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佛教人物 汉地出家 查看内容

志存高远的煮云法师

2013-11-12 18: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95| 评论: 0|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更多近现代百年高僧事迹志存高远的煮云法师一九四五年日寇侵华败降,台湾光复,一九四九年佛门缁素大德来台者为数甚多,因而展开了台湾佛教的新时代。在当时,有三位推动净土念佛法门的大德,奠定今日念佛风气蓬勃发 ...

更多近现代百年高僧事迹

志存高远的煮云法师

志存高远的煮云法师

一九四五年日寇侵华败降,台湾光复,一九四九年佛门缁素大德来台者为数甚多,因而展开了台湾佛教的新时代。在当时,有三位推动净土念佛法门的大德,奠定今日念佛风气蓬勃发展的基础。这三位大德,一位是在北部弘扬净土之教的道源法师,一位是在中部推动念佛法门的李炳南居士,再有一位就是在南部提倡“精进佛七”的煮云法师。关于道源法师,本书已予介绍,于此介绍煮云法师的生平如下。

煮云法师(1919~1986年) ,俗家姓许,名秀明,江苏省如皋县人,一九一九年岁次己未的二月二十三日,生于如皋县七里缺一个贫农的家庭。由于家里太穷,兄弟姊妹众多,幼年没有受到完整的教育,八岁才随着五哥、六哥进入私塾,断断续续的读了几年书,十四岁那年,到一家香铺做学徒。香铺,就是售卖拜佛菩萨、拜神所烧的香的铺子;学徒,在那个时代就是管饭不给工资的小佣工。每日扫地打杂,招待主顾,如此过了四五年。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华战争爆发,八年抗战开始,第二年──一九三八年,日寇占领如皋,本来贫困已极的许家,经过日本人烧掠后,更是一贫如洗,生活陷入绝境,连他做学徒的香铺也关了门。他无以为活,就在一九三九年,二十一岁之时,在如皋城北三十里名叫西场的地方,于一处财神庙中出了家。由他的师公参明老和尚代刀披剃,给他起了法名实泉,字醒世,号煮云。他栖霞山寺律学院的老同学广慈法师,在他圆寂后写文章悼念他,于《怀忆往事两三点》一文中说:

谈起我与煮老兄的往事,当从一九三八年、在南京栖霞山寺律学院开始,那时我才十四岁,而煮老兄已是人高马大的巨人了。……煮老兄的命实在是苦命一条,从小出生在贫困的农家,出家后又在一间以经忏为生的小庙,师父见到他,并不喜悦,后由师公代刀剃度,随即加入经忏的行列,不论天寒地冻,受尽风霜之苦,没有享到一点温暖,到南京栖霞山寺受戒后,立志求学,做一个有出息的出家人,不再做经忏鬼,当然祖庭断绝经济的支持,因此他非常辛苦的读书,一般的用物是依靠我们的支助不少。.”

以上一段文字,年份有误记的地方。煮云是二十一岁在财神庙出家,由他师祖参明老和尚“代刀剃度”,他的师父是谁,不得而知。农村小庙,当然是以赶经忏为业,煮云自然要随着赶经忏。他三番两次向师公提出请求,希望受戒参学,均遭到师祖的呵斥,最后向煮云提出条件:要他为常住赶三年经忏,然后由他去受戒参学。这样到了一九四一年,条件期满,他才赶上南京栖霞山寺的春戒。戒期圆满,就留在栖霞律学院受学。在律学院,他受过难堪的奚落,当时律学院一位当家师嫌他年龄太大,说:“煮云法师不要念书,到库房里为人服务。”

煮师说:“我要学做法师,我要读书。”

那当家师哈哈一笑说:“像你这种人,还要学做法师,天下的人都可以做法师了。”

煮师在忍辱的精神和求学的毅力支持下,不为所动,只坚持要读书,那当家师也无可奈何他,只有任他读下去。

一九四三年冬天,律学院读完,他想进入焦山佛学院深造,又遇到类似的情形。当时焦山佛学院是全国最有名的僧伽学院,他和星云、广慈二师同去请求入学,因正在学期中间,先随班旁听。他在班上成绩很好,但当第二学期办理入学手续时,副院长东初法师也是嫌他年龄太大,让他仍做旁听生。事实上,他是年不过二十五岁,但以环境不好,营养不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得多。煮师在《我和东初老人的一段因缘》中,也叙述过这一段经过:

我来到焦山,也因是学期中,所以只能做个旁听生,兼当行堂、香灯、殿主的差事,甚么事都做,只要有书念。好不容学期结束了,一个新的学期又来了,想想五十六位同学中我考了第十六名,演讲比赛名列第一,自以为一定可以进堂读书,没想到副院长(即东公老人)却同院长(雪烦和尚)说:“这个学生已二十五岁了,还进甚么堂读书,如果他可以进堂,我也可以进堂读书。人家***二十五岁已得了博士,他还想进堂,不知惭愧。”就因如此,我无法成为正班生,只能再当个旁听生。而我想到自己成绩不是不如人,只因我年纪大,就不準我进堂,实在是不成理由啊!我一时无法忍下这口气,只好负气离开焦山。……

离开焦山到那里去好呢?真是前途茫茫。就这样到了上海,为现实生活所迫,不得不住入以赶经忏为主的清凉寺,仍过着赶经忏的生活。到了一九四五年,圆瑛老法师在圆明讲堂设立了“楞严专宗学院”,招收了三十多位学僧,圆老亲讲《楞严经》。煮师赶上这个机会,入院受学,亲近圆瑛老法师。不幸三十五年春季,圆老突然中风,昏迷数日,醒过来也不能讲课,学院无形中停办。煮师无奈离开上海,到松江天马寺暂住。三十六年初春,普陀山法雨寺春季传戒,煮师受聘为悦众,这样他到了普陀山。戒期圆满后,留在山上阅藏。同年八月,到普陀山的前山普济寺,听诚一法师讲《法华经》,就留在普济寺客堂任知客,在此结识了该寺的当家师慧顗法师,以此种下了他们三十多年后为师徒的因缘。

一九四八年,煮师又转到双泉庵任职事,到了一九四九年,战火蔓延到江南,普陀山也一片混乱。这时以刺血写《华严经》为人敬仰的寿冶老和尚,在山上百子堂闭关。同时在山上闭关的,还有妙峰庵的妙善法师,双泉庵的尘空法师,及梅福庵的德源老和尚。德源老和尚在关中听说后,他首先“破关而出”,把另外几位──百子堂的寿冶法师、妙峰庵的妙善法师、双泉庵的尘空法师等,一一都“闹”了出来。

这时,寿冶老和尚也觉得普陀山待不下去了,带着两个徒弟往定海沈家门候船,想往福建去。这时煮云和另外几位年轻出家人,在茫然无所适从的情形下,就跟着寿冶老和尚一起走。在沈家门等了几天没有等到船,寿老身上带的钱不多,他不好要别人不要跟他走,只好叫自己的两名徒弟重回普陀山。又候了两天,普陀山双泉庵的住持由上海回来,劝大家不要走,跟他回去。煮云、尘空等几个人就又回到普陀山。未久军队到山上征兵,年轻的出家人都要跟军队走,就是在这情况下,煮师跟着军队到了台湾。

煮师所参加的军中单位,是七十三师的野战医院。到台湾后驻扎在台中后里的内埔国小,改编为陆军五十四医院。当时的院长是杨海萍上校,当他知道煮云是出过家的法师时,对他相当客气,让他在医院中为病患讲解佛法,作为精神慰藉,院中病人对他以“布教师”称之。这只是一种“尊称”,事实上军中是没有这项编制的。

在五十四医院中,煮师度化了很多人信佛,其中一个特殊的例子是度化李春阳。春阳当时二十一岁,官拜上慰政工官,因肺病住院。他恃才傲物,不信佛教。煮师和他接近,茶余饭后一起散步聊天,灌输他佛教知识,使春阳由反对佛教而信仰佛教,进而撰文弘扬佛教。春阳文笔极佳,当他辨别出正信与迷信的分野时,他在报章杂志上撰文,攻击牛鬼蛇神的外道,以“破邪显正”。后来他成为有名的佛教文艺作家,不幸的是他在一九七三年以车祸逝世。

一九五一年春天,煮师由后里去游览狮头山,这时来自青岛湛山寺的慧峰法师也在山上,二人由此结识。是年下半年,他商得五十四医院同意,脱离军队,常去亲近慈航法师问法。一九五二年四月,慧峰法师在台南体育场建护国息灾法会,请煮师去帮忙。法会圆满,台南弥陀寺请他任监院。为时不久,以人地不宜离开弥陀寺,搬到附近的一位信徒家中,那位信徒家中也十分局促,只好在人家走廊下支一张床,再以板子遮起来,如此住了半年之久。原来当时的外省法师,不大为地方人士所接纳,甚至于佛教会也不接受他们入会,寺庙也不接受他们挂单。这年的下半年,他突破困难,在清水寺借地方打了一场佛七,这是他在南部打佛七之始。

一九五三年元年,台南大仙寺传戒──这是台湾光复后第一次传戒,智光、太沧、道源三老任三师,煮师和慧峰法师都受请为尊证。这时《菩提树》杂志已经创刊,主编朱斐约请煮师撰稿,他开始搜集资料,撰写《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在《菩提树》连载。这是他撰着之始,从此以后,他的著作就源源不断的问世了。是年三月,他应台东佛教支会之请,在台东举行了一个月的布教大会,会后并到各乡镇演讲,为台东佛教造成了一阵轰动。

高雄凤山的佛教信徒李迁、陈天富、邱传、陈妙圆等居士,在凤山三民路买了一所民房,成立了“凤山佛教学社”,先由陈妙圆居士负责主持。陈居士常读煮师的文章,所以写信到中国佛教会,邀请煮师前去驻锡。煮师应邀,在台东弘法结束,就到了凤山。因为煮师主张弘扬净土法门,所以后来把“凤山佛教学社”,改名为“凤山佛教莲社”。煮师到凤山后,才结束了几年的漂泊生活,有了一处安身立命的所在。

莲社是一所非常狭小的房子,设备十分简陋,竹桌竹椅;墻上一边挂消灾牌位,另一边挂往生牌位。里间一张竹床,一张竹桌,那竹床、竹桌他后来使用了十二年。但不管怎么简陋,这总是一个开始。煮师一切从头规划,他成立了每星期三、星期六的念佛会。星期三消灾,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星期六诵《弥陀经》。并在莲社设了佛学讲习会,为社员讲解佛法。一九五四年,又在高雄凤鸣广播电台播讲──即所谓“空中弘法”。是年,他的老同学广慈法师驻锡澎湖观音亭,邀他去弘法。他与星云法师、朱斐居士及慈庄法师同去。他们在澎湖,弘法的范围达到吉贝岛,也是一次十分成功的活动。是年六月,他二度到台东弘法,年底在凤山莲社举办了首次的“弥陀佛七”。这种佛七,以后在各地经常举行。

一九五四年以后十余年间,是煮师弘法最为频繁的时期。他在各地讲经弘法,席不暇暖。重要的有:

一、一九五五年六月,加入章嘉大师领导的环岛弘法团,行程二十五天。

二、一九五五年九月,中华佛教文化馆影印《大藏经》,成立宣传团环岛布教,南亭法师为团长,团员有星云、广慈及煮师,行程四十四天。

三、一九五六年,成立凤山佛教青年弘法团,于嘉义、北港、台南、台中等地展开弘法活动。

四、一九五七年八月,率领“今日佛教环岛弘法团”,环岛弘法八十三天。

五、一九五八年,为宣传《续藏经》,再度率团环岛布教。

六、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在新北投灵泉寺闭关。一九五九年八七水灾前后,因摔跤受伤,引发高血压癥,出关到台大住院月余,后回凤山休养。

七、一九六二年秋,在嘉义讲《地藏经》。

八、一九六三年,在林园林溪寺讲《普门品》。

九、一九六四年,星云法师创办寿山佛学院,煮师任教务主任。

十、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凤山莲社新社址落成,启建护国息灾法会。

十一、一九六九年三月,在台东莲社讲《十业善道经》,并沿途布教而回。

十二、一九七〇年十二月,中国佛教会组团访问东南亚,煮师任秘书长,访问越南、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及香港等地。

十三、一九七一年,参加般若讲堂中国佛教访问团,访问泰国、星洲。

十四、一九七二年,开始推动“精进佛七”,以后又推展为“大专学生精进佛七”,“出家班精进佛七”,以及“报恩精进佛七”等,每年以不同对象,在不同地点多次举行。

十五、一九七三年,佛光山传授“万佛在家菩萨戒”,煮师任教授和尚。

十六、一九七五年四月,参加仁王护国息灾法会,为期四十九天。

十七、一九七六年六月,参加佛教界访问团出国访问。

以上十余年的弘法过程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九五五、六年间,他曾多次到台东、花莲布教,见到基督教以奶粉、面粉、旧衣服等救济品利诱原住民加入教会,并且以“落伍迷信”等词句来攻击佛教。在这种背景下,煮师藉着弘法演讲的机会加以反击,这在当时是一件十分轰动的事。经过多次交手,他的演讲稿结集为《佛教与基督教之比较》出版。《佛基比较》一书出版后,一时洛阳纸贵。

一九七六年,煮师年五十八岁,渐入老境。由于高血压癥始终未能治愈,经常在两百多毫米汞柱,晚年又增加了糖尿病,影响了他的弘法活动,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中,主要是领导各种精进佛七,地点遍及全省各地的许多道场。

多年来,煮师一直希望创建一处专修净土的道场,曾到许多地方看过土地,但以因缘未具,诸多障碍,还被中介人骗去了一些钱财。到了一九八二年,因缘成熟,有一位张庆源居士,在台中县太平乡捐献土地,供煮师建寺院。于是在慧顗法师的协助下,开始了台中太平乡护国清凉寺的兴建工作。协助他建寺的慧顗法师,就是一九四七年,煮师在普陀山结识的同道。慧顗也是一九四九年随军来台,一直在军中服务,退伍后曾一度经商。一九八二年依煮云法师二次剃度,成为煮师的弟子。清凉寺的兴建,他是煮师最主要的助手。

一九八三年六月,清凉寺正式破土,工程由慧顗法师监督,一年之中完成了“大悲殿”、“斋堂”及“寮房”。一九八四年八月,在煮师的主持下,清凉寺举办第一期“大专青年精进佛七”,参加的学生竟有两百五十多人。当时工程尚在进行,地面还没有磨石子,学生们在水泥地上绕佛拜佛,手足磨破了皮,海青的黑布磨成灰白色,每天九支香念佛,拜佛三千拜,无人叫苦,精进佛七之感人,不可思议。

志存高远的煮云法师

一九八五年夏历二月,煮师在主持佛七,二十一日回到清凉寺,二十二日在他生日的前夕,他发生了轻度中风。慧顗法师送他入陆军八〇三总医院,住院十八日,回清凉寺休养。过了一段时间,逐渐复元。一九八六年三月,在凤山佛教莲社主持精进佛七。八月九日在莲社忏悔室西逝,世寿六十八岁,僧腊四十八载,戒腊四十五年。遗留有著作十种:《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佛教与基督教之比较》、《煮云法师讲演集》、《皇帝与和尚》、《弘法散记》、《佛门异记》、《东南亚佛教见闻记》、《精进佛七日记》、《僧伽精进佛七记》、《精进佛七感应录》等。

更多近现代百年高僧事迹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16 17:54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