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成为会员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佛缘网站

搜索
佛缘网站 资讯 佛教新闻 海外 查看内容

昭慧法师谈占中社运 左翼佛教如何看待社会运动

2014-12-14 17: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26| 评论: 0

摘要: 昭慧法师于日前接受香港佛门网采访,谈到关于香港占中与自己过在社会运动中的经验以及心路历程。过去她积极参与台湾许多社会运动: 1987年的“思凡事件”中,她号召佛教界力斥“思凡”舞剧伤害佛教;1994年以绝食行动 ...

昭慧法师于日前接受香港佛门网采访,谈到关于香港占中与自己过在社会运动中的经验以及心路历程。

昭慧法师于日前接受香港佛门网采访,谈到关于香港占中与自己过在社会运动中的经验以及心路历程。

过去她积极参与台湾许多社会运动: 1987年的“思凡事件”中,她号召佛教界力斥“思凡”舞剧伤害佛教;1994年以绝食行动维护台北公园观音像;1998年联合佛教人士推动“佛诞节放假”运动;1993-1999年间推动动物福利之立法等。捍卫了所谓宗教的自由与尊严同时也呈现出不同以往的属于宗教的正义与活力。

不叫别人当烈士

据了解,在专访前法师在午饭,提起担忧香港街头的占领情况,且有市民流血受伤的事,记者问她左翼佛教徒如身处旺角,面对警察和暴力时,该如何回应?昭慧法师长叹了一口气,回覆却是很清晰:“如果佛弟子面对这种情况,我当然心疼他们,不希望他们当烈士,我知道世界很多事情成功都是因为有人去做烈士;但若我自己没有去做烈士,我怎么叫他们去?这大概是非常残暴不仁罢!如果是我在街头,那我就要去衡量这件事情是不是我愿意做的?是,我就做下去,谨慎决定,我不见得每件事都能义无反顾,但在我的运动史里,假如我认为那件事是值得,我也可奉上生命去做,当然,我得先了解占中这件事的全貌才能说。”

法师回想,准备当烈士的经验,在1994年出现过。其时大安公园的观音像,被基督徒排斥,快要被打烂,甚至被泼粪尿。市政府受了很大的压力,说观音像是违建,而传媒的报导也一面倒说是违建,她却觉得可以文化保护的角度保留。但当时教会、媒体以至群众群起非要除掉不可,佛教徒看了就很悲伤,她当时很不忍,她们提出把观音像、圣母玛莉亚像一起放也遭拒绝,她就很愤怒,觉得生命中最重要的信仰也被侵犯,要被摧毁,便全力投入保护观音像,甚至准备自焚。“那时候看到好像没办法了……整个媒体一面倒……而有些法师很软弱,就像只能跪着求饶一样……那时候我是肯死的……用这样的方法才可突破媒体,让民众听听发生什么事……”后来有人提出绝食,六七天后市长就展开谈判……最后观音像还是被保护下来了。

自焚?如何抉择?

自焚?那不就离开了原本该有的平静?

“有些平静是假相,因为那些事情是存在,当你想不看不听,好像自己心里平静的时候,那是逃避,难道佛弟子就用不看不听来维持他的平静吗? 一但看了听了、你那个平静还能维持吗?宗教就是要面对,面对后便去处理。”十几年下来,昭慧法师始终如一。问她经历过那么多,如果今天仍面对不公义的事情,她会否有不一样的回应?“我会一样的激动,到了完全没希望时,我还是会走这条路(自焚)。能有其他方法就用其他方法,当什么方法都没有的时候,就不排除这种方法(自焚)。”人的嗔怒倘若是为公义而非为私利,即便是大嗔大怒,依然可为菩提资粮。

然而当什么方法都没有的时候,那不就是人的极限吗?为什么不就在这里停下来?她答得很潇洒:“那就是人生的选择!”然而,对于占中占旺也造成了一些市民不便,影响了日常生活,网路上也有听过一些人借佛教语言讨论,这些行为是种执着。那么在一些抗争的事情上,怎样才是不执着?“我跟你说,其实世界上有资格讲不执着的人没多少,这是第一等人而我们是第二等人;很多人连择善固执都做不到呢!这(说不执着)只是一块遮羞布而已。”昭慧法师说,华人佛教比较会用这种名词、动词代替面对情境,谓这可能是中国历代王权利用宗教稳定政权,要大家安份守己,形成一种共识,以佛教徒为方外之士,就是不要管那些事(社会争议),于是隐遁不跟权贵往来就是上等人,等而下之的就是勾结权贵,更等而下之就是连权贵都不理他,变成社会边缘人,这点和东南亚如缅甸就不同,跟西方也不同。

西方从政教合一到政教分离,宗教分立出去,仍有一种在地上建立上帝国度的理念。他们比较积极主动。她又举推翻满清的革命为例,指出孙中山先生就是基督徒,而当时参革命的也有很多基督徒。虽然台湾越来越多佛教徒,但反对在议题中站出来的多为基督徒。昭慧法师又说,由于佛教没有经历政教从合一到分离的过程,所以也很容易变成统治的政治工具。佛教徒要变成社会的轴心力量,必须要有清晰的政治论述,而事实上也有人为了选票而成为佛教徒。谁有资格叫人不执着?

很难被定义为左翼佛教徒

在抗争里,昭慧法师站在风浪尖,看她履历,称之为左翼佛教徒,又是否正确的描述?“我是个中道论者,在一个情境里找一个平衡点,这很难说是左或右,很难定义我是左倾。当大家都是左倾时,我可能是右倾,但当全部都是资本主义自由市场论时,我可能是左倾;但如果到了极端激进的社会主义,这可能会带来人类的灾难……那我可能不会那么认同……”她说。

Engaged Buddhism,刘宇光博士翻为“左翼佛教”,在台湾翻成“入世佛教”。这群人是特别积极入世的,认为社会关怀是佛法的种子,故此就定位为入世佛教。而昭慧法师则认为入世佛教包涵了极温和以至极激进的,光谱比较大;再者,左翼和激进也不是必然的关系,虽然在运作上很多时是这样。

昭慧法师说:“求生天界是宗教的共同愿望。佛法却独有见地,认为天界虽乐,但那只是物质欲乐或精神定乐的陶醉。前者易于放逸,而不能警觉世间的苦难,不能策励向上;后者耽于独住,纯属个人主义,因此也没有对众生行善的因缘,难免会因旧恶业成熟而堕落三恶趣。人间苦乐参杂,唯有生在人间,使人感念苦乐的无常而增加修道的警策力;并有足够的空暇,用以禀受佛法,体悟真理。故佛出人间,成佛并说法于人间。”

有人说左翼佛教不是佛教,昭慧法师却说,左翼佛教就是佛教的一种面向,他们的出现也不是偶然,他们就是看到资本主义带来的贫富落差,还有全球化中第三国家被牺牲的惨况,其实他们也是中道主义,他们要发出一种声音,在这个情况下称他们是左倾是可以的,但如果要他们连同军队斗争资本家呢? 这些牵涉到暴力的事情,不是佛陀的教诲,他们不见得会这样做;佛教是全世界最非暴力的,自焚也已是底线了,暴力也只及于自己而非别人。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缘网站 ( 闽ICP备08004984号  

GMT+8, 2018-4-26 10:20

© 2006-2017 Foyuan.Net    非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备案:厦网文备[2013]01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金湖一里6号409室 邮编:361010 联系人:陈晓毅

电话:0592-5626726(值班时间:9:00-17:30) QQ群:8899063 QQ:627736434

返回顶部