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南传佛教 森林系统 查看内容

以法为赠礼 现在就做

2013-3-10 02: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04| 评论: 0|原作者: 阿姜查尊者|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返回目录阿姜查尊者:以法为赠礼 现在就做如果你懈怠不勤什么时候才会苦尽呢?如果你懈怠不勤你又能成就多少呢?建立起我们的修行超越懈怠吧!现在就做!(这是阿姜 查于一九七八年七月,结夏安居期间,在巴蓬寺以泰 ...

返回目录

阿姜查尊者:以法为赠礼 现在就做

如果你懈怠不勤

什么时候才会“苦”尽呢?

如果你懈怠不勤

你又能成就多少呢?

建立起我们的修行

超越懈怠吧!

现在就做!

(这是阿姜 查于一九七八年七月,结夏安居期间,在巴蓬寺以泰国方言对一群新出家比丘所做的一场活泼生动的开示。)

吸进……呼出……,就是这样!即使有人在“装神弄鬼”,那是他们的事,不要因此而受干扰了。只管在呼吸的进、出上专注,只须清楚你的呼吸,这就够了。别无其他,只要清楚什么时候吸进和呼出;或者你可以在吸气的时候对自己说“B023(BUD)”,吐气的时候说“哆(DHO)”,将这做为观照的对象。现在只要这样做就可以了。当息进时,你知道它,当息出时,你清楚它,那么,你的心将会安定平静、不散乱、不浮躁,此中就只是“气”的不断地进与出。

一开始,便保持这么简单的方式,没什么好多想的。无论你能坐多久,如果现在你很舒适或是平静,自己会很清楚。如果你有恒心地这么做,呼吸会变得细长且轻,身心也会变得柔软自在——那是有代价的。尽管去做吧!让它自然地发生,愉悦地静定于禅坐:不会茫然、不会昏沉、也不会打瞌睡,一切都变得轻松容易,此时,你是宁静安祥的!而当你起身时“哇!那是什么?”你会禁不住回想起那种平静。

接着,我们继续保持不变的清澄正念。无论我们说什么、做什么,走到那儿,托、洗,或者进食,我们都明白自己正在做什么:我们拥有正念,平稳安住。就是这样地继续去做!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做,我们都能“保持正念”!

有关行禅,是在两棵树之间,取大约七或八个臂长的直线路径。行禅其实是同于坐禅的。收摄自己,下定决心——现在,你就要开始行禅去静下你的心,期使清澄的“正念”有足够的力量升起。

首先从右脚开始,以正常的步伐来走。随着你的脚步对自己说:“B023—哆、B023—哆……”不断地将注意力集中在双脚上。如果觉得纷扰不安,便停下来,等到平静后再继续走。须清楚路径的起点、中点、终点,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往回走,时时刻刻都“知道”自己在那里!

这就是方法!你可以开始修习行禅了。或许有人会说:“那样来回地走,就像疯子一样!”但,你知道吗?行禅中蕴含了许多的智慧呢!来回行走,如果累了,就停下来,将注意力转向内心,并平静地觉察你的呼吸,使心得到休息。

然后,还有一件要注意的事是你姿势的更换。行、立、坐、卧,我们须不断地去改变姿势;我们不能只是站,只是坐,或只是躺卧。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会用到这些姿势,因此,我们必须在每一样的姿势上发展觉知,使它们变得很有用。

去做吧!但并不容易,就让我说明白一些好了!好像你拿了一个杯子,将它放在这里两分钟,再放在那里两分钟,每两分钟就移动一次,很专注的那样子去做(观察呼吸也是一样,那样去做,直到有了疑惑和痛苦,而那就是智慧生起的时候)。有些人会说:“什么?将一个杯子移来移去?那是很疯狂的,没有用的,你是不是疯了?”不要紧,只管做,但不要忘记,是两分钟而不是五分钟,要专注!一切就在这所做的当中了。

观照你的呼吸也是一样,以盘腿的姿势坐平稳,将右腿放在左腿上。吸气直达到腹部,再吐气直到所有的“气”都由肺部送出。吸气时要吸到满,然后再送出。此时,不要刻意地去控制呼吸,不管气长或气短都没关系,只坐着注意你呼吸的自然进出,这就够了。不要让它溜走了,如果它溜了,停下来!看它到了那儿?找到它,再带它回来。

迟早你会遇到一些好处,只要你持续去做。不要认为自己做不到,这就好像将米撒在地上一般,看起来你似乎是把它们丢了出去,但很快地便会长出幼苗,而后变得成把成串的,再不久你就可以将它们去壳,并且吃到香甜的“khaomow(青色的甜糯米饭)”了。

禅坐时也是一样,有时你会想:“为什么我要坐在这里看着自己的呼吸?它会自个儿吸进和呼出,并不需要我去注意它啊!”这就是我们固执己见的心,总是爱挑剔。但,不要理它!只要试着去做,直到心境平和。平静时,呼吸会变得细密,身体会变得轻松,心也会轻安起来,一切都将恰到好处。持续下去吧!直到你好像只是坐在那儿而没有了进息或出息一般!然而你仍活着,可别吓了一跳 ,别因害怕呼吸会停止而逃开,你已经到达一个平静的境地了,你就只管安住在那个境地里,不必去做其他的事。有时,你似乎没有了呼吸,但是你仍然有呼吸。有许多类似这样的事会发生,但那无妨,只要对所发生的每项过程全然清楚,而不要被其中的任何一个状况给愚弄了。

持续且经常地去做吧!在你进食之后,马上挂起袈裟便开始行禅。“B023—哆、B023—哆……”直到所行的路径都陷了下去,仍然继续的走。疲倦时,就改为禅坐。努力不懈!努力——是为了你能够“觉知”,为了你能拥有觉知,为了能让觉知升起,为了能明白修行的一切。不要只走几步路就胡思乱想起来,而后回到茅蓬里,身体一躺,很快地便呼呼大睡。如果这样的话,你将永远一无所得。如果你懈怠不勤,什么时候才会“苦”尽呢?如果你懈怠不勤,你又能成就多少呢?建立起我们的修行,超越懈怠吧!不要光说“平静、平静、平静”,但到了坐下时,心却无法马上平静,因而放弃了修行。

说起来容易,但实行起来可就难了!哈,就好像说:“种稻不难。”然你去试试看吧!你根本就不知道那只是公牛?那只是水牛?那个是犁?事实上,实践与理论有很大的差距。你知道的,事情总是这样!

你们都喜欢寻找“平静”——平静早已存在,你却一无所知,而不论你去问谁,你都不会清楚。只要去明白你自己呼吸的进与出,“B023—哆、B023—哆……”这样就够了!只要这样子做,不需要想得太多,现在了解这个就够了。也许你们会说:“我做了,但什么也没看到!”没关系,只要去做,不管发生什么事,就这样地继续修行下去。终究,你会明白修行是什么,试试看吧!如果你就如此这般的“坐”着,而且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便行了——当你的心变平静时,心自然会明白。你将能整夜长坐,直到黎明来临,却不自觉你是在禅坐中。你会法喜充满,那种喜悦是无法形容的!

一旦修行到了这个境地,你可能会想说“甚深”法,但要小心,可不要“唠叨不停”,不断地在叙说,那样会令人发狂的。就拿老沙弥桑为例:一个昏暗的夜晚,正值行禅的时间,我听到附近的竹林有人不停地说:“唷,唷,唷……”我坐下来听,想道:“谁在那里说法?是谁……”他并没有停止,仍旧不断地嘀嘀咕咕,于是我拿了手电筒走过去。没错,是老沙弥桑坐在竹林下,点着灯笼,盘着腿,正对着黑夜大声宣说“佛法”。“桑,你疯了吗?”他回答说:“噢,我就是控制不了!禅坐时,我忍不住要说法,行禅时,我忍不住要说法……,不知几时才能停止!”真是一个疯狂的人啊!嗯,就是这样,你知道的,这些都可能发生。

但是仍然要持续你的修行,不要只是放纵你的情绪。无论懈怠或是精神充沛时,都要继续努力,不管是在禅坐或是行禅,甚至躺卧时,都要观照你的呼吸。睡前,告诉自己:“我不耽着于恬适的睡眠中。”醒来之后,继续禅坐。进食时,提醒自己:“我不因贪而食——只是当成医药去维持今天的生命,以便有足够的精力继续禅坐。”入睡之前,进食之前,我们都要如此警惕自己。站的时候,要保持正念;坐的时候,要保持正念。当你躺下来的时候,做右胁卧,专注呼吸,“B023—哆、B023—哆……”直到入睡为止。而醒来之时,马上继续“B023—哆、B023—哆……”,好像你从来没有逃脱过任何一次的呼吸一样!而后,“平静”便会生起……,继续保持正念吧!

不要盯看他人的修行,请不要那样做!注意我们打坐的姿势,要坐稳坐直,不要让你的头前倾或后仰。保持平衡,就像佛像那样——坐得平正庄严。如果你想要改变姿势,在改变之前,将痛苦忍耐到最极点吧!你会说:“什么?我忍受不了了!”但在移动之前,再等一下,痛苦忍耐到最大极限时,还要再忍耐!不管有多痛,就是持续下去。如果痛到无法在心里继续持念“B023—哆、B023—哆……”时,就把痛当作是你醒觉的对象——“痛、痛、痛、痛!”让“痛”替代“B023—哆”。用这种方式直到痛苦消失,并且看看会有什么后果。佛陀说痛苦是自己升起的,也会自己消失。就让痛苦死去吧,别停止忍耐!也许你会流出汗来——像玉米粒般大的从背部流下。但如果你能经历过一次这样的感觉,你将会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了。但那是逐渐而来的,不要太强迫自己,只需慢慢地持续下去。

还有,也要觉知吃的动作——咀嚼、吞下,最后它到那里去了?食物对你的身体是好是坏,你都要清清楚楚,也要知道这些食物到了何处。使“吃的艺术”变得更细致吧!估计再吃五大口就会饱时,便停止,然后饮用足够的水就行了。试试看你是不是做得到,大部分的人都不那么做,反而在吃饱后又添加五口,这都不是正确的方法,你能了解吗?佛陀曾说:要持续的留意“吃”这件事,知道你还没有吃饱,但再五大口就要饱时,便停了下来,取用足够的水直到饱。而后无论是禅坐或行禅,你都不会感到沉重,你的禅修将会自动地进步。然而,人们却不愿那样子去做。假如你不是真正地想要训练自己,那么你便不会去做,你反而会吃到过饱为止——在你吃饱后,又多吃五大口!这就是我们无始的贪婪与染着,与佛陀的教法是相违背的,我们必须好好地观察自己。

谈到睡眠,要能清明觉醒,这全靠你自己斟酌。有时你没有准时睡觉,而早睡晚睡都不要紧,我是这样子做的——无论晚不晚睡,当我一醒过来,便立刻起床;不要太当一回事地去照顾这个睡眠,当下就断绝它。如果你醒来之后仍然想睡,就马上起来,起床去洗脸,然后开始行禅,立刻就去走。我们应该这样子来训练自己,行动吧!

这些都是我们该去做的,但你不可能只从他人那儿听说便知悉这一切,你必须从实际的修行中去了解,所以,前行吧!这是训练心的第一步。禅坐时,将焦点集中在一件事上——坐着。这颗心只需观照着呼吸的进与出,不断地观照,慢慢地,心便会变得平静。如果心是散乱的,坐下不久,你就会思念家里,心会向外奔驰,会想吃一些面(那些刚出家的会很饿,不是吗?)你想吃、想喝,饥饿、希求,想念每件事物!直到你发狂,但是,疯就让它疯吧!一直到你能超越它。

只管去做吧!你们曾修习过“行禅”吗?感觉如何?“妄想纷飞”!那么就停下脚步,直到心回来为止。如果你的心真的散乱得很,那么便停止呼吸,直到你承受不了时,你的心就会回来!如果你坐着的时候,心到处乱跑,请摒住呼吸,别吐出来,到了难以忍受时,心就回来了。使心力增强起来吧,训练心与训练动物不同,你知道,心“真的”是非常难训练的,别轻易地放弃了。有时,摒住你的呼吸直到胸部几乎爆开来,是抓住心唯一所要做的事——心会跑了回来!试看看。

在这结夏期间,了解到修行是什么。白天,修行!夜里,修行!无论什么时候一有时间,便努力修行!日夜都行禅,纵使你只有十分钟,也修行吧!将心置于一处,随时保持正念。如果有什么话想说,忍下来!不要说话。把注意力立刻转回你的禅思上,继续保持正念。

这就好像水壶中的水,如果我们稍稍倾斜,它会开始“滴—,滴—,滴—,滴—”,倾斜多些,它便“滴滴,滴滴,滴滴……”。而如果我们把水倒出来,它会形成一条没有间断的流水,就像是从水龙头流出来的一般,而不只是水滴而已了。这意思是说,无论我们是站、是坐,是躺或者是其他,如果我们能经常觉醒,那么我们的正念就会像这不间断的流水一样,但是如果我们的心徘徊不定,一会儿想这,一会儿想那,那么我们的“正念”就仅仅会像那水滴一般了。

因此,就照这样来训练我们的心吧!不管我们的心有多散乱、多纷扰、多难专注,都没关系,只要持续不间断地去修行,你将能开展“觉醒”,直到它成为一条不断的正念之流;而无论是站着、坐着、躺着,或是……,“觉醒”会与你同在,试试看吧!

光说不练,它不会自动前来,这你是知道的。但如果过于勇猛,你同样不会成功,而全然不试,当然也是不行!这些都须铭记在心。有时,你根本不打算禅坐,但是,在结束工作后,你坐下来,空掉了你的心,而“啵”地一声,你马上有宁静!那是非常容易的,因为,你就活在当下!

接受我所的说——目前,这就够了!

返回目录

更多阿姜查尊者佛学内容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0-20 14:57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