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修学指导 查看内容

印顺导师之部派佛教思想论——三世有与现在有(释惠敏)

2013-12-26 20: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09| 评论: 0|来自: 部派佛教理论

摘要: 印顺导师之部派佛教思想论(I)——三世有与现在有释惠敏*提要印顺导师以「探源明变,抉择洗鍊」的方法,对于部派佛教思想探究,主要有1940-44年(35-39岁)《唯识学探源》、1942-43年(37-38岁)《印度之佛教》、19 ...

印顺导师之部派佛教思想I

——三世有与现在有

释惠敏*

提要

印顺导师以「探源明变,抉择洗鍊」的方法,对于部派佛教思想探究,主要有1940-44年(35-39岁)《唯识学探源》、1942-43年(37-38岁)《印度之佛教》、1944-50年(39-45岁)《性空学探源》等作品。以本文的考察为例,可看出印老的思想体系在此期间已经大致成熟,论证的基调也大慨确定了。之后,从1967-68年(62-63岁)起,写作出版印度佛教各阶段思想主题的专书,到1987-88年(82-83岁)时,以《印度佛教思想史》作为「对印度佛教思想发展研究的结论」。

印老对于「佛法」的分化为不同部派的大纲是:在《1943印佛教》时,以「二部、三系、四派」名称,《1944唯识》也沿用;但在《1968有部》则改称为「二部、三部、四部」,此用语于《1981初期大乘》也沿用,进而将部派分化的本末先后,以不同意义的四阶段,推算西元年代为(1)B.C.300大众、上座二部(戒律的问题)。(2)B.C.270思想的分化(以教义为部派的名称)。(3)B.C.230分出部派以地区、寺院为名。(4)B.C.100说转部也是依教义(十八部全部成立)。印老也依据般若在北方的普及与流行的西元50年「下品般若」集出年代,将约西元前300~西元50年期间称为「佛法的部派时代」。

印老参考《成实论》之「十论」,对于各部派的众多异义,在《1988印思史》则以「三世有与现在有」、「一念见谛与次第见谛」、「补特伽罗与一心」作为纲领。针对「三世有与现在有」的部派异义,印老是从「诸行无常」的生灭无常、剎那生灭现象中,「无我论」佛教如何于「法体」建立因缘而生果的关係来解释:说一切有系以「法体不变而作用变异」的意义而主张「法体恆有,而说性非常」。相对于说一切有系之「体、用义」,印老分析「现在有」的学派时,则说明大众系以「理、事义」,主张「事唯现在」,是以「曾有、当有」建立「过去、未来」,而经部则以「种、现」义建立「酬前、引后」而说明「过去、未来」,并且也将「曾有、当有」与「种、现」二义连接,成为「过去曾有(熏),未来当有(种)」的发展关係。

此外,印老将「三世实有」的主张比喻为「如珠珠之相累」与人群在「甲屋、走廊、乙屋」的行进;将「现在实有」的主张比喻为「如明珠之旋转反侧,自空而下,似相续而实唯一珠」。最后,印老将「现在有」的部派思想,与大乘唯识家之「现在幻有」(过去未来是假)相对应;将「三世有」的部派思想,与大乘中观家之「三世如幻」思想相对应。

关键语

印顺导师;部派佛教;三世有;现在有;实体;作用;曾有;当有;薰习;种子。

0 前言

我国佛学界泰斗印顺导师(以下简称印老)于1942年(当时37岁),在他的《印度之佛教》(以下简称《1943印佛教》,1943表示出版年代)序文中,叙述其研习印度佛教史的动机:「深信佛教于长期之发展中,必有以流变而失真者。探其宗本,明其流变,抉择而洗鍊之,愿自治印度佛教始,察思想之所自来,动机之所出,于身心国家实益之所在,不为华饰之辩论所蒙,愿本此意以治印度之佛教」。1988年他又出版《印度佛教思想史》(以下简称《1988印思史》),于自序中说明:『民国五十六年,我在《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自序」中说:(文中的括号之出版年代数字为笔者所加,a, b……表示同年复数出版物之顺序)

在战乱中所写的(1943)《印度之佛教》,「是用文言写的,多叙述而少引证,对佛教史来说,体裁是很不适合的,而且错误与空疏的也不少。……我要用语体的,引证的,重写一部」。但直到现在,二十年的悠长岁月,(1968)《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以外,只写了(1971)《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1981a)《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1981b)《如来藏之研究》,(1985)《空之探究》,晚年衰病,「重写一部」──分为多少册的意愿,已无法达成,所以三年前(1985),将《印度之佛教》重印出版。《印度之佛教》的错误与空疏,在上面几部写作中,虽已作部分的改正与补充,但印度佛教演变的某些关键问题,没有能作综合联贯的说明,总觉得心愿未了。现在据我所理解到的,再扼要的表达出来。

印老在文中所说:「印度佛教演变的某些关键问题,没有能作综合联贯的说明」到底有那些关键问题?又如何作综合联贯的说明与扼要的表达?不禁令人想一探究竟。首先,我们可以从《1988印思史》的目次与如下所引用的序文,来把握印老对印度佛教演变的基本看法:

「佛法」在流传中,出现了「大乘佛法」,更演进而为「秘密大乘佛法」,主要的推动力,是「佛涅槃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怀念,是通过情感的,也就可能有想像的成分;离释尊的时代越远,想像的成分也越多,这是印度佛教史上的事实。

相对于平川彰(1915~2002)教授的《印度佛教史》(1974)之「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初期大乘佛教」、「后期大乘佛教」、「密教」等五种分期[1],印老对印度佛教演变则是以「佛法」>(初期、后期)「大乘佛法」>「秘密大乘佛法」等三阶段作区隔。但是,在《1988印思史》第二章「圣典结集与部派分化」第二节「部派分化与论书」的开头,印老仍然有用到像『从「原始佛教」而演进到「部派佛教」』的分期的用语。并且他在《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以下简称《1981初期大乘》)第六章「部派分化与大乘」第二节「部派佛教与大乘」的开头,即表示『在原始「佛法」与「大乘佛法」之间,部派佛教有发展中的中介地位,意义相当重大!』。另外,在《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以下简称《1968有部》)第一章「序论」中,他则说:『佛法的部派时代(约西元前300~西元50),是上承一味和合的佛法,下启大乘佛法』。[2]

因此,本论文尝试以《1988印思史》第二章「圣典结集与部派分化」第二节「部派分化与论书」、第三节「部派思想泛论」之内容为主,从印老的著作《1943印佛教》到《1988印思史》系列中,探讨他如何「综合联贯」、「扼要的表达」部派佛教思想?如何处理在原始「佛法」与「大乘佛法」间的关键问题?也希望藉此了解印老在此议题之思想发展。首先,根据印老在1994年所撰写的自传《平凡的一生‧增订本》,来整理与此议题有关的著作年谱,以便考察相关的人、事、物等背景。

1 相关的著作年谱

1938年七月(民国27年,33岁)到1946年三月(民国35年,41岁)避战乱于四川的期间,印老称为「最难得的八年」、「为我出家生活史中最有意义的八年,决定我未来一切的八年」[3]。由于日本侵华战事,1938年五月,武汉外围告急,印老逃难到重庆北碚缙云山,住在汉藏教理院,与法尊法师互相砌磋法义。印老回忆说:「我出家以来,对佛法而能给予影响的,虚大师(文字的)而外,就是法尊法师(讨论的),法尊法师是我修学中的殊胜因缘!」[4]

1940年(民国29年,35岁),印老「住贵阳的大觉精舍,写成《唯识学探源》一书,进入了认真的较有体系的写作」。[5]1942年(民国31年,37岁),住合江县的法王学院,担任导师、院长,讲学著作,撰写《印度之佛教》。1943年(民国32年,38岁),十六万字的《印度之佛教》出版,以「正闻学社」名义,在重庆印行。印老认为:「这是代表我思想的第一部」。[6]1944年(民国33年,39岁)夏末秋初,印老再回到重庆的汉藏教理院,讲授《阿含讲要》(此即《佛法概论》一部分的前身)、《性空学探源》,于冬天出版《唯识学探源》。[7]1946年(民国35年,41岁)春天,印老离开了四川,经西北公路东返。1947年(民国36年,42岁)正月,回到了江浙,遇上了虚大师的圆寂。为了编纂《太虚大师全书》,住奉化雪窦寺一年余。隔年,住杭州香山洞半年;冬天到了厦门南普陀寺。[8]

1949年(民国38年,44岁)夏天,印老到了香港,十月中出版《佛法概论》。隔年,1950年(民国39年,45岁)在香港出版了《中观今论》、《性空学探源》等七部著作。[9]1967年(民国56年,62岁)秋天,长达四十五万字的《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脱稿,隔年六月出版,印老认为:「在理想中,这是分别重写《印度之佛教》的一部分」。[10]1969年(民国58年,64岁)年底,费时两年撰写的《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五十六万字)脱稿,1971年出版。

1980年(民国69年,75岁)三月底,印老经五年时写时辍而完成《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八十多万字的著作;隔年,五月出版。[11]1981年(民国70年,76岁)四月底,《如来藏之研究》脱稿,十二月出版。[12]1984年(民国73年,79岁)十二月,《空之探究》脱搞,探究「从佛法、部派、般若经,到龙树论而完成缘起法即空(性)即假(名)的中道」;隔年七月出版。1986年(民国75年,81岁),印老认为虽然对印度佛教,他已写了不少,「但印度佛教演变的某些关键问题,没有能作综合联贯的说明,总觉得心愿未了」,所以秋季以来,即开始《印度佛教思想史》的写作,到1987年(民国76年,82岁)七月中旬才完成,约二十七万字;隔年出版,他自己将此书定位作:「这可说是我对印度佛教思想发展研究的结论」。[13]

将以上与探讨印老之部派佛教思想论有关的著作,依照其开始写作与出版的年代标列(例如:1940-44,表示1940年开始写作,1944年出版),整理成如下的简表以及简称,以便讨论。

1940-44(民国29-33年,35-39岁)《唯识学探源》。简称《1944唯识》

1942-43(民国31-32年,37-38岁)《印度之佛教》。简称《1943印佛教》

1944-50(民国33-39年,39-45岁)《性空学探源》。简称《1950性空》

1967-68(民国56-57年,62-63岁)《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简称《1968有部》

1969-71(民国58-60年,64-66岁)《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简称《1971原始佛教》

1980-81(民国69-70年,75-76岁)《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简称《1981初期大乘》

1981(民国70年,76岁)《如来藏之研究》。简称《1981如来藏》

1984-85(民国73-74年,79-80岁)《空之探究》。简称《1985空》

1987-88(民国76-77年,82-83岁)《印度佛教思想史》。简称《1988印思史》

2 部派分化大纲:二部、三部、四部

部派分化的过程,异说纷纭,名称也小有出入。印老在《1988印思史》第二章「圣典结集与部派分化」第二节「部派分化与论书」中,将各种记载分为如下三大类:[14]

● 大众部所传,上座部所传,正量部所传等三说,出于清辨的《异部精释》。

● 说一切有部所传,见《异部宗轮论》等;

● 赤铜鍱部所传,见《岛史》等。

印老的判準原则如下:

大众部的一再分派,以上座部三系(上座,说一切有,正量)所说的,相近而合理;

反之,上座部的一再分派,大众部所传的更为合理。

这由于对另一系统的传承与分化,身在局外,所以会叙述得客观些。

对于同一系统的分化,都觉得自已是正统,将同系的弟兄派,作为从自派所分出的。

这一「自尊己宗」的主观意识,使传说陷于纷乱。

他依据这一原则而略加整理,认为:「佛法」的分化为不同部派的大纲是:自二部、三部而四大部,如下图所示:[15]

大众部——大众部——————————大众部

—(上座)分别说部—————分别说部(自称上座)

上座部— ——说一切有部系

—上座(说一切有)部——

——犊子部(正量部为大宗)

对于此种部派分化的探究,首先,印老认为:『从「大众」与「上座」的名称而论,「佛法」的最初分化,法义上虽也不免存有歧见,而主要的还是戒律问题。释尊所制的僧伽(sajgha)制度,原则上是「尊上座而重大众」的。对于有学、有德、有修证的长老上座,受到相当的尊敬;但在僧伽的处理事务,举行会议——羯磨karman时,人人地位平等,依大众的意见而决定』。[16]将僧伽(sajgha)制度以「尊上座而重大众」为处理「戒律问题」(十事非法)的原则,作为大众部(Mahāsājghika)与上座部(Sthavira)——根本二部的分化主要原因。

其次,依据《善见律毘婆沙》所记:阿育王的太子摩哂陀的三位戒师来自三个不同的部派,「目犍连子帝须(分别说部)为和尚,摩诃提婆(大众部)为阿闍黎,授十戒。大德末阐提(说一切有部)为阿闍黎,与(授)具足戒。是时摩哂陀年满二十,即受具足戒」。印老认为:『阿育王信佛,引起佛教的大发展。分化地区的民族文化,语言、风俗,都不能相同;佛法的适应教化,也就多少差异,成为部派更多分化的因素。……阿育王时代,「佛法」已从根本二部,再分化成三大系了』。[17]

最后,依据义净的《南海寄归内法传》所说:「诸部流派生起不同,西国相承,大纲唯四」。[18]此段的夹注则说明所谓「四部」是:圣大众部、圣上座部、圣根本说一切有部、圣正量部。印老进一步推论上座(说一切有系)又分为说一切有部与犊子部(Vātsīputrīya)而称谓「四部」:大众部、分别说部(自称上座)、说一切有部、犊子部(正量部为大宗)。

2.1二部、三系、四派(1943~)

如上所述部派分化大纲与判準,在《1943印佛教》的第六章「学派之分裂」之第一节的名称为「二部、三系、四派」,如下图所示。其中,有关各部派的用语,对犊子部没有注明(正量部为大宗)以及对「分别说部」直接称「上座分别说部」,而非用「分别说部(自称上座)」。

犊子部

上座系

圣上座部 说一切有部

一味之佛教 上座分别说系………上座分别说部

圣大众部……大众系……大众部

此时已经提出「尊上座而重大众」为处理「戒律问题」(十事非法)的原则与根本二部的分化「大众」与「上座」的名称有关。对此,印老说明:「行、坐、食、宿,以戒腊为次,尊上座也。羯磨则集众,断诤则从众,重大众也。僧制尊上座而重大众,合之则健存,离之则两失,必相资相成而后可」。[19]其次发展为大众、分别说及上座三系的根据则依照大众部之传说(藏传)[20]。最后,也是提到:次于上座出一切有及犊子,此即合于义净「大纲唯四」之说。[21]接着又引用上座系学者马鸣于《大庄严论》序云:「富那,胁比丘,弥织诸论师(北方分别说系之主流),萨婆室婆众(一切有部),牛王正道者(犊子),是等诸论师,我等皆随顺」,而且认为:「此亦于敬礼其师长富那及胁尊者而外,等视上座三系而尊敬之。上座有此三系,为探究学派源流者所不容忽略者」。但是此论据,印老以后的著作没有再引用。

在《1944唯识》第一章「部派佛教概说」第一节「部派分裂的概况」以及《1950性空》第三章「阿毘昙之空」第一节「总说」第一项「学派之分流与毘昙」,也都是用「二部、三系、四派」的名称。

2.2二部、三部、四部(1968~)

但是,在《1968有部》第一章「序论」第二节「部派佛教与论书」第二项「部派的统系」则改称为「二部、三部、四部」(如下图)。其中,有关各部派的用语,对犊子部没有注明「正量部为大宗」;对「分别说部」则称「(上座)分别说部」;另为附加说明:说一切有部与犊子部分化以后,「先上座部」移住雪山,转名雪山部,成为微弱的小部派。此时,印老提到有参考到冢本启祥氏《初期佛教教团史之研究》(pp.413-449)所作的详细比较,认为冢本启祥氏的最后推定,与他的论究也大致相合。

—犊子部————(Vātsīputrīya)

—上座部— (雪山部)

—上座部— —说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

佛法— —(上座)分别说部————(Vibhajyavādin)

—大众部——————————————(Mahāsājghika)

印老在《1981初期大乘》第六章「部派分化与大乘」第一节「部派分化的过程」第三项「部派本末分立的推定」中,除了确定如下图所示,二部、三部、四部的部派大纲。[22]其中,各部派的用语已经完全为如上所述《1988印思史》沿用。

大众部——大众部———————— 大众部

—(上座)分别说部——— 分别说部(上座部)

上座部— ——说一切有部

—上座(说一切有)部—

——犊子部(正量)

2.3部派分化的本末先后的四阶段(1981~)

印老在《1981初期大乘》中,不止将部派分化以「二部、三部、四部」三阶段为大纲,更进一步,依《异部宗轮论》佛灭年代,以及阿育王灌顶为西元前271年(姑取此说)来推算西元年代,将部派分化的本末先后,以不同意义的四阶段来说明,如下图所示:[23]

(1)B.C.300大众、上座二部:戒律的问题

(2)B.C.270思想的分化:以教义为部派的名称。

(3)B.C.230分出部派以地区、寺院为名。

(4)B.C.100说转部也是依教义。十八部全部成立。

一说部

—————————————————————————— 说大空

(方广)部

— (说出世部)

大众部— ——多闻部

鸡胤部—

——说假部 —(东山部)

————————————————— 制多部—

—(西山部)

—法上部

——— 犊子部— 贤冑部

正量部

—密林山部

— 上座(说一切有)部—说一切有部——————————— 说转部

上座部— — 化地部

—(上座)分别说部——————— 法藏部

饮光部

— 赤铜鍱部

123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7-12-14 14:07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