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宗教研究 查看内容

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论文集:当代台湾人间佛教佛陀观及其宗教实践

2013-12-15 19: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60| 评论: 0|原作者: 释德檍|来自: 佛缘网站

摘要: 返回目录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论文集:当代台湾人间佛教佛陀观及其宗教实践(释德檍)德檍法师:当代台湾人间佛教佛陀观及其宗教实践(第三届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人间佛教与当代对话」学术研讨 ...

返回目录

印顺导师思想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论文集:当代台湾人间佛教佛陀观及其宗教实践(释德檍)

德檍法师:当代台湾人间佛教佛陀观及其宗教实践(第三届印顺导师思想理论与实践--「人间佛教与当代对话」学术研讨会文章)

当代台湾人间佛教佛陀观及其宗教实践

释德檍

提 要

佛法久住世间,是佛弟子一致的理想与目的。佛教的发展在适应众生的世谛流布中,思想上却有了转变。当代台湾佛教除了传统汉传大乘佛教之外,还流行着三大主要思潮,囊括了原始佛教、大乘佛教与秘密佛教思想。因此,当代台湾佛教思想发展与组织结构上已呈现多元化、多样化、现代化倾向。

解严后的台湾佛教,逐渐发展出适应本土现实的「人间佛教」,当代台湾汉传佛教即出现所谓四大佛教势力的道场,其中或有以「人间佛教」为主流,成功的转换了大陆式「出世性格」的模式。印顺导师「人间佛教」思想,在台湾佛教环境中从酝酿到出现,有其时代背景和逐渐发展的过程,迄今已成为当代台湾汉传佛教的一大主流。所以,当代台湾佛教的佛陀观思想及其宗教实践,可以在这些历史发展概况中清楚的呈现,并且可以找到理论依据。

本文只是尝试着阐述当代台湾人间佛教的佛陀观思想,透过当代佛教僧团的宗教实践,说明其面对当代台湾佛教环境,如何调节与顺应,藉以突显人间佛教佛陀观思想对当代台湾佛教实践的影响力。

印顺导师的人间佛教思想,以原始《阿含经》中「诸佛皆在人间成佛」一义确立其「佛在人间」佛陀观,依其思想方针「立本于根本佛教之淳朴,宏阐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化之机应慎),摄取后期佛教之确当者」,故主张「以人为本」,「佛在人间」,「见佛功德法身」的佛身观,成就「即人成佛」的人菩萨行,人间佛教的佛陀观内涵便是具备出世正见与入世正见,两者融和无碍的佛陀观。

人间佛教在当代台湾已造成一定的影响力,不仅导引佛教界信仰的方向,提升佛学思想的研究水准与方针,并促成对现实社会的关怀运动等。台南「妙心寺」与「佛教弘誓学院」可说是显着的实践代表。「妙心寺」不仅在具象的寺院建筑摆设与非具象的弘法活动中,可见正处于由台湾传统佛寺过渡到人间佛教的阶段中。而「佛教弘誓学院」在昭慧法师的领导下,以人间佛教思想为实践理念,着重经济实用的建筑设计,从事多年关怀生命、护持佛教方面的运动,近年更有关于教内两性平等运动的倡导,在台湾佛教发展史上应具重大的意义。

关键词:人间佛教;佛陀观;印顺导师;以人为本;佛在人间;见佛功德法身,即人成佛;妙心寺;弘誓学院

一、前 言

印顺导师所倡导的「人间佛教」是当代台湾汉传佛教界最流行的思想潮流。该思想虽受太虚大师「人生佛教」思想启发,但二者在本质上有着极大的差异。[1] 近代佛教学界已有学者深入探讨,并对二者思想的差异作了相关的比较,发现两者思想内涵并不一致,故本文在此不再对其间的差异作探讨。[2] 可确知的是「人间佛教」的思想与实践明显的冲击着传统佛教思潮。

民国以来,即有佛弟子以「人间佛教」为题的倡导运动,发展至今,在佛教学界已引起极为热烈的回响,其思想不仅提升了佛学研究水准,导引着教界信仰的方向,更进而引起佛教两姓平权问题的倡导与关怀本土等社会活动。

试想:「人间佛教」思想如何在当代台湾佛教界开展出现今的局面?「佛陀观」是佛教思想的核心主轴思想,「人间佛教」佛陀观思想内涵为何?当代台湾佛教道场的宗教实践又是如何呈现其佛陀观思想呢?当代台湾佛教界已有部分道场声称是弘扬「人间佛教」思想,因此,本文希望借着佛教僧团组织的宗教行为,掘发佛陀观思想的发展与内涵。

江灿腾教授曾在《当代》发表〈从废除『八敬法』到『人间佛教思想』〉一文提及:

人间佛教涉及到整个佛教对人类和生态的关怀。简言之,就是出于整体佛教正法的抉择,而提出的诠释概念,也是思想上必然的发展。[3]

印顺法师的「人间佛教」思想在《妙云集》及相关专书中,早已蕴含其中,1971年出版的《佛在人间》一书中对人间佛教即有详细的论述,但是并未为人所知其核心思想就是人间佛教思想。直至江灿腾在〈当代台湾净土思想新动向〉文中,[4] 以为「人间佛教」就是印顺导师整个佛教思想的主轴。印顺导师也鉴于学界无法得知其核心思想,所以在1989年出版《契理契机的人间佛教》小册子,再次正式向世人宣告他所要弘扬的佛法──「人间佛教」思想。秉持着他在1942年《印度之佛教》〈自序〉中所说的信念,主张「不是复古的,也决不是创新的,是主张不违反佛法的本质,从适应现实中,振兴纯正的佛法。」[5] 言下之意,印顺导师为了振兴纯正的佛法而提倡人间佛教思想。殊不知,《佛在人间》与《契理契机的人间佛教》在时间上已相距近二十年之久。所以,人间佛教在台湾佛教环境中从酝酿到出现,有其时代背景和逐渐发展的过程。[6]

「人间佛教」思想在台湾佛教的发展,可略分为:与太虚大师「人生佛教」的观念厘清阶段,以及厘清后的实践发展阶段。从1989年开始,教界对「人间佛教」相关议题开始热烈讨论,高雄佛光山举办「人间佛教学术会议」,所以有思想哲理与思辩上颇有研究的杨惠南教授,曾在1990年《当代佛教思想展望》一书中,将人生佛教与人间佛教思想的差异及思想的过渡作一番探讨。同年(1990),杨教授也将台湾的人间佛教思想讯息带到香港。随着两岸学术的交流,印顺导师「人间佛教思想」已逐渐影响到中国大陆的学界。

理论实践方面,在当代台湾佛教界为人所重视的是关于佛教两姓平等问题。人间佛教立足于关怀此土、此时、此人,开展大乘「严净国土,成熟众生」的菩萨道。因此有重视环境保护与生态保育,进而扩展到政治关怀;从事佛教文化与教育事业成为实践人间佛教的重要志业。这是从温和的教育、文化、慈善到思想改革与制度改革的社会运动。佛教重视众生平等精神,人间佛教也立足于这个立场,对教外不仅强调人权、生命的尊重,进而在教内强调两姓平权问题,这个议题不仅涉及整个佛教思想的传播,也是佛教二千五百多年来非常艰巨的戒律革新观念。

总而言之,人间佛教在学理思想上可说是非常圆熟,有待进一步的推广与实践。目前在教界以其理念为职志的部分实践行动,对保守的当代传统台湾佛教而言,可说是一股强大的冲击力量。面对传入的南传与藏传佛教思潮,印顺导师的「人间佛教」思想成为当代汉传佛教的代表,相信在台湾佛教传播史上,是非常具有时代意义的。

在观念的厘清阶段主要是有关佛教正法思想的抉择与对外教的批评。透过「人生佛教」与佛光山的「人间佛教」(包括其他三大势力佛教团体)观念,更可抉择出印顺导师的人间佛教思想。教界对人间佛教所主张重视人本(此人)、此岸(此地、此时)的关怀向度,引申出对其学理建构方面的讨论,这些都是思想发展的必然阶段。

二、人间佛教佛陀观的思想内涵

印顺法师因《阿含经》中的启示,奠定他对释尊本教的基础。人间佛教的佛陀观也于此奠定基础。在其《妙云集》下编之一《佛在人间》一文中,以人间正见的佛陀观与出世正见的佛陀观两者融然无碍,是佛陀观的真相。言下之意,佛陀观可分人间正见的佛陀观与出世正见的佛陀观,正确的佛陀观内涵是具人间正见的「佛在人间」与出世正见的「即人成佛」。最后更明文的以《增一阿含经? 等见品》「诸佛皆出人间,非由天而得也」,[7] 是我们应树立的正确佛陀观。[8] 不禁试问:人间佛教佛陀观与原始佛教佛陀观是否相同?若有不同,其间的差异点何在?与大乘佛教理想的佛陀观又有何不同呢?是否全然没有关涉呢?

人间佛教的佛陀观是「此人、此时、此地」的佛陀观。「佛在人间」,「即人成佛」是人间佛教佛陀观的原则。「佛在人间」对于可成佛对象、地点都作了说明,「诸佛皆出人间」,意即于此人间成佛的非只有释尊一人而已,而是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也于人间成佛,明确的对成佛地点──人间的肯定。至于何时可成佛,以及如何成佛的实践修行方法暂不在此作具体详细说明。从「人间佛教」思想的起源与发展中可知:人间佛教是为了解决现实佛教问题的方案,也是佛教本质的探求。换言之,人间佛教是契理的根本佛法,也是契机的现实适应。契理的根本佛法代表原始佛教的教义,是以人为本的;契机的现实适应代表大乘佛教的行解,是人菩萨行的菩萨道,因为佛陀的修证曾是证悟无生法忍的菩萨,烦恼习气已经断尽,菩萨是在现实人间,随缘普利众生的。所以人间佛教本于原始佛教纯朴之教义,撷取大乘佛教高远的行解而确立其佛陀观。因此,人间佛教佛陀观与原始佛教佛陀观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并无不同,但又不完全等同大乘佛教理想的佛陀观。

佛法是「净化世间以进趣出世之寂灭」。有情与器界是世间的重要组成分子,也因此而有迁流变化的时劫,成住坏中的十方器界,与生、老、死中的有情。佛教是遍十方世界,尽未来际,普度一切有情的。释尊之教也有十方世界、三世时劫与一切有情之说,但印顺法师以为:「释尊之为教,有十方世界而详此土,立三世而重现在,志度一切有情而特以人类为本。」[9] 其意是以此土、此时之人类来说明世间的净化,又何需动言十方世界、一切有情呢![10] 所以人间佛教是「此时、此地、此人」的佛陀观。

(一)「以人为本」的佛陀观

「佛在人间」的佛陀观是依《阿含经》与初期大乘经而说的。人间佛教佛陀观并不论及理想的佛陀观议题,因为理想的佛陀观在现实的佛陀中是难以得到证明的。从理想的佛陀观起源来看,现实与理想有着极大的差距。因为在时空坐标的演变中,佛陀的面貌在佛弟子对佛陀的永恒怀念中,所呈现的是圆满的、绝对的,于是释尊在人间的一切都是示现之说。从根本佛教来看,理想其实是生命意欲的表现,也就是「自我本质的客观化」。[11] 因此,在这样的前提下,人间佛教并不论及理想的佛陀观。

「人生佛教」以「人类」为中心,宗旨在求人类生存的发达,为了对治中国佛教重死重鬼的流弊,而说是「生人」的佛教。透过印顺法师对「人生佛教」的批评,可知「人间佛教」其实是对「人生佛教」的修订,意味着现实中国佛教的真正问题所在:不重此土而向往他方净土,不重现生而重来生(重死),不重此人而重于天上(神化)。「天化」相对于「人间化」,换言之,他是站在人间胜于天界的立场而论。所以「以人为本」便是人间佛教中非常重要的佛陀观内涵。

佛法所关怀的是一切有情;佛法所要救济的,也是一切有情,何故人间佛教却说是「以人为本」? 明显的将一般宗教以为最好的天上排除于外。印顺法师说:「佛法从有情说起」,「有情为问题的根本」。就佛法而言,世间唯有有情与器界,而有情又是世间的根本。当然多依有情来说明世间。更重要的是世间(界)的净秽是有情业力所感的,有情的解脱与否是造成世间清净的重要关键。印顺导师就在其论着中,就人类所处的外在环境条件而将「人间」、「有情」与「世间」的关系作一番探讨;[12] 就内在的成佛条件而言,人类德行中具有梵行、忆念与勇猛等三大特胜,[13] 亦即惭愧、智慧与坚忍。就佛的特色而言,是大智、大悲、大雄。佛性是佛的性德,[14] 在人性中也含摄一分佛性,借着人的特性可引发成佛的可能性,所以唯有充分的将人的佛性扩充、净化,透过这样的净化究竟,人人可以即人成佛,到达一切众生皆成佛道。此人性的三个特点是成就佛道的重要因素。因此,在人间优于天上的前提之下,成立其「以人为本」的佛陀观。

因为立足于此土──人间,胜于天界的观点上而提出人间佛教,因为此人具有三大特胜,而有成佛的可能性。「佛在人间」肯定了「以人为本」的人间佛教。这样的佛陀观,无非是希望能够择取到佛法的真义,而又能解决现实的佛教问题。

(二)「佛在人间」的佛陀观

在大乘佛教思潮下,天上成佛与他方净土为学佛者趋之若鹜。「诸佛世尊,皆出人间,非由天而得也」。[15] 不仅说明人间是胜过天界的,甚至「人间于天则是善处」,[16] 人间佛教的佛陀观是佛在人间成佛的,在此土成佛,当然以实践人间净土为修行的目标。众生为何欣羡他方净土呢?成佛可在净土与秽土,就成佛速度而言,在何处成佛才是最好最有利的环境呢?人间佛教又如何看待他方净土之说呢?如果这些问题都能得到解答,相信更能了解人间佛教思想的佛陀观。

他方净土的思想涉及现在十方诸佛的佛陀观。人间佛教的佛陀观是人间成佛的,是在此土成佛的,言下之意,赞同有相对的他方净土与现在十方诸佛之说。人间佛教主张创造人间净土,在秽土(此土)成佛是有其理论依据的。

首先,应知净土、秽土与佛身佛土是为了适应众生根性而说的。大乘菩萨道的开展中,佛陀的「本生」、「譬喻」都是释尊过去生中的事迹。过去诸佛说法次第出现,部派佛教中的大众部也传出十方佛说,同时有多佛出世,于是有他方佛、他方佛土的传出。佛土的清净庄严,在传说中并不尽然相同,不过在大乘佛教时代中,「佛佛道同」「佛佛平等」的一贯理念里,一切佛是平等的,没有净土与秽土的差别。所以佛身与佛土的差别之说,其实是为了适应众生的根机而说。

再者,净土的成就与菩萨的誓愿有关。就宗教的本质来说,宗教是人类意欲的表现;依佛法的本质,是以身心的修持,达成苦痛的解脱。净土思想的根源即是在圣者的身心清净的修证下,解除现实人类苦难而发展的。所以大乘佛教的他方佛净土,是依佛的愿力而实现的净土,不外乎是依人类的欲望而成就的,因此透露出大乘的净土法门是与菩萨当初的誓愿有关。在这个前提下,说明了十方净土为何不完全相同了。人间佛教在利他方面,所重视的是「成熟有情,严净国土」,表示净土的实现在于人间。人间净土是人间佛教的理想,成佛在人间,明白的说就是在秽土成佛。「佛在人间」,不仅说明了释尊为何在秽土成佛,也是人间佛教现实人间的佛陀观。

净土就是清净的地方,是比对现实世间的缺陷而表达出理想的世界。释尊时代的社会是不理想的,佛教的发展曾受到极大的障碍,佛弟子将希望寄托于轮王的王道政治,而后又有未来弥勒成佛时的人间净土出现。所以佛教早期的人间净土是轮王的传说与未来弥勒成佛说法的相结合,也就是政治与宗教(佛法)都达到了最理想的时代。这是从现实人间、佛法的立场,表现出人间净土的理想。在这点上与大乘净土的发展有相同之处,以为:「大乘净土的发展,是在他方佛世界的传说下,由于对现实世界的失望,而寄望于他方的理想世界。」[17] 对现实世间的失望是重要的问题关键所在,加上末法思想的兴起,佛弟子对此土佛法逐渐失去信心,于是将信仰与护法的热诚,转而寄望于他方世界的现在诸佛。

其实秽土比净土成佛速度更快。在初期的大乘经中可知:初期的他方净土之说是凡圣同居的,因为此土的不理想,所以凡圣都可以往生的。[18] 凡圣都可得生净土,十方佛净土又是理想的世界,难得的清净,修行容易成就,尚未成就圣道的凡夫也可以往生净土,于是他方净士成为多少人所仰望的地方。然而在称扬净土的经典中,却出现秽土修行是胜于净土修行之说法,[19] 甚至在部分的初期大乘经中还特别赞扬秽土修行的特长。[20] 印顺导师以释尊与弥勒成佛迟速来说明:

释尊大悲普济,愿意在秽土成佛,发心迟而成佛早;弥勒愿庄严净土,在净土成佛,发心早而成佛迟。所以净土容易成就(不退堕),成佛却慢;秽土不容易成就,成佛反而快些。[21]

总而言之,净土、秽土都可成佛,而秽土的修行却比净土修行更有效率。在秽土种种不圆满的因缘条件,[22] 反而是构成成佛较快速的重要因素。

成佛是学佛者的目标,净土的实现源于对现实环境的企求而来。因此,净土的成就与众生的誓愿有关。依经而言,佛在人间,确立人间胜于天上;在此土(秽土)成佛又较净土更快,人间佛教信仰者当然主张实践人间净土,这正是人间佛教世间正见与出世正见的佛陀观。

(三)「见佛功德法身」的佛身观

人间佛教对大乘的行解──菩萨道是极力倡导的,其佛身观就是立本于根本佛教的教义,只有生身与法身之说:释尊出于人间,所以是「父母所生身」,正觉缘起法究竟解脱的是佛的「法身」。佛身观其实是「人间佛教」与「人生佛教」的重要差异点,当代台湾学界对此也作过讨论。[23] 我认为:因为两人思想的抉择不同,印顺法师是在「缘起性空」的思想体系下建立的佛身观,是「人间为本」的人菩萨行形象;太虚大师则是在「法界圆觉」体系下,建立重佛陀果德的佛陀形象。

人间佛教是在发展纯熟的大乘佛教中提出的思潮,据印顺导师所言:不是复古的,也绝不是创新的……是振兴纯正的佛法。[24] 意谓着纯正的佛法就是人间佛教,是「能立本于根本佛教之淳朴,宏阐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化之应慎),摄取后期佛教之确当者,庶足以复兴佛教而畅佛之本怀也欤!」[25] 因此,人间佛教的佛身论应从这个思想原则来探究。

在台湾佛教思想发展中,不是复古的,意昧着人间佛教的佛身论并非念佛生身的;中期佛教的行解,所指的不只是易行道的念佛名号。梵化之机应慎,则非「天佛一如」的佛慢思想。所以,人间佛教的佛身论是回归佛法的本质,以缘起中道法则来诠释佛身,就是「见佛功德法身」。

声闻教中,为适应众生根性差异,开展出以法或信为导引众生的法门,六念就是以信为先导的法门之一,念佛是忆念佛的十号功德:「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26] 佛世时,佛弟子就因为身心忧伤、恐怖时而修六念。透过这样念佛可以增强心力,并不具他力的意义。只是在众生危难时,忆念三宝的功德,无形中念佛也具有他力的思想了。大乘佛法的佛陀观,由于重于菩萨与佛陀的果德,将理想的佛陀观极度发挥,佛陀成为「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成了不可思议的佛。因为佛弟子心性的怯弱,对菩萨道的长远成佛缺乏信心,在十方三世思想开展下,自然欣羡他方净土的易行道。人间佛教的「见佛功德法身」涉及修行法门,与大乘易行道的念佛修行法门有着截然不同的意趣。印顺导师将大乘佛法的念佛法门分为四门:「称名」、「观相」、「唯心」、「实相」。[27] 人间佛教的念佛应是「实相念佛」,就是从因缘法则的开展中,深悟无所有的诸法空性,以见佛功德法身。

当代台湾佛教流行着他方净土易行道思想,印顺导师在〈净土新论〉中明确的说:

净土,应以阿隬陀极乐净土为圆满,以弥勒的人间净土为切要。以阿粊佛土的住慈悲心,住如法性为根本因;以阿弥陀佛土的行愿庄严为究极果。在修持净土的法门中,首先要着重净土正因。[28]

123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0-21 05:44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