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般若文海 阿含研究 查看内容

漫说《杂阿含》(卷十九)~A 504经(悭垢经):叙述天帝释向目犍连叙说其所受用的妙果 ...

2014-4-16 07: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42| 评论: 0|原作者: 界定法师

摘要: 漫说《杂阿含》(卷十九)《杂阿含经》第十九卷的重点,是讲述有关帝释天以及诸天的一些事迹。其中讲到了诸天所得的妙果是如何修得的,它们有什么殊胜之处;并且也讲到了诸天的不足与过患。504经(悭垢经):叙述天帝 ...

漫说《杂阿含》(卷十九)

《杂阿含经》第十九卷的重点,是讲述有关帝释天以及诸天的一些事迹。其中讲到了诸天所得的妙果是如何修得的,它们有什么殊胜之处;并且也讲到了诸天的不足与过患。

504经(悭垢经):叙述天帝释目犍连叙说其所受用的妙果,皆依调伏悭垢而得。

经中叙述尊者大目犍连居耆阇崛山,释提桓因前去拜见。“时,释提桓因光明普照耆阇崛山,周匝大明”。天帝释说了一偈:“能伏于悭垢,大德随时施,是名施中贤,来世见殊胜。”此偈的重点,是讲无有悭贪的贤德者,必是能随时行布施的人。布施是有功德的,有功德必能得到善果。天帝释说此偈的用意,大约是他身为天帝释,尊显无比;之所以如此,全赖布施与灭除悭贪的结果。而这种殊果,今生未必能够享受得到,只有等到来世,才能完全显现,即“来世见殊胜”。

目犍连尊者闻此偈后,便问释提桓因:“憍尸迦(帝释别名)!云何为调伏悭垢,见于殊胜,而汝说言此偈?”天帝释作出解释:一切世间大姓乃至三十三天,对他都是“稽首作礼”。他行住坐卧,皆有着他人无法伦比的殊胜之处。为什么会如此殊胜?就是他天帝释已经做到了“调伏悭故”,心中无有悭贪,因而“有此妙果”。这里所讲的其实就是一个道理:我们在作布施功德时,一定要做到心无悭贪。如果作了布施,实际上心里却是念念不舍,其福德就大打折扣了。当然,本经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即天帝释今生受此荣华富贵是由于前世所种下的布施种因——天帝释前世做得不错;能不能说他这辈子就做得无有挑剔呢?这需要另当别论。在下面的经典中,会涉及到这个问题。

505经(爱尽经):本经叙述目犍连以神通力抵至天帝释宫殿,见帝释生活放逸,目犍连运用神通使其厌离。

在诸经中,天帝释是佛陀有力的护法,他的确为佛教的弘阐做了数不清的善事。当然,作为尚未解脱的天帝释,也有很多毛病,比如说天界与阿修罗界相互攻伐,死伤无数;天帝释有时也会犯糊涂,贪图享乐。

在本经中,目犍连尊者因为有事(“我今当往问其喜意”)前往天界,至三十三天,到了一个池边(一分陀利池)。呈现在目犍连眼前的,是一副目犍连并不愿意看到的景象:“时,天帝释与五百彩女游戏浴池,有诸天女,音声美妙”。就是说天帝释正在跟一群彩女嬉戏胡闹,放逸享乐。天帝释见目犍连来了,也不好意思再胡闹下去,于是令诸天女默然,然后对目犍连“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目犍连问:“汝先于界隔山中问世尊爱尽解脱义,闻已随喜,汝意云何?为闻说随喜?为更欲有所问,故随喜耶?”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想当初天帝释向世尊请教了有关“爱尽解脱”的要义,佛陀为其开示。天帝释闻后很开心,随喜赞叹。目犍连对此不甚明了:当时天帝释心意究竟如何?他对佛陀的开示真的弄明白了吗?

此时天帝释开始装起了糊涂,他语目犍连说:“我三十三天多着放逸乐,或忆先事,或时不忆。世尊今在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尊者欲知我先界隔山中所问事者,今可往问世尊,如世尊说,如当受持。”是天帝释真的忘记了那次所问之事吗?他不可能忘掉的。为什么天帝释装糊涂说自己记不得了呢?原因是天帝释所现今的所作所为,与他所请教的“爱尽解脱”之义,完全是背道而驰——他根本没有把佛陀的教导放在心上,更没有落实到实际行动上面去。因此天帝释只好说自己“或时不忆”。为了摆脱尴尬局面,他邀请目犍连参观他刚刚兴建好的殿堂建筑,“然我此处有好堂观,新成未久,可入观看”。

目犍连只好“默然受请”。此时,“彼诸天女遥见帝释来,皆作天乐,或歌或舞。诸天女辈着身璎珞庄严之具,出妙音声,合于五乐,如善作乐,音声不异(音乐很整齐)。”可是这些歌女们一见到目犍连尊者来,“悉皆惭愧,入室藏隐”。在尊者目犍连面前吹吹打打,自然是很不恭敬,而且也是小儿科的东西,压根儿就是俗不可耐,不堪入耳。

天帝释领着目犍连一边参观他的建筑杰作,一边自我赞叹欣赏:“观此堂观地好平正,其壁、柱、梁、重阁、窗牗、罗网、帘障,悉皆严好。”可是目犍连对此并不感兴趣,相反,他却说奉劝天帝释要“先修善法福德因缘,成此妙果”。对于目犍连的善意忠告,天帝释半点儿也听不进去,他再三夸赞自己的宫殿修建得如何庄严完美。此时目犍连暗自思忖:“今此帝释极自放逸,着界神住,叹此堂观,我当令彼心生厌离。”于是他运用神通力,“以一足指撇其堂观,悉令震动”。而“诸天女见此堂观震掉动摇,颠沛恐怖,东西驰走”,惊恐万状。她们还以为是天帝释在作法,当明白这是目犍连的神通术时,她们对天帝释说:“善哉!乃有如此梵行大德大力同学,大师德力当复如何?”言下之意是:既然目犍连的神通如此了得,那么他的老师(大师,指世尊)的德力更是不可思议了!

本经告诉我们一个浅显的道理:世人皆知的道理,却鲜有世人能够做到。像天帝释这样的人物,曾当面向佛陀请教到“爱尽解脱”的无上法义,却依然我行我素,任己放逸。天帝释尚且如此,更何况我们普通百姓呢?(10.28.)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10-24 13:21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