一年,七十四岁之年圆寂。

由于嘉木样是藏传佛教杰出的学者,故拉卜楞寺亦以学风之盛而闻名,寺中有大乘、秘密、呼金刚、时轮、医药等五部学,数千学僧集中于此学习研究。第二世活佛嘉木样·晋美旺波,致力于扩张教势,是为拉卜楞寺全盛时期。三世活佛嘉木样·罗桑图旦久美嘉措,圆寂于一八五五年。四世活佛嘉木样·葛藏图旦旺徐,圆寂于一九一六年二月,而五世嘉木样活佛于是年转世。

五世嘉木样活佛,于一九一六年,藏历第十五绕回火龙年的三月十二日,出生于四川省康理塘营官坝的彩玛村。父亲名贡保端主,汉名黄位中,母名姑如拉措,五世嘉木样俗名丹贝坚赞,汉名黄正光。

据说丹贝坚赞五岁的时候,经过九世班禅的卜算,命拉卜楞寺摄政唐仓活佛到四川去探访灵童,认定丹贝坚赞是四世嘉木样活佛转世。上报九世班禅,班禅命拉卜楞寺的德哇仓活佛率领随员,迎丹贝坚赞至拉卜楞寺,于一九二〇年九月二十二日,在拉卜楞寺举行座床大典。典礼之时,班禅大师遣使献白法螺,各寺院活佛亦奉献供养,当时甘南驻军的镇守使署也派代表送礼致贺。

一九二一年二月初八日,五世嘉木样在持律大德嘉木样钦饶加措座下受居士戒。继而在拉科仓,久美成来嘉措座下受沙弥戒,同时礼智华嘉措为师,学习藏文。

五世嘉木样初入拉卜楞寺时,由于甘南驻军的镇守使署越权干预宗教事务,使拉卜楞寺地方政教事务极为混乱。僧侣群众虽一致反对,但由于驻军蛮横,终无结果。经寺方高层僧侣开会决定,在嘉木样活佛未成年前,政教事务由其父黄位中代理。一九二四年,由于地方混乱,嘉木样活佛及其家人离开拉卜楞寺,到甘肃省会兰州,朝拜九世班禅,同时也拜访省方军政人士,要求主持正义,敦促甘南驻军撤离,未获结果,五世嘉木样一家人于是年年底又返回甘南。

一九二五年春,黄位中以“佛父”身分,联络甘南地方各部落头人,发动组织武力与甘南驻军抗衡,五世嘉木样亦离拉卜楞寺到外地避难。未几,黄位中又组织九人代表团,赴兰州向省方请愿。当时国内处于分裂割据状态,甘肃是西北军冯玉祥的地盘,请愿团向国民军总司令冯玉祥呈递请愿书,冯命其部下第七方面总指挥兼甘肃省长刘郁芬查办,刘郁芬派总指挥部政治部特派员宣仲父赴甘南调查。宣仲父到达甘南,听取当地僧侣和民众的意见,代为起草“甘边藏民泣诉国人书”,向各方呼吁。事末解决而宣仲父他调,省方又派贾宗周继续调查,协调解决纠纷。最后订立解决协议,驻军撤出拉卜楞寺,在外地避难的嘉木样活佛重回拉卜楞寺。

嘉木样活佛重回拉卜楞寺,受到僧俗盛大的欢迎,这时他已十余岁,开始行使职权。由一九二九年开始,他革新拉卜楞寺管理制度,扩大教区,重修续部上密宗经院,立规章戒律;修建菩提法苑、来周村嘉木样花园;新建和扩建寺院十五处,还创办藏族小学、拉卜楞寺僧侣学校。

一九二八年,国民政府统一全国,建都南京。一九三三年,国民政府颁赐五世嘉木样活佛封号,名为“辅国阐化禅师嘉木样呼图克图”,并颁赐册印。一九三六年夏,嘉木样活佛邀请九世班禅访问拉卜楞寺,是年闰五月中旬,九世班禅大师到达,五世嘉木样向班禅大师献曼荼罗、白法螺、白银及全副服饰用具,以谢师恩。拉卜楞寺大小活佛僧侣及所属各寺院僧侣、地方民众七万余人,先后聆听受持班禅大师传法。在以后的一个半月中,班禅大师为五世嘉木样授比丘戒。

一九三七年五月,五世嘉木样赴西藏学法,十月九日抵达拉萨,地方政府及各寺院予以盛大欢迎。继而朝拜布达拉宫,在达赖喇嘛座前,献上黄金、白银、院供灯、斋饭、绸缎、茶马等,并以大量金钱布施给各地贫穷民众。一九四〇年初,五世嘉木样学成返回甘南。六月抵达拉卜楞寺,捐献经典、佛像及法器等给新建的续部上密宗经院。并自拉萨续部学院请来两位经师。教授上密宗经院僧侣音韵学,及五彩坛城堆制法。

是时是“八年抗战”期间,五世嘉木样派代表团赴重庆捐献可购飞机三十架的鉅款,祈求中国抗日战争早日胜利。国民政府任命嘉木样活佛为蒙藏委员会委员,并颁赐“输财卫国”匾额一面。

五世嘉木样活佛聪敏好学,除熟读经典,深谙法义外,尚爱好医学、历算、书法等。他于治教之余,复学习汉文汉语,组织“藏族文化促进会”,提倡戏剧,那时“文成公主进藏”一剧,曾在甘南各地演出。

一九四七年春,五世嘉木样活佛感风寒,继而发痘疹,医治无效,四月十四日在菩提法苑圆寂,世寿仅三十二岁。

(于凌波着)(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五世热振活佛-呼图克图(1912~1947年)

第五世热振活佛,全名是热振呼图克图·图旦绛白益西丹巴坚赞。是第四世热振呼图克图转世的灵童。呼图克图是蒙古语,汉译为“明心见性,生死自在”,一般俗称为活佛。第五世热振活佛,是西藏东南部塔波下如地方(今西藏加查县境)的人,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出生。传说他出生的时候,天降大雪,后来雪止天晴,邻人看见一只乌鸦落在他家屋顶上,用嘴划来划去。邻人爬上屋顶看,雪上划出来的,竟似藏文“热振”二字。在他童年的时候,有一次出外牧羊,经过一条小溪,他要跳过去,当他用力一跳,他脚下的石头上留下一个足印,像用脚踏在软泥上似的。在他童年时代,类似这种传说很多,于是有人报告给十三世达赖喇嘛。

达赖喇嘛闻知,即通知热振寺,要寺方去查访这个孩子是否是第四世热振活佛转世,并予以保护。热振寺僧侣查访的结果,认定这个孩子就是第四世热振转世的灵童,即迎灵童至热振寺,再经过打卦问卜的手续,确定他是第四世热振活佛转世灵童无误,于是报告给十三世达赖喇嘛,同时咨请北京政府蒙藏院备案,并奉準为灵童举行坐床大典,并为他取法名图旦绛白益西丹巴坚赞。按照传统惯例,送他进入色拉大乘寺,礼阿旺端智和贤巴嘉措二位喇嘛为师,开始了诵经学法的生涯。

他在大乘寺,先学习由阿底峡大师传承下来经宗喀巴大师发展的新旧噶当法类,然后循序学习五部大论,经过多年修学,成为一位“通达者”。至此,由十三世达赖亲自为他主持“立宗答辩”,热振学识渊博,思路敏捷,加以辩才无碍,通过答辩,取得拉然巴格西学位。这时五世热振活佛年二十岁。

热振活佛回到热振寺后,出任寺住,并开始了他弘法利生的事业。热振活佛心地宽厚慈悲,他深入民间,接近基层民众,以了解民间生活疾苦,为他们解决困难。他这种平民化的作风,深获十三世达赖的称赞。达赖喇嘛曾亲到热振寺去探望他,并把自己常读的一本经书赠送给他,对他说:“这是一本鑒别善恶的好书,你要好好学习。”

热振活佛二十二岁时,在一九三三年的十一月十七日,十三世达赖突然示寂,享年五十八岁。西藏国民大会开会讨论议定,依照达赖喇嘛生前意愿,呈请国民政府,由热振活佛摄政,掌管前藏政教事务。国民政府接受建议,册封热振为摄政王,并赐封他为“辅国弘化禅师”。同时,西藏噶夏政府和地方上为达赖举行了盛大的葬礼,在布达拉宫兴建灵骨塔。一九三四年元月,国民政府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黄慕松,为致祭十三世达赖专使,赴拉萨布达拉宫致祭,并追封十三世达赖为“护国弘法普慈圆觉大师”。黄慕松在西藏期间,曾指示热振活佛及司伦、葛夏等,在认定达赖转世灵童一事上,要依照乾隆五十三年的规定,以金瓶制签办理。

由于热振活佛的摄政,使西藏的局势暂时维持安定。同时热振活佛和国民政府之间,也维持相当融洽的关系。在寻访十三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一事上,热振活佛曾多次向国民政府报告过程,希望得到中央的帮助和批準。一九三八年,五世热振活佛向国民政府报告,在青海省寻访得灵童三名,请派员入藏主持制签。一九三九年二月,时在陪都重庆的国民政府,电青海省主席马步芳,派员护送三灵童入藏,于是年冬,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入藏,主持转世灵童制签及坐床大典。吴忠信带领随从人员一行十九人,取道印度入藏,于一九四〇年元月抵拉萨。但吴忠信抵达拉萨时,原来访得的三名灵童只剩下一人,热振活佛与吴磋商,二人联名给中央上书,称:“青海灵童灵异卓着,全藏僧俗公认为第十三世达赖之化身,经民众大会决议,不再举行制签,拟请中央按十三世达赖喇嘛之先例,準免除制签手续。”二月五日中央覆电批準此项申请,二月二十二日,吴忠信会同热振活佛,主持了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坐床大典。同时,吴忠信抵藏之初,代表国民政府授予热振活佛金印一枚,文曰“摄政经师热振阿齐图慧呼图克图”。吴忠信于主持达赖坐床大典之后,于四月一日,在拉萨成立“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此为民国以来,中央政府首次在拉萨设立驻藏机构。

热振活佛任摄政王七年,在他执掌西藏政教权力期间,与国民政府充分合作,拥护国家统一政策,打击亲英卖国势力。在国民党的五届六中全会中,且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以此引起西藏亲英卖国势力的不满,亟欲去之而后快,乃对热振活佛造谣毁谤,并利用宗教降神方式,说热振有三年厄运,需要闭关静修,方可禳解。热振活佛衡量情势,为了缓和对立,决定暂时辞职。摄政王的辞职。由他的师父达札·阿旺协饶图多旦巴杰增代理,以三年为期。热振活佛向国民政府呈报暂时辞职,经国民政府核準,乃于一九四〇年十二月去职。三十年正月一日,达札代理热振活佛执政。这时他已七十三岁,且其品级地位很低,不孚人望。他为巩固其地位,与亲英卖国分子勾结,到代理执政三年期满,拒不交还摄政职位。拖到一九四六年初,他在“西藏国民大会”上,自称为“杰布呼图克图”,自封为摄政王,继续执政。

热振活佛以此情形报告国民政府,请政府予以财力及军事支持,希望以藉此取回政权。国民政府指示驻藏办事处,暗中支持热振。但事为达札及亲英卖国分子所悉,且当时社会上要求热振活佛再度执政的呼声甚高,亲英卖国分子和达札恐惧,乃先发制人,捏造一个罪名,把热振及其身边重要人士一并逮捕拘禁。而与热振活佛关系密切的色拉大乘寺僧侣,得悉热振活佛被捕,六、七百名僧侣进入了色拉寺所在地的乌考山,对扎溪兵营开战。在达札方面,则调动了三千余名地方武力,包围了乌考山色拉寺。双方对战数日,色拉寺僧侣终以弹药不继,而被达札的军队攻陷。

此时已是日寇侵华战败,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之后,国民政府复员南京,南京的蒙藏委员会得到拉萨办事处的电报,致电拉萨的达札政府,电文称:“色拉寺为佛教圣地,不容摧毁,立即和平解决。”而达札政府覆电国民政府,称:“前任摄政王热振,企图谋害现任摄政达札呼图克图,故将热振及关系重要者数人拘禁,色拉寺无知僧众,附和热振反对政府,经西藏僧侣民众大会一致同意,严加征处。并无摧毁寺庙之事,所有中央在藏官员及旅藏汉商均当切实保护。”南京的中央政府再致电拉萨:“对热振活佛,务必保护其安全。”但以达札为首的亲英卖国分子,无视于南京中央的电文,竟于一九四七年的五月七日,将热振活佛秘密毒死于拉萨布达拉宫的一间牢房内,他身边的重要人士亦遭到同一命运。热振生于一九一二年,得寿仅三十六岁。

热振活佛遇害的消息传到热振寺后,热振寺的僧侣悲愤莫名,五百多僧侣武装起来,将驻扎在热振寺内的二十多名士兵杀死。达札的噶夏政府调集地方士兵一千多人,包围了热振寺进行攻击。激战七昼夜,热振寺僧侣以兵力悬殊,终为达札调动地方武力所镇压。只有热振生前亲随曲本·益西曲臣等四个人突围而出。曲本·益西曲臣找到西康省政府刘文辉,报告了热振事件的经过,请求援助。但刘文辉受了西藏噶夏政府贿赂,置之不理。而时在南京的中央政府,正忙于国共内战,对西藏事件鞭长莫及,热振活佛的事件也就不了了之了。

(于凌波着)(根据网上资料编辑)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19 13:07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