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学指导 查看内容

如来藏说三经一论中的如来藏说之内在发展

2013-3-8 06: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22| 评论: 0|原作者: 赖贤宗记|来自: 佛缘资讯 a

摘要: 日期:2010/01/03 本网 编辑部 报导如来藏说三经一论中的如来藏说之内在发展导 论 《如来藏经》、《不增不减经》、《胜鬘经》和《宝性论》是所谓的如来藏说的三经一论。《如来藏经》、《不增不减经》、《胜鬘经》讨论 ...

本网

日期:2010/01/03 本网 编辑部 报导

如来藏说三经一论中的如来藏说之内在发展

导 论

《如来藏经》、《不增不减经》、《胜鬘经》和《宝性论》是所谓的如来藏说的三经一论。《如来藏经》、《不增不减经》、《胜鬘经》讨论了早期如来藏说的诸项重要概念,《宝性论》加以总结,并将之理论化和体系化。

《如来藏经》提出「众生皆有如来藏」的主张,用「九譬」显示了如来藏的密义。「九譬」为《宝性论》引用并以如来藏三义的模式来加以论述。

《不增不减经》将如来藏的密意显示为「法身即众生界即如来藏」的基本表述,并以「三种法」说明「法身即众生界即如来藏」的内涵,用「三种法」的思维模式来阐述如来藏说的基本内涵。在此,《宝性论》的重要性在于:《宝性论》阐明如来藏三义 (法身、真如、种性),这是继承了《不增不减经》关于「三种法」的论述,而给予体系性的说明。在如来藏三义之中,《宝性论》强调「佛种实有义」,强调众生具有如来藏,具备了佛种,虽在烦恼之中但是其功德力和佛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和真谛译《佛性论》强调修持主体还在染污所隐覆的过程中的「隐覆藏义」,《宝性论》和《佛性论》二者有所不同。

又,《宝性论》所说的「有垢真如难可了知」与「无垢真如的二种清净」皆所以使佛性之胜义实体与修持主体有其交涉,发挥了真如的能动性 (dynamic of suchness)、动态真如 (Dynamic suchness) 的涵义,但这是果位的佛果出发,来看众生体内实有如来藏,从而具体论述了如来藏三义的思想模式,解明了佛性的胜义实体之存有构成。

本文的论述,有助于我们釐清如来藏说的「如来藏三义」之基本模型,及此一思想模型在佛教思想发展史的演变,也可作为笔者另文讨论《宝性论》信之三义与三种佛性之交涉的背景。

本文分为下列各节:

第一节 如来藏说的重要性与意义

第二节 《如来藏经》、《不增不减经》和《胜鬘经》三经的如来藏说的内在发展

1. 《如来藏经》 的如来藏说

2. 《不增不减经》的如来藏说

3. 《胜鬘经》的如来藏说

第三节 《宝性论》对先前早期如来藏说的继承和发展

1. 如来藏说三经的早期如来藏思想基本表述与《宝性论》对此的继承与发展

2.1 《宝性论》的如来藏三义的进一步发挥

2.2 《宝性论》对如来藏三义的阐释与「有垢真如」和「无垢真如」的特义

第一节 如来藏说的重要性与意义

印度佛教的大乘佛教只有中观与瑜伽二大系统?[1]或是加上如来藏说而分为三系?这是对于佛教思想发展史的研究之重要课题。中国的佛教传统着重于佛性论,强调如来藏说一系的重要性。在西藏佛学的研究之中,虽然宗喀巴阐扬中观学,但是它所阐扬的中观学等同于印度佛教中的三系分立之中的狭义中观学派吗?也颇有议论的空间。又,若干西藏佛教的研究也重视如来藏思想,后期西藏中观学已经融合了瑜伽、唯识与如来藏思想,提出所谓的「大中观」的说法。[2]

在中观与瑜伽二大系统之外,如来藏说一系的思想,终不可掩。印顺法师主张「【如来藏说】这一思想系,有独到的立场,主要是众生与佛有共同的体性;以此为宗本」[3]。虽然,现在有许多人援印顺法师的说法来批判如来藏说是梵我外道,但是考察印顺法师自己的文本,一如印顺法师所主张,他确是认为: 吾人不能像若干传统中观与唯识论师那样将如来藏说加以简单化,认为只有空有二宗,而忽视如来藏说的在佛教思想史上的存在,忽略了如来藏说在藏经确实是一大流,特意忽视如来藏说的重要性。印顺法师自身喜好的是中观学,但是并不妨碍他肯定如来藏说是大乘佛法发展过程中的一大流。

如来藏说易被人误解为类似于外道神我的思想,其实,如来藏说在建构其自身的理论时,是自觉于如来藏说和外道神我论的本质上的不同,而认为如来藏说和空义是一致的,正如《胜鬘经》强调「空如来藏」一义。可以说,如来藏说是空和缘起的深化和其深入意涵的进一步显化。因此,《楞伽经》将如来藏说与神我外道的「自我论」相比较,而强调彼此之相异论点[4],《楞伽经》说:

【如来之藏】离无常过,离于我论,自性无垢,毕竟清净。[5]

《楞伽经》也认为,如果佛教徒的空论,执着于空而沦于断灭,则这就不能区别于外道的断灭论的见解。因此,《楞伽经》中就以tathagatagarbhavada 一语来总结如来藏说的思想内容:

如来藏自性清净,转三十二相,入于一切众生身中。如大价宝,垢衣所缠。如来之藏,常住不变,亦复如是。而阴界入垢衣所缠,贪欲恚癡不实妄想尘劳所汙。[6]

不仅如来藏说和外道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而且如来藏说批评执着于空的理论家落入于断灭空。《楞伽经》也阐明如来藏说和二乘之所见,有所不同:

此如来藏藏识,一切声闻缘觉心想所见,虽自性净,客尘覆故,犹见不净,非诸如来。[7]

如来藏说所论述的「如来藏识」是自性清净,比较起二乘,更为殊胜,因为二乘的主张是建立在「心想所见」,而非如来藏识的自觉圣智。

研究如来藏说,除了前述所说,如来藏说是空义的深化之外;此外,必须注意的是如来藏说与唯识思想的交涉的课题,不管是站在如来藏说来收摄唯识思想,或是以唯识思想而揉入如来藏说,如来藏说与唯识思想的交涉的课题都表现了唯识思想是通贯于如来藏说,表现了如来藏说的理论开展幅度之宽广。在此,著名早期大乘佛教原典有真谛译《佛性论》(中村瑞隆认为《佛性论》是《宝性论》的异译增删本)、真谛译《摄大乘论释》、《楞伽经》等等皆讨论了如来藏说与唯识思想的交涉的课题。其中,四卷本《楞伽经》是讨论如来藏说与唯识思想交涉的论题的重要经典,提出「如来藏识」,加以解说,来说明「识」与「藏」的交涉。真谛译《佛性论》则是以如来藏说作为底盘,大量揉入唯识思想,其如来藏三义已经受了唯识思想的影响,在讨论如来藏三义的时候,用「隐覆藏义」取代《宝性论》的「佛种性义」,以唯识思想的智境一如之观点出发,强调「如如智称如如理」,突出知识论的面向,而和主流的如来藏说的相关论述有所不同。另外,真谛译《摄大乘论释》则是用唯识思想作为底盘,来揉入一些如来藏思想。参见笔者另文中的讨论。

那么,如来藏说有哪些基本内容呢?根据高崎直道的研究,如来藏说包含了六个重要的概念:(1) 种性 (gotra), (2) 自性清净心 (cittaprakrti),(3) 如来藏 (tathagatagarbha ),(4) 界 (dhatu) 、法界、众生界、佛性,(5) 法身 (dharmakaya),(6)秘密、密语、究竟论。[8] 高崎直道认为从这些概念的演变,最能看出如来藏说的形成及发展过程。而在观念发展史之中,高崎直道以为早期如来藏说的发展是以「三经一论」为主轴,「三经一论」也就是《如来藏经》、《不增不减经》、《胜鬘经》及《宝性论》。此中的三经是早期如来藏说形成期之经典,而继承三经的如来藏说,并整理其他如来藏说相关经论而集大成者是《宝性论》。《宝性论》梵本也是现存的唯一早期如来藏思想的完整原典。由此可见,《宝性论》是关于早期如来藏说研究的最重要一部论书。[9]《宝性论》以法身 (dharmakaya)、真如 (tatha) 和佛种性 (gotra) 来解说如来藏,也就是说,用如下三义来说明「一切众生有如来藏」:1. 法身遍满义:佛的法身遍满一切众生身中,2.真如无差别义:众生与佛的真如无差别,3. 佛种性义:一切众生具有佛种性。本文认为如来藏三义就是如来藏说三经一论的思想主轴,因为如来藏三义不仅包含了如来藏说的根本内涵,也包含了对于一切法的存在,与解脱涅槃的实际之说明,也就是说如来藏三义包含了对一切佛法的说明。笔者此文对三经一论的如来藏说的发展过程,以及环绕于三义而有的如来藏说的基本概念,加以阐明。

第二节 《如来藏经》、《不增不减经》和《胜鬘经》三经的如来藏说的内在发展

1. 《如来藏经》的如来藏说

早期如来藏说的发展,表现于《如来藏经》、《不增不减经》和《胜鬘经》三经之中。首先,《如来藏经》的全名是《大方等如来藏经》(arya-tatha gata-garbha-nama-mahayana-sutra) ,根据经录,《如来藏经》的中文初译是由法炬译出于西晋290-312 A.D.[10],虽然这个译本已经佚失,但是这标示了其成立年代的下限 (三世纪初年)。现存两个汉译本的较早一本是佛陀跋陀罗 (Buddhabhadra,359-429) 的《大方等如来藏经》,另一译本是由唐代的密宗大师不空所译。[11]西元418-420年佛陀跋陀罗译出六十卷本《华严经》,其中<如来性起品>和《如来藏经》所说的如来藏三昧境界是一致的,平井俊荣认为,佛陀跋陀罗的《大方等如来藏经》之翻译也在西元420年,显示了二者之间的关联。[12]《如来藏经》仍有藏译本存在 (北京版三十六卷,240-245)。

《如来藏经》经文一开始,佛现神变,出无量数的千叶莲华而未开敷,花内皆有化佛,放无量光。这些莲花又同时绽放,灿烂无比。在须臾之间,佛以神力使莲花皆悉萎变,而花内化佛则结跏趺坐,放出无数百千光明。在此必须注意的是:此处的如来神变境界,和《华严经. 如性起品》的华严三眛境界,和《无量义经》的无量义三昧的境界是一致的。此中,「萎华」比喻众生诸烦恼,「化佛」比喻众生本具之如来藏,佛现神变,出无量数的千叶莲华而未开敷,花内皆有化佛,放无量光,显示了众生皆本具如来藏的三昧境界,只因无明烦恼障蔽而不能证得。《如来藏经》用种种譬喻来表达众生心中皆有如来藏的信念,第一个譬喻「萎华中诸佛」为《如来藏经》九譬之根本譬喻。

接着,《如来藏经》提出「众生皆有如来藏」的如来藏说的基本原理,《如来藏经》说:

一切众生,虽在诸趣烦恼身中,有如来藏,常无染污,德相备足,如我无异。……善男子。诸佛法尔,若佛出世,若不出世,一切众生如来之藏常住不变。但彼众生烦恼覆故,如来出世广为说法,除灭尘劳,净一切智。[13]

《如来藏经》提出「一切众生如来之藏常住不变」,此一经旨为后来的《涅槃经》的「一切众生悉有佛性」所继承,而在《宝性论》和《佛性论》中加以体系化的解说。

《如来藏经》揭示上述「众生皆有如来藏」的如来藏说根本原理之后,用九譬 来譬喻如来藏,并加以解说,也就是萎华中诸佛、群蜂中美蜜、皮壳中坚实、粪秽中真金、地中珍宝藏喻、果内种子、弊衣裹金像、贫女怀妊轮王、泥模中宝像等九譬,并在长行之中反覆说明偈颂所提出的九譬,构成了此经的主体部分。在这里,九譬及其解说只是文学性的、譬喻式的表达,还没有进行关于如来藏说的真正的理论建构和哲学阐释。

后来,九譬为《宝性论》所继承,《宝性论》进一步阐释《如来藏经》九喻是分别譬喻如来藏三义 (法身、真如、种性),《宝性论》说:「法身及真如,如来性实体,三种及一种,五种喻示现。」这是指譬喻「法身」(法身遍满义) 者有三喻:佛 (萎华中诸佛)、蜂蜜(群蜂中美蜜)、坚实(皮壳中坚实)。又,譬喻「真如」(真如无差别义) 有一喻:粪秽的真金。最后,譬喻「种性」(佛种性义) 的有五喻:地中珍宝藏喻、果内种子、弊衣裹金像、贫女怀妊轮王、泥模中宝像。由此一《宝性论》的解说可见,《如来藏经》的九譬也隐然包含了后来的《宝性论》的如来藏三义的基本思想模式。

2. 《不增不减经》的如来藏说

元魏的菩提流支于西元525年译出《不增不减经》,《不增不减经》并无现存的梵文全文,但是可以由梵文的《宝性论》所引用者而考察出大约三分之一的原文,《不增不减经》经名的梵文据《宝性论》所说是 Anūnatvāpūr?atvanirde?a-parivarta。这部简短的经典,如其经名所说,在于阐明因为众生皆有如来藏,所以「众生界」就是法界,而在凡不减,在圣不增,探讨这样的「众生界」就成为《不增不减经》的要点。

《不增不减经》的如来藏说的进一步发挥之处,可以两点说明之。首先,是《不增不减经》提出「法身即众生界即如来藏」的範式,此中的经文原作「众生界者,即是如来藏,如来藏者,即是法身」。其次,《不增不减经》是以「三法」来说明「法身即众生界即如来藏」的内涵,隐含了后来《宝性论》和《佛性论》的如来藏三义的思想。底下就这两点加以展开。

首先,《不增不减经》主张:

第一义谛者,即是众生界,众生界者,即是如来藏,如来藏者,即是法身。舍利弗,如我所说法身义者,过于恆沙不离不脱、不断不异、不思议佛法如来功德智慧。[14]

这是以「法身即众生界即如来藏」的範式说明第一义谛。《不增不减经》以「法身即众生界即如来藏」为不可思议的佛法,是由果位的如来功德智慧来看的佛法,和二乘人或是初机菩萨所理解的较为浅显的佛法有所不同。《不增不减经》主张,这样的如来藏佛法所彰显的是空的深义,和众生皆有如来藏的密义。

其次,《不增不减经》更以「三法」说明「法身即众生界即如来藏」的表述的内涵,和思想结构:

众生界中亦三种法,皆真实如不异不差。何谓三法:

一者如来藏本际相应体及清净法。

二者如来藏本际不相应体及烦恼不清净法。

三者如来藏未来际平等恆及有法。[15]

可以从「体用纵横」来考察一下这里的三法,此中,我认为,这里的三法不仅就是后来《宝性论》和《佛性论》所说的如来藏三义,而三法也隐然具有后来中国佛学所强调的体用纵横的关係在里面。首先,「一者如来藏本际相应体及清净法」是就「法身即众生界即如来藏」的表述的「法身」而言[16]。其次,「二者如来藏本际不相应体及烦恼不清净法」是就「众生界即如来藏即法身」的表述的「如来藏」(明确地说应该是「在缠如来藏」) 而言[17]。以上两者是就其众生界的「本际」而言。最后,「三者如来藏未来际平等恆及有法」则是指「法身即众生界即如来藏」的表述的「众生界」,是就其「未来际」而言。此「众生界」能够「住持一切法,摄一切法」[18],所以有经题所说的「不增不减」,《不增不减经》认为这是就未来际的如来藏是平等、永恆及实有的 (「平等恆及有法」)。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的「本际」与「未来际」的区分已经隐含了体用纵横的思想,「本际」的两个向度是就「横」的「用」而言,就认识和行动的横向之作用而言,「未来际」则是就「纵向」的体性而言。《不增不减经》此处所说的「不可思议」是说我们不要执着于一般的思辩形上学所理解的「体用纵横」,不要将之执着成一种外道神我,不要将之想成一种带有执着的形上学的实体。

3. 《胜鬘经》的如来藏说

《胜鬘经》就是《胜鬘狮子吼一乘大方广方便经》(Srimaradevi-simhanada-sutra) 的简称,刘宋的求那跋陀罗 (Gunabhadra,394-468) 译于 436 A.D.。《胜鬘经》被《宝性论》引用达二十七次之多,可见二者的理论关联。也因此,《胜鬘经》可以被整理出它的部分的梵文文本,另外有藏译本尚存。[19]《胜鬘经》是佛教思想史上相当重要的经典,对大乘佛教的思想开展影响很大,被古今中外的学者研究的相当多。它包含了空不空如来藏、如来藏是生死涅槃的所依、一乘、法身、藏之五义等重要的大乘教义。

就《胜鬘经》继承于《不增不减经》之处而言,《不增不减经》之三法的第一、三法就是《胜鬘经》所讲「于出无量烦恼藏法身」,而《不增不减经》第二法就是《胜鬘经》所讲的「无量烦恼所缠如来藏」[20]。吾人可以将「于出无量烦恼藏法身」称为是「出缠如来藏」,而将「无量烦恼所缠如来藏」称为是「在缠如来藏」。

又,《不增不减经》所说的「一者,如来藏本际相应体及清净法」和「三者,如来藏未来际平等恆及有法」通于《胜鬘经》所意指「出缠如来藏」,《胜鬘经》依此立两种「如来藏空智」:「空如来藏」和「不空如来藏」[21]。《不增不减经》所说的「二者如来藏本际不相应体及烦恼不清净法」,一切烦恼不清净法是不相应于如来藏本际的自性清净,通于《胜鬘经》所说,起先是「在缠如来藏」,众生的如来藏虽然在烦恼所缠之中,但是只要对于众生皆有如来藏的说法能够有净信心,一念自反,就可以体证烦恼不清净法是偶有性的存在,并不是必然性的存在,和众生如来藏本际的自性清净是并不相应的,所以说是「空如来藏」。如果能够坚持如来藏的修行法门,便能够得到佛力加披,现起「不空如来藏」的广大功德。

复次,比较于《不增不减经》,《胜鬘经》也进一步对如来藏说,做了下列几点更为深入的阐述。

第一,「一乘」的思想:《胜鬘经》 提出一乘的思想,认为如来藏说才是了义,是能够收摄二乘教 (声闻的小乘、缘觉的中乘) 于其中的一乘、一佛乘。并由「意生身生死」与「分段生死」的两种生死理论,来批判二乘,并认为二乘尚未破无始无明,所以对于生命存在的体性的课题并没有真正的透彻的理解。

1234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2-18 23:24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