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学指导 查看内容

高僧传记:金山活佛

2013-8-15 18: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66| 评论: 0|原作者: 煮云法师|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返回目录高僧传记:金山活佛目录前言金山太沧和尚序自序太沧和尚 略说简史尊号由来 切有因缘活佛修持 深入禅定谁念南无 阿弥陀佛活佛化米 救济金山藏经楼上 倒栽而下宝塔顶上 飞空跳跃逃脱高楼 飘然而去聋者得闻 嗝者 ...

返回目录

高僧传记:金山活佛

目录

前言

金山太沧和尚

自序

太沧和尚 略说简史

尊号由来 切有因缘

活佛修持 深入禅定

谁念南无 阿弥陀佛

活佛化米 救济金山

藏经楼上 倒栽而下

宝塔顶上 飞空跳跃

逃脱高楼 飘然而去

聋者得闻 嗝者能食

卢家小姐 怪病能癒

小姐诚心 瞎眼能明

偷看马阴 坏人皈佛

求般若汤 医治母病

青年病者 街前求医

活佛遭难 数度入狱

宫保夫人 启建道场

活佛无心 遭来横祸

厅长显威 下令捉拿

活佛蒙难 再度入狱

打坐入定 吓坏看守

妈妈要死 孝子求教

太太受辱 县长拿人

脱裤赠人 妨害风化

蜈蚣俯首 听说皈依

青蛇打死 救而复活

警官取闹 妈妈相好

活佛打人 初二三果

饱餐恶水 净秽不分

僧俗赛跑 团长皈依

长江司令 礼拜师傅

张姓营长 信佛经过

慨谈往事 活佛受辱

高山跌下 衣破皮穿

称念佛号 意外奇辱

佛头着粪 又遭奇辱

以德报怨 营救营长

营长遭报 忽生奇症

医癒怪症 全体皈依

请你施我 这串弟子

草菩提珠 接活蚯蚓

歹徒拦路 抢劫活佛

粗纸做饼 酬偿夙债

九七老人 双目失明

祝夫人请 活佛应供

活佛澡水 能治各症

碰头击掌 皆成灵药

三种方法 赎生放生

向卖鱼者 赊账放生

大小弟子 互不相害

起死回生 一钱不化

佛结鬼缘 导拜地藏

让度弟子 为兴道场

弘化南天 拜大金塔

不露名姓 人我相空

神通游戏 妙趣横生

玩弄小偷 令人捧腹

结平等缘 恩及禽兽

勤修苦行 示范来者

化缘既尽 圆寂佛国

舍利回国 备极哀荣

结语

前言

在数年前,笔者曾经写过一本「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增加了一般信众们茶余饭后后谈天消遣的资料。

这一次今日佛教月刊的同仁们。一定要我负责写「金山活佛」的神异轶事,这一难题,使我困扰了好几天。

因为金山活佛,虽然切有其人,切有其事,但除去一点传闻不祥的神异之事外,没有其他可以参考依据的资料。

使我最感头痛的是没有活佛传记根据,甚至连一点有关活佛的文章记载,我都没有看到一篇,所以不能有什麽分门别类的说明,更不能如年谱之类的介绍出来,从然写出一点来,也只能作为「金山活佛」轶事看看罢了。这不得不先向读者诸公声明。读者中如有知道金山活佛的出身,或者在中国与在南洋的神异事迹,敬请赐告为感。

金山太沧和尚序

我与金山活佛—妙善禅师的初次见面,是在民国六年,那时我到金山学习参禅,活佛住在藏经楼上的闲寮房中自修。此时妙善禅师的灵异,早已众所共知,但还没有人以「活佛」的尊称来称呼他。直到民国八年章嘉大师到镇江,僧俗各界曾以活佛来临掀起热烈的欢迎狂潮。待章嘉大师走后,大家见他行止平容无奇,都带着失望的口气说﹕金山的那位和尚才是真正的活佛哩!从此以后镇江乃至京沪线一带的人,都以「金山活佛」来称呼妙善禅师。

金山活佛是光绪二十八年到金山,一直到民国十八年的除夕,才由南京栖霞山的寂然监院带往香港弘化,离开了金山。我与活佛在金山相处十多年,耳闻目睹的奇异事迹很多,亲身经历的﹕如家母曾患奇症,群医束手,最后还是由活佛的所谓「诸佛般若汤」治好的。这是灵异实例之一,其他还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迹,以时久遗忘,煮师文中亦未能尽收。有对金山活佛之治病方法,不合时下科学卫生而起疑者。须知灵奇事迹,不可以常情识之,否则,金山活佛又何异于常人!

煮云法师崇敬金山活佛,尤倾心于灵异事迹;他想搜集活佛一生的弘化轶事,写本「金山活佛」,希以灵异摄化众生。余嘉其志,故愿以记忆所及之资料,全部供给。活佛生平的伟大,使我敬仰难忘,久想为文记念,奈以年迈力衰,苦于握笔,时引为憾!今幸煮师发此大心,满我宿愿,该书行将问世,广怖流通,衷心之喜悦,自非笔墨可以形容!

「金山活佛」全文,已在「今日佛教」连续刊完,深得诸方好评,为应海内外读者之要求,将出单行本,诸师关中来信徵序;我虽不文,然以活佛与金山之关系深厚,似有义不容辞而不得已于言者,故略道数语,以证史实。

伏愿,读斯书者,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金山太沧写于台湾北投金山分院

四八、九、十九

自序

佛法是讲因缘的,因缘具足了,无论什麽事都容易成功。不然的话,你就是用尽了心思,还是不能达到目的。 我写金山活佛这本书,这其中的因缘就很凑巧。在未写以前,可以说是毫无把握,因为我对金山活佛知道的太少,有关活佛的应化资料,是要向各方面大德去探求访问的!可是现在「金山活佛」这本书居然能够和读者见面,你能说这不是「因缘」吗?

我在前言中也曾说过﹕因为金山活佛,即没有年谱传记可参考,又没有看到活佛在各地应化活动的相片。所幸他还是民国时代的人,现在在台湾的大德们,很多人都见过活佛,尤其是金山寺的方丈太沧老和尚,他与金山活佛同住有十多年之久。因此我在开始写的时候,首先就去拜访太沧老和尚,承他老人家慈悲供给我们很多的宝贵资料。所以这本书中记载,不但不是「道听涂说」,而且还是「言之有据」的。

在这里有一点要向读者声明的,就是本书原订计划,每一节小题都要绘一张插图的,并且已请专家画了很多,后来因为没有金山活佛的本身相片,所以很难把金山活佛的「本来面目」,「维肖维妙」的绘画出来,如果随随便便的假想一位金山活佛,画得不伦不类的,恐怕反有亵渎之罪,同时金山活佛身前他是极不愿人照他的相的,因此经过今刊诸社委的商讨之后,决定取消插图的计划。

还有一件事,要特别在这里提一提的,就是金山活佛是民国二十四年在缅甸大金塔圆寂的,当时是慈航法师为他举火茶毗。慈航法师还带回来活佛的六颗舍利子,并且还送了一粒给太沧老和尚。可是在整整二十年后—民国四十四年,慈航法师又在台湾的汐止弥勒山圆寂了。他们两位,一位是身前人称活佛,一位是寂后人称菩萨,一位是有碎身舍利,一位是肉身不坏,真身舍利。可以说是二圣应世,「互应成辉」皆是乘愿再来的圣者,不可以等闲视之。

最后,我诚恳地对智光老和尚、太沧老和尚、隆泉法师、月基法师、云峰法师、乐观法师、善归法师、青松法师、星云法师、悟一法师、张少斋、赵茂林、杨管北等居士致谢,因为他们都供给我很多宝贵的资料和意见。

同时笔者在掩关期中,一切皆仰托今刊委成一、广慈、妙然、心悟等法师代劳编排、校正等工作。还有杨锡铭居士为本书封面设计,张采微居士为我最后清校,笔者也在这里一并致谢。更承太沧老和尚慈悲,为本书选序,使本书增光不少,这是笔者要特别向太沧老和尚致谢的。

四十八年十月二十日

序于新北投居士林弥陀关房

太沧和尚 略说简史

关于金山活佛的资料,只有金山太沧和尚可以知之较详,因为他曾经与「金山活佛」同住了十多年,所以我决定作一次专程拜偈。

太沧和尚的金山江天分院在北投清江里,是一座幽雅别致的小庭院,这次承智度法师从善导寺专为陪我来北投一行,太和尚正在午睡,因我来打扰,使老和尚午睡没有睡好,就起来招呼我这位「不速之客」。

我从太沧和尚处得到不少有关活佛的宝贵资料,更引起我写金山活佛轶事的兴趣和勇气,同时也因活佛的伟大,不能不写。

金山活佛,即有如许可歌可泣的动人事件,又是一位正知正见,有修有证的圣僧,为什麽佛门中直到今天,从没有看到有片言只字的报导?生前无人记其事,寂后无人作其传,这不是佛教徒疏忽是什麽?据太沧和尚说﹕「活佛在南洋圆寂后,他的皈依弟子庐润洲居士曾在金山提议,为活佛建纪念堂,可是霜亭和尚没有允许,来台湾后我也想到活佛在南洋圆寂是慈航法师料理善后的,我想去汐止与慈航法师谈谈有关活佛在缅甸圆寂后的经过,想为他作传记事,不久慈航老又圆寂了,在台湾与活佛稍有关系的,只有我一位人了!」言下颇有「不堪遗憾」之慨!

活佛法名妙善,是光绪廿八年春期,宝华山受戒的,是年秋天即到金山入禅堂参究向上一着,直到民国十八年除夕(十二月三十日)那一天才离开金山。由南京栖霜山寂然当家师请去上海,若舜老和尚请去香港,后来不知怎麽的又去了南洋,民国廿四年圆寂于缅甸大金字塔,那时慈航法师正在南洋弘化,亲为活佛办理善后。

太沧和尚又说﹕「所幸民国三十九年在香港会见虚云老和尚,曾谈起「金山活佛」。虚云说﹕活佛的家离我终南山茅蓬不远,俗姓董,母早寡,是一位富有的家庭出生,家宅颇多,他在二十岁的那年,常来茅蓬问道。突然有一天,他来请求我度他出家,我知道他家里只生了他这一位宝贝儿子,恐怕受他出家后,他家里会来找麻烦,因此就没有允许他出家的要求,可是过不多时他终于出家了,拜我一位同参某禅师出家,同往五台住茅蓬。第二年就到宝华山受戒,后来,我行脚各处,也就没有再和他来往。」

我们从虚云老和尚于太沧和尚口中,切知妙善活佛是陕西终南山人,光绪二十八年他二十一岁,光绪八年出生,圆寂的那一年是民国二十四年,去世时只有五十四岁。光绪二十八年到金山,到民国十八年离开金山,共住了二十七年,离开金山的那年他是四十八岁。活佛的简史,也就是这一点来龙去脉,再也无法详查了,可惜慈航老法师也圆寂了,不然会多知道一点他晚年在南洋行化生涯。

尊号由来 切有因缘

我继续请问太和尚,有关活佛之称号的来由。

太沧和尚说﹕我是民国六年到金山住的,那时妙善活佛已经有了名声,可是还没有人叫他活佛,到了民国八年,章嘉活佛,从浙江南海普陀山回来到了上海,要来镇江时,政府有电报通知镇江各机关及佛教寺庙团体去迎接。那天各机关首长与各寺庙的出家人齐集在火车站欢迎,妙善活佛也在内,那时章嘉活佛只有二十八岁,穿的是在家俗服,再加上各界的要人相陪,又有宪警随身侍卫,看不出什麽出家修行的活佛样子来,妙善和尚的道德与灵异,当时在镇江已经很有名了,因此当章加活佛 走过以后,那些警察们就对欢迎的人说﹕「这样年轻的人,又不穿出家的僧服,与政府官员一样,那里是什麽活佛?妙善大师才是真正的活佛呢!」因此「金山活佛」之名,就从那次起叫起来的。

我再请问有关活佛私生活与他的行为,他有没有什麽嗜好?谈起活佛的私生活,太沧和尚也不禁黯然的说﹕「活佛一身谈不上什麽私生活,更谈不到什麽嗜好。」

谈他住的—他住在金山藏经楼下右边一间寮房里,房中也没有床帐桌椅的设备,也没有衣架书橱的装饰,只有方石一块,石头上放着座禅的蒲团一个,除此而外,其他什麽也没有,夜间也不睡觉,不是经行念佛,就是参禅入定。

谈他穿的—他的衣服是冬夏一衲,我最初还看到他有一顶合掌尖的帽子,俗称济公帽子,帽子罩到鼻子上,把两只眼睛从帽子里往下看,一步一步的怕足下伤了虫蚁一样,慢慢走着,后来帽子也没有了。最初上殿过堂,还有袈裟海青的,后来衣胞也没有了,也不好上殿过堂(吃饭),他冬天一衣不寒,夏天棉袍一件不热。活佛的施舍心很大,有时皈依徒弟做几件新衣服给他穿上,不几天就没有了,有时他连长裤子都会脱下来送人的。

他的行为更是「与人无爱亦无憎」。他即不爱名,亦不喜功,他在金山住了数十年,先请藏主,到最后几年才请为书记。他从来没有与人有一次争执,看见出家人就拜,真是一位常不轻菩萨!「我不敢轻慢汝等,汝等皆当作佛」。我辈学人,能无愧乎?

活佛修持 深入禅定

谈到活佛修持与禅定的工夫,活佛活佛是应化人间,他老人家是再来人,我们也莫测高深。

至于说他的禅定工夫,太沧和尚他曾有两次亲见活佛入定的。

第一次﹕是在民国九年镇江关的监督冒广先生,慕名亲往金山拜访活佛,那时太沧和尚当知客,领冒监督去活佛住的禅房相见,可是他的房门关闭,叫门不开,结果把他房门打开,破门而入,不知什麽时候,他已在房中入定了,所以外面叫喊打门,他都不知道,用手摸他鼻子,鼻孔已经停止了呼吸气,坐在石上如死状,可是身上尚有热度,后来我在他耳边弹了三指开静,他才慢慢出定睁开眼来,为人说话。

第二次是民国十三年春天,镇江检察厅董少柳厅长,派来两位法警拘捕活佛(详情见后),太沧和尚同法警去看他,也是将房门打开进去的,也是正逢着他入定了,为他开静后把他带走。至于他能够入定有多少时间,也不知道,因为没有事找他,也就无人知道他的行迹,这两次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也不知道他能入定,更看不到他有如此的定功,可见平时活佛是经常入定的,也可以说﹕「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

谁念南无 阿弥陀佛

活佛的形貌,并无奇特之处,中等身材,秃头光,有时行步如飞,有时慢步徐行,并无装腔作势之态,充满了慈悲和祥之色。最大的特色就是喉咙好,念佛的声音特别大,他虽参禅,可是常劝人念佛。

活佛夜间不睡,往往一人跑到山上去念佛,那时正是更深人静的时候,全寺的数百僧人,正在好梦方熟的当儿,依据佛家修行障碍中,睡眠,也是魔障的一种,他恐睡魔障碍了大众的道念,抱着「众人皆睡,而我独醒」的精神来警觉大家看看「大梦谁先觉」呢?所以他苦心孤诣的跑到「高高山顶上」放开他铜钟似的音喉,念出他独创的腔调儿来﹕

「谁 念 南 无 阿 弥 陀 佛」

其音色之宏亮,震破寂静的长空,全金山寺里的人都听到这种清凄幽扬,惊心动魄念佛声,太沧和尚当时并且学了几声活佛所念的腔调,念得我毛发悚然,那种音调,充满了悲心衰切的气氛,使向道者有不禁凄然泪下之慨!可惜当时没有音乐家,用音符把这种悲心凄切,庄严幽扬的念佛音声谱写出来,致使一代圣僧,应化人间,无片言只字传留在人间。

太沧和尚听得太多了,所以数十年后的今天,还能依样哼出来。

我们瞑目的细想﹕当夜更深沉的半夜里,大家都停止了呼吸,众生都进入了甜蜜的睡乡,这时有一位老和尚独身独自,充满了觉世度人的悲愿,慢慢的爬上高山,放开那警钟似的嘹亮念佛衰声﹕

「谁 念 南 无 阿 弥 陀 佛」

一声一声的佛号投入迷梦者耳鼓,唤醒那修道者的清梦,不知有多少老修行一闻到活佛念佛声的警钟,赶快起来参「念佛是谁」?当知「生死未了,如丧考妣」那能还可以甜蜜的睡懒觉呵!

活佛化米 救济金山

前面已略述金山活佛位人的生活与行为,修持与禅定等,这是约自利方面来讲的。现在再从活佛利他神异感应方面说下去。

我们知道;诸佛菩萨应化人间,随缘度生,所谓﹕「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活佛,为了适应种种众生的心理,应现了种种神奇妙用,化度了种种难化众生,有时为了达成度生的心愿,不惜装疯作癫,引人注意,示现出各种灵异奇迹,使其改恶向善,皈依佛教,这些,都是活佛方便度生的苦衷呵!

活佛在金山挂锡了数十年,不但度了无量的刚强众生,皈依了三宝,就是对金山寺内的贡献也很大,小的地方不去说它,最值得向读者介绍的是民国十七年,活佛化米,救济金山寺。

据太沧和尚告诉我说﹕「民国十七年,那年河北旱荒,河南蝗虫灾,真是﹕「大江南北起饥荒,衰鸿遍地多死亡」的时候。金山常住没有斋米,派人往各地催收租谷,寺内四百多位出家人,等着收租吃饭。可是扬中县一千多亩地,佃户抗租不缴—罢租。一粒谷米也没有收回来。宜微县也有一千四百亩地,旱荒了没有收成,佃户也是不纳租,结果,四百多位僧众,不但有「粥少僧多」之虑,甚至到了连粥也没有喝的日子。而且到了告贷无门,无米断炊的紧急状态。

常住负责人,焦急万分,想不出救急的办法来,最后不得已,只有请出活佛来,向他请求办法,并把常住的困难,以及眼前急不容缓的粮荒,一五一十的告诉活佛。慈悲的妙善活佛,毫无难色,慨然的一口承认下来说﹕「不要紧,有小弟子」。活佛真是神通广大,不可思议,不知他运用的什麽神通?很快的向各地信众化了缘,不到数天,就化到了五六百担上好的白米,从各地纷纷的运送而来,都说是活佛去化缘,要我们送来米的。

那一次经过活佛出面化缘,维持了四百多位修行辨道者的生活,解决金山常住极大的危机,那时他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的绝地,可是经过活佛这麽一来,反而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轻容的度过了这一难关。

太沧和尚说﹕有一家活佛的信徒,愿意出一百担米,可是要活佛到他家中去一次,就把一百担米送来,结果,由我陪同活佛到他家中去坐了一下,受他供养一顿,他才很欢喜的,把一百担米派人送来金山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17 03:14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