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学指导 查看内容

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论文集: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后印顺时代

2013-12-15 19: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57| 评论: 0|原作者: 蓝吉富|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返回目录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论文集: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后印顺时代(蓝吉富)蓝吉富教授: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后印顺时代(第三届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人间佛教与当代对话」学术研讨会文章)台 ...

返回目录

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论文集: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后印顺时代(蓝吉富)

蓝吉富教授: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后印顺时代(第三届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人间佛教与当代对话」学术研讨会文章)

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后印顺时代

蓝吉富

一、关于「后印顺时代」一词

「后印顺时代」一词的提出,当然是近一、二十年来文化界之「后」(post-)字思想风潮下的产物。「后现代主义」、「后现代文化」、「后宗教学」、「后工业化」、「后资本主义」……等等新观念、新词汇的此起彼落,乃使笔者偶然想起是不是也可以有一个「后印顺时代」。

但是,在较深入地思考本文的论述趋向之后,我发觉对这一词汇必须加以规定,否则很可能使全文的论述旨趣歧出而漫无所归。

首先必须声明的是,这一标题所拟讨论的内容,并不是放在后现代文化的意义脉络下来思考的。虽然「后印顺」一词的命名来源多少曾受到上述「后现代」一类词汇的暗示,但是我还看不出二者的交集点确实多到可以归属在同一脉络之下。

因此,我祇是单纯地将它作为历史学的断代词汇来用。目的是想探讨印顺法师封笔之后,「印顺学」的发展趋势而已。当然,要谈这一问题,我势必会先行指出印老的学术内涵及其影响。除此之外,我并不拟探讨「后印顺时代」之中,是否蕴含有「后现代」特质的问题。

印老在1952年来台,到1994年《平凡的一生》(增订本)出版之后,大致停笔,不再写作。印老在台湾的写作与弘法时间大约四十年。这四十年的台湾佛学界,其发展状况就像台湾的经济发展一样,从「未开发」水准进而成为「已开发」水准。而促使台湾的佛学研究水准提升到目前这一层次的,固然是很多人的共同成绩,但是,无疑的,印老的研究业绩当是其中最卓越的。而印老对佛学界人士的启发、影响与导引,不论在质在量,也都是无人堪与比拟的。换句话说,光复后到1994年印老停笔的这一段期间,如果台湾佛教界没有出现印老的著作,那么这一段佛教思想史或佛教学术史是要黯然失色的。因此,我把这一段思想史期间,称之为「印顺时代」。

这一阶段的思想史发展特色,单就印老方面来说,有下列二点:

(一)印老的著作陆续地出版。不祇迭有新作,而且旧版也不断地再度印行,以供应读者所需。新作的出现,是印老崭新研究成果的推出。旧作的不断再版(如《成佛之道》重印一、二十次,发行量有数万册之多),则象征印老思想的逐步普及。

(二)在这一阶段,如果有人向印老请益,或对印老的看法有所质疑,他老人家大致都会亲自回应。

但是,在1994年以后,印老不再有新的研究成果出版。对于他人的请益,多由侍者代笔。对于学界的批评,也未见回应。倒是印老的学生辈(如昭慧法师等人)为他的思想做辩解的例子,愈来愈形常见。让人觉得台湾佛教思想史上的一个新阶段即将形成,而这前后两阶段,无疑的,印老的学说、思想都是属于绝不可忽视的枢纽性地位。在前一阶段,印老的学说逐渐构作成形。而后一阶段的主要内容当是印老学说、思想的发扬、落实、接受批判、以及由批判而来的相互讨论。我是在这一意义下,用「后印顺时代」一词的。

二、印顺学的主要内容及其影响

印老的著述共计出版四十一部,编辑成书者(如《太虚大师全书》)有四部。从这些著述中,可以看出他的成就展现在下列各方面之中:

(一)精研汉译印度佛教文献,从中理出对原始、部派及初期大乘的思想史脉胳。将复杂难解的印度佛教思想史整理出一条较为清晰的趋入途径。他的《印度佛教思想史》、《印度之佛教》、《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等书即其中之代表性作品。

(二)在信仰方面,他为佛教徒揭示正常道与方便道的差异。并多方面凸显正常道之不可或缺的特质(如:正见、法住智、人菩萨行……等),及方便道之偏失 [1]。这一点虽然是大部份弘法师所从事的,但是由于他的学养至为深厚,所提出的结论是透过他的深厚学养所形成的。因此,可信度较高。

(三)在他的数十种著作之中,《成佛之道》是唯一类似古代论师著作的体系性论书。很多佛学院将这部书当作入门书来导引学子,这当然无可厚非。但是也容易使人误以为这祇是一部导引初机的粗浅作品。其实,这是一部涵盖甚多不可忽略之佛学要义的重要著作。书中之体系性与组织性也是一大特色。透过对这一部书的理解,读者大体可以掌握到大小乘佛法之解脱道与菩萨道的核心骨架。掌握这些思想骨架,则对佛教要义的理解,当较不至偏差。此外,书中也包含甚多印老对古来难解之佛法义理的诠释,以及印老的多种独特看法。这是一部对理解佛教有重大贡献的书。依我看,它与《俱舍论》、《摄大乘论》等书是同一等级的,值得特别附此一提。

(四)此外,印老对《阿含经》的提倡,对中观学的阐扬、对《摄论》的诠释、对大乘三系的厘清与判摄、对大乘佛法之产生原因的探讨,对中国初期禅宗史(慧能及其前)的研究……等,他的成就是众所周知的,而且也大多成为二十世纪下半期台湾佛学界的重要话题,因此,这里不再多说 [2]。

综合地看,虽然印老著述所涉及的层面相当广,他的众多论着所讨论的多面向问题,使台湾的佛学界,由原来对佛法大海之蒙昧陌生(unfamiliar)的氛围,快速地迈向熟悉(familiar)的层次。当然,提升台湾佛学界之佛学认识水准的人绝不祇印老一位,是众缘和合的成果,但是,无疑的,印老的推动力是其中最显着的。

在印老的诸多研究成果之中,最引起学术界或佛教界重视的应该是下列几项:

(一)阿含学的阐扬:印老在这方面的相关著述,很明显地引发学术界或佛教界对原始佛教或南传佛教的研究热忱。从而也一扫传统中国佛教「忽视或贬抑小乘佛教」的风气。杨郁文等人的阿含研究、吴老择的主持翻译《南传大藏经》,都与印老对阿含学的强调有关。

(二)对中观学的诠释:他的《中观论颂讲记》及《中观今论》的出版,破解了研读《中论》之层层难以穿越的藩篱。中观大义乃得以成为台湾佛学界的显学。没有印老的厘清与诠释,恐怕学界对中观学望而却步者多。学界对中观学的研究进度,当会延迟若干年。

(三)对大乘三系的判摄:将大乘思想判摄为「性空唯名」、「虚妄唯识」、「真常唯心」三系,并给予其在信仰上的价值判定,这是印老最引起学界讨论的看法。而「大乘三系」的判摄主张也成为台湾佛学界的流行理论之一。

(四)提倡以「人菩萨行」为基调的人间佛教:这是迄今仍然风行的大乘佛教实践法门。是印老抉择大乘佛法之后所理出的主张。其中有契合时代、对治偏失的意义在内。它其实是初期大乘佛法的根本义,祇不过为传统中国佛教所忽视而已。因此,印老之「人间佛教」或「人菩萨行」的主张,依我看,其实是复古,不是创新。我曾说印老「反传统」,这是指他「反唐末以来的中国传统」[3]而言。至于说他复古,则是说他企图恢复印度大乘菩萨行的原本意趣而言,是对古代法义的一种「重新抉择」。

上列诸项是印老之佛学研究成果对台湾佛学界的显着影响。在「印顺学」体系之中,是包含有「立、破」二方面主张的。上列诸项是「立」的方面,至于「破」(或贬抑)方面,也有几项颇为佛教界所熟知:

(一)大乘佛法有天乘化倾向,蕴涵有「天佛不二」思想。

(二)弥陀信仰的形成与太阳崇拜有关。

(三)密教是梵化、天乘化的佛教。

(四)印度大乘三系思想中,真常唯心系距离佛法核心较远,较接近印度神教的真我、真心思想。传统中国佛教中的天台、华严、禅宗等宗思想,皆较接近真常唯心系。[4]

上列诸项批判,对于密教、净土、禅宗等宗信徒而言,当然是一些不中听的看法。因此,这些宗派的信徒对印老的反弹也在教界时有传闻。不过,在「印顺时代」,这些反弹大多仅止于窃窃私语而已。传说台中某净土道场曾焚烧印老的《净土新论》一书,亦未见实据。至于以文章公开反驳者,仅牟宗三、李元松等少数人而已。

三、「后印顺时代」台湾佛学界对印顺思想的反应

自印老在1994年封笔之后,台湾佛学界对印老思想的继承与反驳,逐渐具体化或明显化。迄今为止,被认为是在绍述弘扬印老思想的人或道场,有下列诸处:

(一)昭慧法师主导的弘誓弘法团体。

(二)传道法师住持的妙心寺。

(三)宏印法师所主导的学佛团体。

(四)福严精舍及慧日讲堂。

此外,其他道场之以印老著述为教材者,亦所在多有。

在这些团体或个人之中,有人已经积极地将印老的思想付诸行动(如昭慧法师之「撕毁八敬法」运动),有人则对印老思想之散布于各书者,加以整理、诠释成为系统化的作品(如性广法师之整理「人间佛教禅法」、吕胜强的妙云华雨的禅思、清德法师之整理印老的律学思想),有人则开始为「印顺学」的传播从事基础性的铺路工作(如昭慧法师的《妙云集导读》、传道法师的《印顺导师与人间佛教》、黄则洵的《印顺导师语录》,及拙编《印顺吕澄佛学辞典》)[5]。至于学术界,也有杨惠南、江灿腾、丘敏捷等多人依学术观点评介印老思想。

除此之外,不同意印老看法的教界或学界人士,在后印顺时代也纷纷发表文章,提出不认同印老思想的个人看法。下列诸文,即其中显例:

(一)温金柯:《生命方向之省思》

此书中有三篇文章批评印老。认为印老思想与涅槃解脱之间有难以跨越的隔阂,印老之「人间佛教的人菩萨行」浅化了大乘菩萨道,印老思想有明显的怀疑修证者的倾向,因而造成台湾佛教的某些困局 [6]。

(二)刘绍桢:〈大乘三系说与净土三系说之研究〉[7]

这篇文章的研究结论,否定了印老之大乘三系说与净土三系说的正确性。认为「三系说典范的二大预设──缘起自性空与人间佛教,不但在立论上陷于内在理路的困思和偏颇,且不能依判准一致的原则用之于本系。……依此预设所论断的印度佛教灭亡之因……是一种预设立论下的偏见。」而且,作者也否定了印老对净土信仰的看法 [8]。

刊登这篇文章的《谛观》81期,在第一页有「恭贺佛教高僧、佛教泰斗──印顺导师……」的祝寿文字,但是杂志中却刊登这篇长达91页的长文来评破印老的理论。这真是一种吊诡的安排。

(三)如石:《现代大乘起信论》[9]

书中有二篇文章评及印老思想。其中一篇〈台湾佛教学术研究、阿含学风与人间佛教走向之综合省思〉曾刊登在嘉义香光寺所发行的《香光庄严》66期。另一篇〈大乘起源与开展之心理动力〉刊登在圣严法师所主持的《中华佛学学报》14期。

其中,后一文评破印老之「佛灭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是大乘起源与开展的原动力」的说法,并认为印老的某些研究「浅化、窄化甚至曲解了印、藏、汉大乘佛法的深广意涵」[10]。前一文则认为印老的人间佛教是「俗化的现代台湾佛教」,是「舍本逐末」、「方便趋下流」,并指出印老「不曾提供(人间佛教的)一套具体的修行方法,……不关心究极的解脱与果证。」[11]

(四)温金柯:《继承与批判印顺法师人间佛教思想》

书中有三篇文章与印老思想有关,是作者与性广、林建德、杨惠南等三人的法义讨论。而评破的核心,仍然是认为印老的人间佛教思想「比较重视利他精神,而较不重视修证。」[12]

(五)恒毓〈印顺法师的悲哀──以现代禅的质疑为线索〉[13]

这是大陆学者的文章,原来不在以「台湾佛教思想史」为限的拙文范围内。但是因为此文在网路上流传,台湾佛学界谈论者甚多,因此列之于此。

文中谓印老思想「充满了错误的内容」,谓印老的「理论和知识性错误就至少有十二个方面」云云。

上列诸文是1994年以来在台湾佛学界流传的批判印老思想的文章。其中,自2001年十月迄今即有如石、温金柯与恒毓三人对印老施以强烈的批判。虽然这些批判也招致昭慧、性广二位法师及江灿腾博士等人的反驳,但是一股大异于印顺时代的「公然批判印顺思想」的氛围,似乎已然形成于台湾佛学界之中。

四、法义辩论的意义

反驳印老思想的文章,大体可以区分为二类。一类是学术讨论,是纯就义理诠释、史料运用、思想演绎等方面所作的佛学辩析,目的在求真而不在宗教信仰。另一类则是宗教信仰的讨论:什么是正法,什么是邪法或似法,什么较可信,什么较不可信……等等,目的在为信徒提供一个较可遵循的途径、或捍卫自己一向遵循的信仰体系。前述刘绍桢的论文是学术性的,而如石、温金柯、恒毓等人的文章则与信仰有关。这两类文章当然有交集点,但是撰述动机并不相同。

印老的文章也包含这二类,有纯学术性的讨论,也有弘法类的作品。论比重,当以弘法类为多。

12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0-23 10:17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